如何戒掉手机控去认真读书?

如何通过读书会来影响到年轻人呢?如何让年轻人放下手机去读?从目前效果看,口袋阅的“厂商盈利、推广者奖励、被邀者从阅读中获利”的多方共赢模式,才有能把手机控解放出来,这许才是未来数字阅读的风向标。

投稿来源:启盈门

清朝山阴金先生《格言联璧·学问类》说“古今来许多世家,无非积德;天地间第一人品,还是读书”。

然而,一项权威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只有7.86本,多数人每月读不到一本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项调查显示,全世界每年阅读书籍排名第一的是犹太人,平均每人一年读书64本,而中国13亿人口,7.86本还包括了在校学生的课本。

正当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时,看到了知乎上ID为韩大叔的一篇文章《如何戒掉手机控去认真学习?》

对于如何戒掉手机问题,在手机行业深耕十几年的口袋阅总裁张光强有一段非常经典的回忆:

“在减少手机占用的碎片时间一年的时间里,我阅读了200本书,随身沉浸阅读的利益,我无法想象我这么忙的一个人,居然做到了这个。”

他说,前两天,听取了罗振宇老师跨年演讲,谈到了中国人和中国市场的“苟且红利”,手机里面一个个经过商业设计的用户体验和APP,就是一个个“苟且红利”的收割机。

我们固然无法抛弃手机,但我们可以按照我们意愿使用手机,而不是被设计,我们可以做到减少使用手机,让身心回归健康和平衡。

作为全球的手机大国,工信部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手机用户总数达15.7亿,除去嗷嗷待哺的婴儿,幼儿以及不让佩戴手机的小学生,可能人均快2部手机了。从这些数据上看,手机确实泛滥成灾,人们忙于看手机,没有时间去阅读。

也许有人说,现在到了5G时代,数字阅读时代,包括各种手机阅读和不同的电子阅读都应算在读书范围。

实际上,无论是纸质图书,还是手机阅读,其效率并不高,究其原因,没有足够的驱动力,可能是最为重要的一条。

“向钱看齐”,能激发读书欲望

不读书在很大程度上隐藏着一个简单的逻辑,这就是为什么要读书的问题?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学而优则仕。20年前,中国一家媒体的消息报道说,某重点中学语文老师这样讲"入学教育课":读书是为了挣大钱娶美女。无非就是将古代世俗读书观念具体化而已。

西汉匡衡凿壁偷光,高尔基在凶狠的雇主监视线下读书,虽然不是为了钱,但是为了改变贫穷的命运,匡衡仕途平坦,最终封侯拜相。

在路遥小说《平凡的世界》中,主人公农民工孙少平在废弃的大楼点着煤油灯读书,为什么这么拼?第一、为了和省报记者晓霞有一个灿烂的明天;第二、是为了走出世世代代贫穷的双水村;第三、为了谋取一份体面的工作。

所以,“如果你没有动力读书,就把赚钱当成第一目的,非常有道理啊。”

我认为,读书和减肥,对于许多人来说,可以相提并论,多数都是半途而废。

减肥为何不能坚持下去?

不知何时,城市里的青年男女热衷于去健身房。根据启盈门观察,如果一家健身房采用包年的模式,很多人一开始信心满满,但是在付费体验几次之后,就会激情全无,宁肯在家睡觉,也不去健身房锻炼。因为,减肥效果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立竿见影。长此以往,去健身房办理会员卡都不少,但是真健身却越来越少。

读书习惯的养成,健身大同小异。年初,很多人对读书激情高涨,圈定100本必读名著,一定要坚持周读一册。譬如,我的一位媒体高管一次买了万元读书,书房、办公室、卧室,到处是读书。可谓学富五车、汗牛充栋。事实上,这位“叶公好龙”的伪书迷连我国的四大名著也未必读完。

付费阅读和赚钱阅读,都有市场

我们知道,在业界小有名气樊登读书会成立于2013年,最早采用会员收费的模式,一年365天。据说会员已突破百万级别,甚至有会员已付费到2025年。其创始人樊登说,免费的东西都不懂珍惜,所以要通过收费模式,改变3亿读者的阅读习惯。

樊登是一名传奇性的人物,1999年,当他还在西安交大读大学时,就拿下了全国大专辩论会冠军。毕业后在中央电视台做过主持人,后来又去做大学老师。我们知道,目前网上讲书人屡见不鲜,但却没有成功复制樊登读书会,其中最核心竞争力还是樊登个人的讲书能力。

眼下,除了付费阅读,还有赚钱阅读。

腾讯阅文旗下的口袋阅所打造彩读圈,就是赚钱阅读的典型代表。

据介绍,口袋阅II推出“彩读圈”功能,实现全场景阅读社交体验,满足读者找书、阅读、交流、分享的需求。

在“彩读圈”,读者可以直接看到由豆瓣、知乎、樊登、湛卢、中信等国内外专业热门阅读平台推荐认证的好书、新书,一键链接阅读,无需将宝贵的时间耗费在挑选的过程中。

同时,读者还可以在此同步获取名人、大咖以及好友的书单和笔记,更可成为读书队长或领读者,获取“自己读书免费、组队读书赚钱”等超丰厚权益。

据介绍,所有口袋阅用户(一代和二代)均可在彩读圈免费注册成为读书队长,并可邀请口袋阅Ⅱ新用户加入自己的队伍,每邀请一位用户加入口袋阅读书队,队长即可获取丰厚的现金奖励,邀请越多奖励越多!只要能组建五人读书队,就可以获得1000元现金奖励。

譬如,天天爱阅读打卡活动从2019年12月16日开始,持续至2021年12月15日,活动期限内成功组建十人读书队,队长可获1500元现金奖励如队内十名成员均成为领读者,队长则最高可获4500元奖励!

详见激励计划表

口袋阅创始人张光强,随身沉浸阅读倡导者和实践者,坚信阅读是创造性思维的土壤,拥有着16年科技行业经验,4年阅读行业经验,爱跑步,爱阅读,使用口袋阅一年读书超过200本。

他在知乎上这样写道:

“我自己就开始厌倦了手机依赖,像戒毒一样,想减少手机的使用,实际上,看手机是在关注着世界的变化,却忘了,要把时间留些给自己,比如安静内心,学习知识,或者休息,或者运动.....

我爱跑步爱阅读,跑步我用华为手表,阅读我用口袋阅。戒掉手机,口袋阅是一个好手段,这是是真话,对于手机依赖症患者而言,手上完全没有东西是极其难于忍受的,哪怕有对核桃或者魔方也好。

口袋阅随身携带,不像电子产品,慢慢的翻页看看书,看看公众号文章。墨水屏显示慢的原因,也拒绝了抖音和其他商业化很重的视觉引导,纯天然纸质书翻书体验,可以摘掉眼睛靠近看,天然无公害哈。”

张光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口袋阅不仅能够帮助人们少用手机,而且能够让用户培养用户阅读习惯。彩读圈和以前所有阅读激励模式不同,不仅实现了线上和线下结合。不仅能够将类似现正举办的线下读书会搬到线上,领读者推书、队长招募队员一起组队等新玩法,对很多人来说,就不是简单的使用手机APP付费阅读,而是赚钱阅读。

近日,《睿财经》一篇文章报道非常有意思,这里引用以供讨论:

定位年轻人的口袋阅产品,将线上和线下结合,比樊登读书会、得到以及李国庆的早晚报更加适合一种人群的参与,这就是长期以来活跃在街头巷尾的广场舞大妈,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模式,既锻炼了身体,也组建了自己的读书小组,以后出门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对老伴说:我去读书会了!

其实,还有一点值得强调,听书和看书并不矛盾。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庆余年》、《长安十二时辰》热播后,同名小说热销。人们在听音频、看视频之后,还是希望能够看原著。

所以,“左手樊登,右手口袋阅”,这也是一种不错的合作模式,也是最为容易培养阅读习惯。

我不缺钱,为啥也要读书呢?

而清代诗文黄景仁《杂感》中却说,"十有九人堪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

能否能够学而致用,在实践中发挥作用却不一定。所以,读书无用论也有一定的市场。

那么,这些人为何也要读书呢?

社交和公司管理。

目前,诸多企业和个人已意识到读书会的重要性。

对于企业来说,组织读书会益处多多,特别是举办学习型读书会,其蕴含的分享、交流、学习、社交等属性,可以让参会者在短时间内获益良多,参与读书会不仅能让大家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同时也可以提升参会员工的文化素养与能力,而且,邀请专业领域人才分享书籍与心得,更能迅速提高参会者们在领域内的认知以及专业化程度。

彩读圈一位读友表示,在尖岗山读书会中,队员们通过热烈的交流,改变了之前某些固化的思维,对如何创造需求有了新的认知和感悟。

目前,口袋阅推出企业版,主张“共读50本书,凝聚战斗力”,共享阅读器内置企业书单,为学习型企业提供增强企业生存能力的最佳实践。但同时也要注意,读书会不要流于形式,读书会的意义在于共读、共进步,如何培养大家对学习的浓厚兴趣,同样显得至关重要。

很多人认为,赚钱对很多年轻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诱惑力。

如今的95后,00后,衣食无忧。即便是与一个宏大的梦想,但是一天两天甚至一个月不读书,也不会令人刮目相看。所以,读书计划很容易制定,但是难以坚持,只做废纸一张。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寡闻”出自孔子的《礼记·学记》,意思是说,在读书学习上,沟通交流是十分重要,遇到问题要互帮互学,展开讨论。取长补短,就像蜜蜂采花一样,不断吸取群芳精华。

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随时随地社交时代,如果禁不住诱惑,不能坚持阅读,也可通过社交平台,通过任务模式,改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不良读书习惯。

如今,国内读书会遍地开花,除了樊登读书会、得到等用户付费模式,李国庆的“读书早晚报代理商交钱加盟,帮助他们拉用户,也是一种推广模式。但是2C的渠道模式占线过长,对用户的刺激性不够。

如何通过读书会来影响到年轻人呢?如何让年轻人放下手机去读?从目前效果看,口袋阅的“厂商盈利、推广者奖励、被邀者从阅读中获利”的多方共赢模式,才有能把手机控解放出来,这许才是未来数字阅读的风向标。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