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不知道丰巢要向用户收费

丰巢盈利难​。

投稿来源:零售老板内参

外界一致认为,丰巢突然向用户收取快递存储超时费,是为了解决亏损的“饮鸩止渴”坏招。然而据《零售老板内参》独家了解到,丰巢昨天决定收取这笔费用时,它的股东顺丰公司,应该是事前不知情的。

而不打招呼的收费举动,有可能与丰巢年初就决定的一起收购案,直接有关。一旦收购官宣完成,丰巢将有望垄断快递柜市场。此时的收费,也是为后续的市场反应,做提前的测试。

01

用户与快递员,丰巢两边收钱

从昨天开始,点进丰巢官网,便可以看到丰巢面对C端用户制定的新服务标准。对于普通用户即非会员用户来讲,快递在箱内滞留时间超过12小时候,便需要支付0.5元/12小时的费用,3元封顶;对于开通5元/月或12元/季的会员来说,快递可在箱内免费存放7天,同时还享受其余福利,如寄件折扣、联合网站会员折扣等。

更直白的说,就是丰巢在收取快递员0.35-0.4元/件的费用外,开始收取快递存取链条另一端——用户的钱。

这种做法看起来并不太合理。通常来讲,企业为谁解决问题,就应该收谁的钱,并必然与服务对象“站一边”。而快递柜诞生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物流链条在配送中“最后一公里”效率低的问题,即快递员花钱买时效,将单件的派送时长从打电话、挨家挨户送上门所需的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压缩至站在箱边扫码、入柜的几秒钟。所以,丰巢可帮助快递员增加每日的派送件数,向其收费也很自然。

但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快递柜带来的并不是完全的便利。当快递员感到方便时,用户的不满却在滋生。

虽然早在2019年7月,中国邮政部门就明确规定不能未经用户同意擅自将快件投入智能快件箱,但如今实施情况并不理想。有多个网友表示,从今天早晨开始,收到丰巢智能柜服务号发来的顺丰速运入柜通知,会有收费的可能性。原本快递应该由快递小哥穿越小区爬上楼交给用户手中的快递,现在却不得不抽时间出门拿快递,去晚了,还要额外付费。

对用户而言,快递柜反而是将送货上门的快递服务,变成了“站点自提”,同时派送费一分没少,还可能要自己贴钱付“滞留费”。

快递员未经用户允许便投件至丰巢的现象屡禁不绝,那么丰巢向用户的收费举动,是否是一种“强制消费”呢?对此,丰巢表示,该服务在未经消费者同意的情况下,不产生任何费用。普通用户将有两次免费滞留的机会,用户取件时,丰巢将询问用户是否同意该服务,若用户不同意使用,将不再允许其快递投递入柜。这么看,丰巢此举仿佛是在“抛弃”用户。

事实上,在此之前,速递易、格格等智能取件柜早已对滞留快递进行收费,价格为超24小时/1元。相比起来,丰巢的12小时显得过短。

“抛弃”经常滞留快件的用户,短到不太人性的免费存放时间,二者结合起来可以得出,丰巢向用户收取超时费的目的本质是促使用户尽快取件,增加单个柜子的“翻柜率”,试图通过提升入柜件数,增加单个快递柜的效益。

02

跑不通的商业模式

不管是直接收C端用户的钱,还是尽力增加入柜数,丰巢都在拼命尝试赚钱。

早在去年10月,丰巢就因“赚钱嘴脸太难看”被骂上了风口浪尖。那时,丰巢快递柜屏幕中央出现了占据屏幕一大半的“支付一元钱赞赏”页面,虽然丰巢解释赞赏并非强制,但“跳过赞赏”的图标却被设计成灰色,放在屏幕下方,让人很难注意到。

丰巢一次次的尝试,与其占据市场鳌头却还是巨亏的现状息息相关。

快递柜模式的前期投入成本较大。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布置一组智能快递柜,加上机器成本、租金、日常维护等费用,初始成本大约在5万元左右。根据极点商业评论的报道,一个社区安装下来,需要投入几十万元,但一组100个格口的快递柜,使用率100%的情况下,一个月可收入一千多元,收回成本至少需要3-4年。

作为对比,阿里的菜鸟驿站所采用的专营店+合营店的加盟方式则更轻,店铺租金等由加盟商自费,前期成本几乎为0。据笔者所在区域的快递员透露,菜鸟驿站对单件的抽成为0.6元,高于丰巢的价格。

同时,丰巢的商业模式决定,其在后期规模扩大后,也并不会减少成本或增加效率。这导致虽然2019年丰巢布局了17万个网点,一线城市占有率超过70%,但亏损金额却从2016年的2.5亿元涨到2018年的10个亿。

资本对丰巢的表现也并不满意。

最初,丰巢在2015年由通达系、顺丰和普洛斯共同投资创建,此后又完成4轮融资,累计金额55.7亿元。

但在2018年5月,通达系相继撤资转投菜鸟。2019年12月,普洛斯等10家公司相继退出。丰巢的注册资本,也由24.5亿元减至11.7亿元。

目前,丰巢背后股东仅剩顺丰。而顺丰恰巧在前几天发布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顺丰净利润为9.07亿元,同比下降28.16%。

可能是丰巢考虑到顺丰同处困境,所以主动展开自救。据业内人士透露,收取超时费的举动是丰巢自己内部做出的决定,顺丰并不知情。

丰巢的自救可能不止于此。据业内人士消息,丰巢在去年年底透露出对速递易的收购意向,并在2020年初基本敲定。可能由于疫情影响,双方目前并没有公布此事。

速递易是丰巢最大的竞争对手,曾在2014年市值接近百亿元,但其后2015年到2017年连续三年亏损,其母公司三泰控股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被迫在2017年8月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将速递易业务剥离。

如今,丰巢对速递易的收购事宜若着实确定,意味着丰巢将垄断国内的快递柜业务,此次对C端的收费可能是在为后续必然到来的抬价试水。

当然,丰巢在快递之外,还试图找寻更多的增值服务作为盈利点。去年,丰巢将“丰巢取件柜”改名成为“丰巢智能柜”,并在显示屏与服务号上增加了许多功能,如二手物品交易、生鲜特惠商城等。但丰巢科技作为一家科技公司,这些增值业务带来的薄利对其主营业务、主要的商业模式,并没有什么改变。

外界暂时看不到丰巢盈利的可能性,除了继续收费。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