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何投资贾金亮:民办高等教育讲并购故事的机会不多了

蓝鲸教育独家专访几何投资合伙人贾金亮,请他从投资人的视角,对高等教育市场的发展和资本未来的走向加以分析。

9月末,二次递交招股书的东软教育迅速通过聆讯并上市,公开发售股份获300倍大幅超额认购,创下了赴港上市教育公司的认购新纪录。据悉,作为五家基石投资者之一的几何投资,在此次IPO过程中,战略入股1100万美元。

有趣的是,在中汇教育、建桥教育、东软教育等数家高教股登陆港交所的背后,都能见到几何投资的身影。对高等教育市场,几何投资格外关注。

几何投资对国内高等教育市场如此看好的信心源自何处?政策频出,民促法落地,缓冲期即将结束的当下,资本又将如何讲好高等教育市场的投资故事?带着这一系列的疑问,蓝鲸教育独家专访几何投资合伙人贾金亮,请他从投资人的视角,对高等教育市场的发展和资本未来的走向加以分析。

高等教育赛道发展不均衡,未来潜力巨大

对于发展多年的民办高等教育赛道,贾金亮指出,本质上看,上市的民办高校多数目前还停留在做并购、拓校区、扩人数的拼规模阶段(1.0阶段),在此阶段,企业的重心更多在扩张上,但是对办学的品质,包括专业的分类建设,都没有太多关注。

而随着民促法及相关政策的落地,高校面临是否转营利性的抉择,民办高等教育必将迎来大的变革。

从市场层面来看,目前国内的民办高校(包括独立院校)一共有750多所,刨除隶属于上市公司的标的,以及政策明确指出不许转让给民营机构的100余所校中校后,值得并购的标的越来越少。贾金亮判断,优质标的将会成为稀缺品,引来多方争抢,价值高估,甚至出现一二级市场倒挂的现象。

“我觉得明年年底之前,最多到2022年,并购整合这个故事就不太好讲了”。在此背景下,高校的发展必然要进入2.0阶段。而2.0阶段的核心是要提升办学品质,对于机构而言,现在就要着手构建这些优势。

在2.0阶段,学校课程的开设是否便于就业;课程与产业融合是否紧密,是否是产业需要的;办学是否有独特的优势,这些都是学校举办人需要考量的。甚至包括并购,也要考虑与自身的专业匹配度如何,是否符合产业发展趋势。

以东软为例,其较独特的地方在于,以产业需求办学。东软的办学、人才培养,都是围绕产业相关。据介绍,东软在推动学生就业实习的过程中有很明显的竞争优势。目前已经有学生尚未毕业就完成了数百万规模的融资,实现真正的创业。与此同时,东软不仅自己是产业方,而且也跟600多家行业头部企业有合作,比如说惠普、IBM、百度等等。东软还对外输出教学资源,通过共建专业等方式已经合作了70余所高校。综合来看,其整体已构建出以学历教育和对外输出教学资源及服务的一体两翼模式。

而从整体市场环境来看,目前,国内高等教育存在培养模式不均衡的现状。

从人才的培养角度上来看,高等教育的目标是培养研究型和应用型两类人才,而且从人数上来看,应用型人才的需求量更大。然而现实情况是,除了国家要求的“双一流”大学在着力培养研究型人才外,另一部分本应着力于应用型人才培养的高校,也在朝研究型人才培养的方向迈进。这直接导致我国目前处在产业技能人才供给严重不足的境地。

目前来看,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似乎是解决这一矛盾的有效手段,所以,无论学校、产业方还是国家层面,都对产教融合有较强的需求。从2017年15所专升本学校均升级为第一批职业大学就能看出一些端倪,职业教育在未来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另外,可见的未来内,职业教育或将专科教育到研究生教育的链路打通,职业教育的培训年限将会有大幅提升。在此趋势之下,职业人才的在校时间被大大拉长,市场需求也被同比放大。

产教融合,对资本有哪些影响?

至于几何投资为何如此专注于高等教育赛道,贾金亮表示,无论是投资什么赛道,从大的投资逻辑上看,都是要关注赛道的宽度与企业的竞争能力。而在教育赛道中,高教赛道无疑拥有足够大的体量。

高等教育的特性是稳定,适龄人口数与对应年份的出生人口总数相对应,这一指标呈现稳定增长趋势。相比较欧美国家80%的入学率而言,我国高等教育仅为50%左右的入学率,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同时职业教育年限被拉长,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一定会呈现每年小幅增长的态势。这就是高等教育的基本逻辑。

同时,目前民办高校收费还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在这个收费水平下,很难给学生提供非常优质的师资和教学资源。随着高校收费的逐步放开,这一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贾金亮坦言,教育行业,尤其是学历教育,确实很难有爆发式增长。但在各行业的投资赛道上看,能长期保持10%以上增长的行业已经是很好的行业。综合来看,高教赛道学生人数、学费都有增长空间,营收长期保持10%以上的增长是大概率事件。

贾金亮同时指出,几何投资的团队大部分都是10年以上的行业老兵,不仅熟悉资本的属性,同时也对教育属性足够了解。从内在来看,几何投资的核心优势还是人的优势。疫情期间,大家有时间坐下来重新对投资逻辑进行了梳理,对教育赛道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在产教融合的大背景下,对于未来的投资方面,贾金亮指出,在政策的导向下,许多产业方正在积极进校,包括和学校共建专业,甚至很多学校内的实训项目都来自于真实市场,形成前校后厂模式。

这样的情况下,其商业模式可以变得更加丰富,校企合作可以衍生出托管、共建等多种样式。对于学校而言,其业务规模也会快速实现扩张。这就给了资本更多的发展空间。企业与学校的结合,学校的产业推动,都需要资本的推动。贾金亮坦言,假如校方对企业的了解比较弱,那么通过资本方的背书,大家更容易形成相互的信任感,双方更容易开展合作。所以资本不仅仅是提供资金层面的扶持,更会成为双方合作的催化剂。

目前纯财务投资是相对比较难开展,所以几何投资在很早时间内就坚持用产业的角度做投资。相对其他资本方,几何投资为企业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上的支持,更会在产业资源方面对企业进行扶持,与企业构成强效协同。尤其是当前,能上市的高教标的越来越少,几何投资更会投入精力与已投高校深度绑定,从资本和资源的两个方面提升企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