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钱大战中的作业帮:负面和投诉不断,盈利仍存挑战

作业帮背后主要产品即作业帮App 、作业帮口算和作业帮直播课。如果大班直播课程效果不好,就存在永久流失用户的风险。

投稿来源:雷达财经

“帮,帮帮,网课上作业帮。”最近北京的电梯间经常播放这首广告歌。

作为在线教育风口上的独角兽企业,作业帮在各路资本的挟持下重金投入营销,电梯广告只是其冰山一角。

大笔烧钱之下,作业帮并没有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依靠搜题工具较高转化率,让公司的获客成本短期有了一定优势。但互联网巨头加入,让在线教育这场这场烧钱大战暂时难以看到尽头。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各家争相砸钱、激烈竞争格局不改的情况下,将对作业帮的盈利能力带来挑战。

看不到尽头的烧钱大战

根据公开资料,作业帮于2014年由时任百度知识搜索负责人的侯建彬孵化。第二年9月份,作业帮宣布从百度分拆,侯建彬出任公司CEO,并获得了由红杉资本、君联资本联合投资的A轮融资。天眼查显示,作业帮成立至今共获5轮超过25亿美元融资。

疫情迫使用户转向线上,线上教育由此站上了资本风口。给优势位置的领跑者更多钱,符合风险资本的下注逻辑。有投资人表示,"即使公司没什么拿钱的必要,也还是要拿,否则就是在给对手送钱。"显然,拿到更多投资人的钱就是独角兽们进行的军备竞赛。

粗略统计,2020年,整个在线教育赛道融资达到了80起之多、吸引了数百亿资金扎堆投资。

头部独角兽公司更是拿钱拿到手软。猿辅导年内已经拿到3轮融资,年度融资总额达到32亿美元,投后估值达到了155亿美元。而2018年12月F轮融资时,猿辅导整个公司估值才刚超过30亿美元。

作业帮在2020年也获得大笔融资。北京时间6月29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由方源资本、Tiger Global领投,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天图投资、襄禾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据新浪科技9月30日报道,作业帮计划在新一轮融资中筹集约6.5亿美元资金。两位知情人士还表示,包括方源资本(FountainVest Partners)、软银、红杉资本中国和老虎全球管理公司(Tiger Global Management)在内的现有投资者,正计划参与作业帮的最新一轮投资。此外,预计还有一些新投资者加入。对此,作业帮一发言人向媒体表示,上述数据并不准确,但并未提供更多细节信息。

有行业人士分析,大量的资本涌入,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烧钱大战不可避免,将极大增加作业帮成本。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9年的暑期招生战中,截至9月份,十家在线机构的投放总额达到30-40亿元,包括作业帮在内的头部机构,每日在广告宣传上的费用平均高达1000万元。

今年,战火烧得更猛。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在9月2日跟谁学第二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说,据第三方估计,在线教育头部10家机构仅仅7、8月的暑期市场投放量,可能超过100亿元人民币。

作为K12教育领域内融资金额较多的玩家,为了获客,作业帮不惜砸下重金,地铁广告、电梯广告、综艺冠名、短视频推广,各种手段轮番上阵。

今年4月份,作业帮赞助了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第四季,网传赞助价格千万级别。紧接着又高调签下中国女排。诸如《放学别走》、《变形记》、《斗罗大陆》等热门综艺和影视作品中都有作业帮的身影。

真金白银的投放,确实带动了学员增长。9月份公布的暑期战绩显示,作业帮完成付费课学员780万,同比增长超过3.9倍;长期付费人次超171万,同比增长超过3.5倍。但获客成本节节攀升,已成了整个K12在线教育行业的痛点。

有投资机构人士表示,拉新一个正价课学员人次的终生毛利润在2300元左右,这也是行业内获客成本的临界点。但2020年暑期,行业各家的投放获客成本普遍大幅上涨达到3000元,多数玩家陷入"赔本赚吆喝"的尴尬境地。

目前,在线教育行业烧钱还没有终止的迹象。作业帮要面对的除了学而思网校、网易有道、猿辅导和跟谁学之外,还有从场外杀入的互联网巨头。以钉钉切入在线教育后,阿里又相继推出独立产品"帮帮答";腾讯领投火花思维,持续加码;字节跳动上线"学浪"、"清北小班"两款教育APP,收购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等。

市场担心,在线教育的烧钱会重蹈共享单车道路。

负面与投诉持续不断

2017年,作业帮、小猿搜题等APP均因涉黄被舆论关注。更让人意外的是,小猿搜题随即称作业帮恶意在小猿搜题应用内发布涉黄信息,并蓄意传播,无论是发布涉黄信息的账号IP地址,还是电视报道中的投诉家长李先生,都统统指向作业帮。

今年5月,新华社发文指出作业帮等平台存在教师资质问题,无证授课的现象并不鲜见。在作业帮直播官网,部分教师的资质公示中仅标注了"教师资格证考试笔试已通过"或"待更新",但无具体教师资格证号;此外还有教师的资质以"教师资格考试合格证明编号"蒙混过关,存在误导。

此前,也有媒体指出,作业帮1对1辅导宣称的"8500位专属名师"、"98%来自名牌公立高校"、"60%任中高考出题阅卷人"等宣传,与事实不相符。

经调查发现,实际上真正毕业于名牌高校的教师不过寥寥数人。部分教师仅仅是参加过清华大学等名校的进修,便被打上"清华大学毕业"的标签用于宣传。在被曝出后,作业帮删除了此前宣传不实问题,进行了整改。

此外,有家长质疑作业帮信息流广告低俗,不适合小孩子观看。据家长介绍,孩子一搜完题就被内容吸引走了,靠这个广告在学习机上成功下载了各种快手相关的APP。

事实上,并非这位家长较真,一些教育APP上,存在着明显的线上销售和广告植入。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曾表示,近几年,教育APP快速发展,广泛应用,但一些地方和学校出现了应用泛滥、平台垄断等现象;一些教育APP存在有害信息传播、广告丛生等问题,给广大师生带来了困扰,增加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

2019年9月份,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引导规范教育移动互联网应用有序健康发展的意见》,强化治理教育移动应用乱象,补齐监督短板。文件强调,以未成年人为主要用户的教育移动应用应当限制使用时长、明确适龄范围,对内容进行严格把关。作为教学、管理工具要求统一使用的教育移动应用,不得向学生及家长收取任何费用,不得植入商业广告和游戏。

为此,2019年三季度,作业帮做出改变,其主应用不再承接第三方广告,转向投放作业帮直播课广告。尽管这样让作业帮失去了每月超过2000万的广告收入。

在投诉网站上,作业帮也被频繁投诉。根据黑猫投诉网站统计,关于作业帮的投诉三百多条,涉及退费、扣费、服务等方方面面。

有用户表示,在作业帮上买了一年vip,结果现在提问题还要再次花大量钱买点数,客服说既无法退费,也无法取消升级。

作业帮的退费难还体现在系统设置上。根据国家相关规定,为了防止虚拟货币替代法定货币流通入市,禁止"虚拟币提现"。苹果手机用户在作业帮消费需要充值"学币",但作业帮直播课APP的充值页面说明显示,"学币"充值成功后不能退款、提现或转赠他人。此举被认为变现阻止用户退费。

辅导老师储备低于猿辅导

据了解,作业帮目前主打业务可以分两类,以"作业帮"、"作业帮口算"为主的拍照搜题工具;在线大班直播课"作业帮直播课"。作业帮成立之初,以拍照搜题工具切入,实现了用户量的迅速增长。

今年4月份,作业帮CEO侯建彬曾透露,作业帮日活用户突破5000万,月活用户突破1.7亿,累计激活用户超8亿。

作业帮的商业模式为,拍照搜题工具本身可卖会员,卖付费内容,卖广告;另一方面,搜题APP可以对线上直播课起到导流作用。根据官方数据,在作业帮2020年暑期正价课学员171万人次中,新增人次的67%来自作业帮APP转化。

工具产品较高的学员转化率是作业帮优于竞争对手的地方,但长期而言,工具获客的策略并不一定有效。网易有道是以工具起步,转向在线课程,其有道词典、翻译等工具已被证明转化效率相对平滑,如今获客依靠大量对外投放。

进一步而言,获客只是第一步。有教育行业专家表示,将免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并提升续报率,首先需要稳定优质的师资供给做保障。在线大班课本质是一场名师的粉丝经济,优秀的大班课主讲老师是稀缺资源,跟谁学曾千万薪资争抢讲师。

其次,还需要扎实积累的教学教研做支撑,在课程质量上下功夫。如果没有耐心做本地化内容适配,跟不上本地的学情和考情,用统一版本教材、不分层的课程体系,则名师的教学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在讲师+辅导老师双师模式下,辅导老师身兼助教、客服、销售多职,其作用也十分重要,辅导老师的数量基本决定了在线大班课的产能大小。有媒体报道,学而思网校当前储备了超1.6万辅导老师,猿辅导储备了1.2万辅导老师,相比作业帮仅储备了1万名辅导老师。

此外,跟主要竞争对手猿辅导横向比较,作业帮的产品条线略显单薄。

猿辅导依靠旗下小猿搜题、斑马AI课、南瓜科学等不同教学产品,形成产品矩阵,不同产品之间互相导流;并投资素质教育机构火花思维、豌豆思维来扩大市场,构建企业护城河。有行业人士评价说,正是AI 互动课此类更高频、高毛利产品补充在线大班课商业模型,猿辅导才有了更高的估值。

作业帮背后主要产品即作业帮 App 、作业帮口算和作业帮直播课。如果大班直播课程效果不好,就存在永久流失用户的风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作业帮,融资背后的高光和泡沫
在线教育是虚假繁荣还是一出好戏?
困兽之斗?在线教育烧钱是个坚硬的泡沫局
作业帮的融资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