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等钱来

小打小闹已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投稿来源:斑马消费

两年以来,资金问题始终悬在华谊兄弟和王忠军兄弟俩头顶的一把利剑。

公司卖资产、老板卖收藏、大佬朋友圈借钱……能想的办法想尽了,只为保证公司的正常经营和实控人地位的稳固。

在巨大的资金缺口面前,小打小闹已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华谊兄弟目前等待的,是那笔23亿元的定增资金解渴。

资金腾挪

这两年,无论是华谊兄弟,还是实控人王忠军、王忠磊兄弟,都是在资金的腾挪中艰难度日。

最近,公司再发公告,对天津银行一笔即将到期的3亿元贷款中的2.5亿元本金申请展期,期限不超过18个月。对于这笔展期贷款,在原有担保的基础上,全资子公司浙江华谊兄弟影业投资有限公司拟补充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截至目前,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累计担保总额约为51.10亿元(均为对公司或子公司提供的担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1.90%;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累计实际担保余额约为36.85亿元(均为对公司或子公司提供的担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73.49%。

自2018年底,公司实际控制人和上市公司陆续爆发资金危机以来,金融机构对华谊兄弟的信贷支持变得更加苛刻,加大了贷款担保的力度。

今年9月,华谊兄弟(300027.SZ)和与招商银行、招银金融开展投贷联动影视剧项目融资合作,向招商银行申请 3 亿元授信额度,专项用于影视剧项目融资。招商银行要求对标的影视剧项目享有的所有收益权提供质押担保,与此同时,王忠军、王忠磊夫妇提供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在投贷联动模式下,招商银行对某个影视剧项目是否放贷具有一票否决权。同时,招银方面如未能最终取得预期收益,上市公司以及王忠军兄弟,需承担对差额部分补足的责任。

在上市公司腾挪筹集资金的同时,公司实控人王忠军亦通过股票减持,来解决自身的资金需求。

今年7-9月,王忠军将通过信托计划持有的公司1.84%股份全部清空,随即,继续公告减持自己名下股份,预计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截至11月25日,王忠军已减持1.09%股份。

公司和老板都难

华谊兄弟和实控人这一轮资金危机,直接诱因就是《手机2》。

2018年末,受《手机2》引发的舆论影响,公司股价大跌,王忠军质押的股票面临爆仓风险。据王忠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当时个人的压力剧增。当年,他本人就偿还了十多亿的债务。

原本《手机2》是当年贺岁档的有力竞争者,华谊兄弟也指望着这部影片打一个翻身仗。投资已经出去,电影不能如期上映,导致整个公司的现金流出现危机。

为了解决公司财务问题,公司不得不密集出售资产。仅在2019年,公司就偿还了47亿元债务,短期警报得以解除。

从长期来看,华谊兄弟和实控人的资金压力仍然很大。

截至目前,王忠军和王忠磊兄弟合计持有华谊兄弟21.79% 股份,所持股份中81.96%已被质押。到明年10月,将有超过12亿元质押融资到期,其中近10亿元将在明年5月之前到期。

与此同时,华谊兄弟公司资产负债率节节攀升,到今年9月末达到57.29%,创公司历史新高,超行业均值。当期末,公司仅有货币资金4.12亿元,而短期借款则高达21.84亿元。

等钱来

《八佰》是王忠军心目中最好的战争片,几经改期,终于上映。

作为疫情之后中国电影市场复苏的首部大片,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八佰》终于让华谊兄弟体会到了久违的快感。30亿元的总票房收入,在华谊兄弟主控的电影中,已很久没有出现过。

依照公司此前公告的相关消息分析,从《八佰》身上,华谊兄弟大约可以分得6亿元收入。按网传的电影5-7亿元的投资额,实际上公司通过这部电影也赚不了太多钱。

但是,《八佰》对业绩疲弱的华谊兄弟的拉动效果也极为明显。今年第三季度,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增长,整体业绩亏损收窄,当季实现营业收入7.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45.02%,扣非净利润 6401.95 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148.12%。

然而,仅靠《八佰》显然是不够的。三季报显示,今年前9个月,公司营业收入11.1亿元,归母净利润-3.26亿元,全年要想实现扭亏很难。

钱,始终是悬在华谊兄弟头顶的大问题。

较高的资产负债率,已严重挤压了华谊兄弟的债权融资空间,巨额债务导致的高额财务费用,也在不断侵蚀公司的利润。

因此,华谊兄弟急需通过发行股份融资,以优化公司目前的资本结构、降低风险。

今年4月,公司已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预案,阿里、腾讯等公司将参与认购,合计募资近23亿元,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借款。

在这笔钱到位之前,华谊兄弟还得过很长一段时间紧巴日子。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