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润股份上涨11倍,鸡尾酒的狂欢还能持续吗?

如果问到上市酒企中谁表现最好?或许大部分投资者会想到白酒中的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啤酒中的青岛啤酒、重庆啤酒,不过投资者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家做预调鸡尾酒的上市公司涨幅远超上述公司。

投稿来源:英才杂志

如果问到上市酒企中谁表现最好?或许大部分投资者会想到白酒中的贵州茅台、泸州老窖,啤酒中的青岛啤酒、重庆啤酒,不过投资者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家做预调鸡尾酒的上市公司涨幅远超上述公司。

2020年12月31日,百润股份(002568.SZ)盘中一度达107.50元/股,再次创下历史新高,在过往两年中,百润股份股价已涨逾11倍。

2020年11月19日,百润股份披露了《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情况报告书暨上市公告书》,据公告显示,5月就提起的非公开发行计划最终确认的发行对象为易方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东方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并于公告日前已收到发行方全部认购款项,扣除发行费用后余额为9.94亿。而此次募集的资金百润股份将全部用于烈酒(威士忌)陈酿熟成项目。

为什么做鸡尾酒的百润股份受到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的青睐?而又为何在股价大幅增长的时候,公司选择进行扩充威士忌市场?

预调酒市场逼近天花板

小众的预调鸡尾酒并没有迎来市场容量的放大,RIO的规模和效益高点已经过去。

百润股份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3.25亿,同比增长30.37%;实现归母净利润3.83亿,同比增长67.65%。

这家成立于1997年企业原来主业从事香精香料的研发、生产业务。因香精行业过于传统,走入瓶颈。2014年百润股份开始谋求转型,当时百润股份选择预调鸡尾酒这一细分市场,于是百润股份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将巴克斯酒业100%的股权重新收入麾下。据了解,巴克斯酒业旗下拥有“RIO/锐澳”这一品牌。经过对巴克斯酒业的并购重组,百润股份形成了香精香料和预调鸡尾酒双主营业务发展格局。近年来,预调鸡尾酒逐渐取代食用香精成为公司主业,2020年半年报显示,鸡尾酒已经成为其主要营收来源,营收占比接近90%。

预调鸡尾酒作为RTD(ready-to-drink)的重要品类,是一种由果汁、汽水、酒精等混合而成的饮料,酒精含量一般为2.5%-9%,朗姆酒、威士忌、白兰地等都能作为基酒。

预调鸡尾酒拥有消费场景灵活、低酒精度数及高性价比等特点,逐渐流行开来。根据华泰证券研报与公司公告,百润股份的市占率由2015年的63.5%提升至2019年的逾80%。与此同时,昔日最大竞争对手冰锐,市场份额由20%下滑至2.4%。

那百润是依靠什么才占据超过80%的预调酒市场?

与竞品相比,RIO拥有更加完善的酒精度、口味和价格的布局。规模效应下,RIO的产品单价同竞品相比更低,形成价格优势。RIO的酒精度覆盖3度到13.5度,单价分布在10元至25元之间,消费门槛相对较低、价格亲民、受众群体广泛。而主要竞品的单价均在20元以上,其中和乐怡和冰锐瓶装的单价较高。

另一方面,百润股份是香精香料业务起家,比一般食品饮料企业更了解消费者对于口味的需求,以及流行趋势,为预调酒产品开发提供了强大的基础,也是打造爆款大单品的前提。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相比鸡尾酒大卖时的全国各地建厂,近年来百润股份已无建厂扩产计划。背后的原因不言而喻,小众的预调鸡尾酒并没有迎来市场容量的放大,RIO的规模和效益高点已经过去。这一点,从国内白酒龙头当时大肆布局鸡尾酒,近年来几乎全部“偃旗息鼓”,也可窥知一二。据中国酒业协会发布《2019年中国酒业经营经济运行报告》显示,2019年白酒、啤酒、黄酒、葡萄酒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617.8亿元、1,581.3亿元、145.2亿元、173.3亿元,因此相比之下,预调鸡尾酒规模显得微不足道。即使作为细分市场的龙头,未来发展空间也十分有限,百润股份亟需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

跨界生产威士忌

国内外巨头积极布局争威士忌,百润股份的转型之路并不容易。

除香精香料和预调鸡尾酒业务版块外,百润股份正在烈酒版块蓄势待发。

2020年3月,百润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全资子公司拟签署《烈酒生产基地升级项目投资协议书》的议案》,同意全资子公司上海巴克斯酒业有限公司与邛崃市人民政府签署《烈酒生产基地升级项目投资协议书》,在邛崃市“成都绿色食品产业功能区”建设烈酒生产基地升级项目。

2020年5月9日,预调鸡尾酒品牌“锐澳”母公司百润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0.06亿元,全额用于烈酒(威士忌)陈酿熟成项目。

与市场规模仅20亿的预调鸡尾酒相比,威士忌等烈酒的使用场景更为丰富,目标受众也更为广泛,目前国内的威士忌市场也似乎还是一片“蓝海”。从烈酒行业整体来看,里斯战略定位咨询发布的《2020中国烈酒市场分析报告》显示,在中国的烈酒市场中,白酒占绝对主导地位,占比为96%,洋酒消费仅占4%左右。在此背景下,行业专家认为,中式威士忌、中式白兰地的品类机会和市场空间依然存在。

不过,其他竞争对手也已争相加入烈酒市场。针对烈酒未来的市场机会,国内外头部酒企已经纷纷有所动作,比如洋河与帝亚吉欧联手推出中式威士忌“中仕忌”;保乐力加集团宣布中国首家标志性的麦芽威士忌酒厂正式在四川峨眉山破土动工;青岛啤酒也宣布加码“威士忌、蒸馏酒”业务。

小众的预调鸡尾酒市场或许让公司的业绩遇到了“天花板”,若跨界布局之路无法顺利进行,那么资本市场对待百润股份的态度也定会受到影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低度酒资本热,吹起RIO二次崛起的风?
百倍市盈率的百润股份,如何解开高估值悖论
百润股份逐步走出阴霾,2020年净利逾5亿元
2年股价翻10倍!曾用8成营收“捧红”RIO,百润股份又要募资10亿饮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