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缩水、亏损扩大、出海不顺,荔枝不“甜”了?

赖奕龙的乐观,资本市场并未买账。

文|锌刻度  陈邓新

编辑|高智

抢先登陆资本市场,荔枝却并没能再上一个台阶。

日前,“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的荔枝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在随后的财报电话会上,荔枝集团创始人兼CEO赖奕龙表示,“这一季度各项核心指标的良好表现,进一步证明了我们有效的战略布局和持续提升的执行效率,也突出了我们在在线音频市场中的竞争优势。”

然而,赖奕龙的乐观,资本市场并未买账。

财报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荔枝股价不涨反跌,重挫16.77%,成为当日跌幅最大的中概股,比排名第二的多了约一倍。

事实上,2021年以来,荔枝的市值不断缩水,跌幅高达76.71%,之所以如此与业绩乏力、竞争势态加剧有莫大的关系。

那么,荔枝该如何挽回资本市场的信心?

业绩喜忧参半,商业模式存争议

从核心指标来看,荔枝向好与向坏并存。

2021年第二季度,荔枝实现营业收入5.59亿元,同比增长59%,创下上市以来最大增幅;毛利率为28.39%,去年同期为24.43%,处于上市以来较高的水平。

此外,截至2021年6月30日,荔枝App上累计音频内容数达2.93亿,第二季度用户月均总互动次数达34亿次,UGC社区生态依然稳健。

这么来看,赖奕龙的乐观并非没有道理。

不过,荔枝远没表面那么光鲜亮丽,净亏损为2900万元人民币,同比扩大了31.82%;净资产收益率为-15.48%,去年同期为-12.32%。

这意味着,荔枝的实际盈利能力并未得到改善。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一边营收大幅增长,另外一边净亏损大幅扩大,最大的可能就是烧钱换流量,陷入‘增长陷阱’之中。”

这点从营销费用上也可以得到佐证,2021年第二季度营销费用为1.06亿元,而去年同期为3118万元,同比增长超300%。

一名华泰证券的分析师告诉锌刻度:“过去互联网企业都是这种做法,最终靠流量规模优势赚钱,但是现在市场环境变了,这个办法风险变大了。”

而刘旭凌进一步表示:“对资本市场而言,亏损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商业模式对不对,如果这点遭到质疑,资本就会用脚投票。”

眼下,荔枝的走的是UGC路线,与对手们进行错位竞争,大方向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付费会员转换率偏低。

实际上,荔枝的付费率长期低于1%。

以2021年第二季度为例,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数为6090万,同比增长9%;平均月付费用户总数为49.44万,同比增长7%,这意味着付费用户增速低于月活用户增速,更为关键的是付费率约为0.81%,而同样主打UGC的B站、虎牙等互联网平台付费率均在3%~10%。

付费率偏低的背后,是荔枝“卖声音”的故事并不性感。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长音频企业普遍存在获客难、变现难、盈利难的问题,在行业天花板较低、内容同质化的背景下,荔枝只不过表现得更为明显。”

据艾媒咨询《2019-2020年中国在线音频专题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至今,在线音频行的用户增速就从近40%回落至10.8%,增长瓶颈肉眼可见。

数据来源:艾媒咨询

高开低走的TIYA,何以担负出海重任

尽管如此,巨头们仍对长音频兴趣浓厚,纷纷跨界而来,令荔枝们压力倍增。

据公开资料显示,腾讯旗下的的酷我音乐推出了“酷我畅听”,涵盖有声小说、故事、情感电台、综艺等;字节跳动上线了“番茄畅听”,主攻热门网文以及大量热剧原著和经典出版物;网易云音乐内置了“语音直播”,涉及段子、翻唱等……

此背景下,荔枝将目光瞄向了海外,渴望从中寻求第二增长曲线,于是2019年7月6日上线的语音社交TIYA成为其出海的重要抓手。

据七麦数据显示,2020年11月TIYA在iOS社交(免费)排行榜中从841名跳涨至第5名,加码的效果颇为显著。

然而,上述成绩在资本市场并未激起波澜。

直到2021年2月1日,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在Twitter上一语惊人:“晚上十点,我在Clubhouse开房等你来。”

一夜之间,Clubhouse红得发紫,语音社交站上了“风口”。

外界也关注到了荔枝旗下早已布局的TIYA,随即荔枝股价一周之内从最低3.36美元涨至最高16.68美元,涨幅高达396.43%,一时风光无两。

趁热打铁,荔枝在TIYA身上不断押注,仅2021年第一季度营销费用1.208亿元,就接近2020年全年的1.427亿元,如此一来月活跃用户数也获得大幅提升,2021年3月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200万,而6月的月活跃用户数超过350万。

对此,官方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今年3月份,我们在TIYA上新推出了群功能,配合第二季度的运营策略,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用户在TIYA上与相同兴趣爱好的用户群体聚集,结识好友,通过实时语音互动交流,TIYA上的活跃群数量也实现了显著提升。”

可惜的是,Clubhouse都昙花一现,更不遑论TIYA。

据七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1日,TIYA在iOS社交(免费)排行榜中排名为110,而在总榜(免费)排行榜中已无排名,之前最好成绩为第30名。

图片来源:七麦数据

这意味着,TIYA的月活跃用户数能否持续高增长,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告诉锌刻度:“荔枝之前的暴涨,纯粹由事件驱动,缺乏足够的成长数据支撑,如今成长数据得以释放,可语音社交的热度又下去了。其实语音社交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都面临出圈的问题,不出圈的话资本市场缺乏足够的想象力,荔枝股价又跌回原点也说得通。”

陈听涛进一步指出,Twitter、Facebook等纷纷切入语音社交这个细分赛道,TIYA的压力陡增,如何与海外互联网巨头共存,考验着荔枝的智慧。

车载播客,翻盘的最后底牌

出海不顺,荔枝还有车载播客这张牌可打。

车载播客的底层逻辑为汽车进入智能化时代,对车载音频也提出新的需求,不仅仅满足于听电台、听歌,播主与车主也有及时互动的需求,因而语音直播大有用户之地。

据公开数据显示,车载音频的普及率从2018年的18.8%预计增长至2020年的31.4%,这是在线音频一个新的重要增长点,堪称一片蓝海。

在此方面,荔枝走在了行业的前端。

先与小鹏汽车合作,车载播客率先落地,之后与威马汽车、理想汽车等也达成合作,如今上线腾讯车载小场景,渴望借助腾讯生态体系进一步抢占市场高地。

对此,赖奕龙抱以厚望:“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为在线音频行业提供了巨大的发展潜力。我们相信,播客直播将通过互动性的提升为用户提供了在车载场景下享受音频娱乐的全新方式,进一步提升车载音频体验。”

不过,车载播客也面临两大挑战。

一方面,当下的自动驾驶并不成熟,车主并不能完全依赖系统操控车辆,分神参与语音直播对行车安全性有何影响,现在难下结论,但存在安全隐患却是不争的事实。

另外一方面,行驶途中难以频繁切换直播频道,这就要求内容的水准要高,那么版权问题就更为突出了。

毕竟,荔枝奉行的UGC打法,优势是成本压力较小,挑战在于存在侵权的风险。

据第三方企业信用查询平台的数据显示,荔枝涉及“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法律诉讼上百条。

譬如,2021年6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了《艾斯利贝克戴维斯有限公司、娱乐壹英国有限公司等与广州荔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荔枝向公众提供了《小猪佩奇》音频而需赔偿原告78000元。

从这个角度来看,荔枝的车载播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财报发布后资本用脚投票

总而言之,荔枝的基本盘并未大碍,隐忧在于出海是否可持续、车载播客能否从小众走向大众,这关系到资本市场对其的想象力。

显而易见,荔枝亟需拓宽声音的边界。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海天味业提价3%-7%背后:商店老板拿货难, 涨价或更顾及资本市场
蜜雪冰城冲刺IPO,和奈雪是同义词还是反义词
祥生控股集团:稳固资本结构,聚焦可持续高质量发展
原材物料等成本持续上涨,海天味业计划上调产品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