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帅、转股、混改……全新的茅台要来了?

无论是集团企业类型变更,还是丁雄军描绘的新秩序、新格局、新改革蓝图,茅台依然充满想象空间。

文|酒讯 方圆

9月13日,一份《贵州茅台专家交流纪要》流传于市,关于茅台酒价、投资方向、管理变革等一系列问题的讨论被热议。但晚间已被贵州茅台有关部门辟谣,称相关内容纯属虚构。

9月的茅台震荡从丁雄军换下高卫东开始,在控股股东转股之际迎来高潮,半个月的热闹在一纸内部交流纪要上扎了堆。一浪接一浪,茅台还能安然躺在沙滩上吗?

01 转股以备混改?

9月9日,贵州茅台发布公告称,根据贵州省财政厅、贵州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贵州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有关事项的通知》和贵州省国资委《关于做好我委所持有关企业部分股权划转金控集团公司持有有关事项的通知》,贵州省国资委将其持有的茅台集团公司10%股权无偿划转给贵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贵州贵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简而言之,原本持有茅台集团100%股份的贵州国资委,无偿划转10%给贵州金控。由此,茅台集团的企业类型从原来的“国有独资”变更为“国有控股”。但由于贵州金控直属贵州财政厅管辖,所以原则上茅台集团仍然是100%国资属性,且决策结构也未发生改变。

在此之前,茅台集团还牵涉了两起股权划转。2019年11月25日、2020年12月23日,茅台集团两次将其持有的贵州茅台股份无偿划转给贵州省国有资本运营有限责任公司,划转比例均为贵州茅台4%的股份。

按照股权划转公告披露当天的股价计算,茅台集团两次股权划转的股份价值分别为570亿元、925亿元。截至到2021年上半年,贵州国资公司持有贵州茅台股份4.54%。也就是说,在接受了贵州茅台8%的股份之后,其已进行了3.46%。

需要注意的是,本次受让贵州国资委所持茅台集团股份的贵州金控,是贵州国资公司100%控股股东。如果贵州国资公司在2020年6月30日之后并未进行减持,那贵州金控则直接和间接持有贵州茅台9.94%股份。按照9月13日的收盘价计算,这部分股份价值2065亿元。

相比于此前两次纯资金上的互动,此次股权划转直接走的集团层面,这也让不少人猜测,此举或许是为了进一步推动茅台在集团层面的混改。

早在2014年,茅台就以上市白酒企业的首发队开启了混改之路。中途,集团旗下物流公司、赖茅酒业以及习酒都有过阶段性的混改进展。其中习酒曾一度走到IPO门前,但最终因与贵州茅台存在同业竞争问题原路折返。

在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的大势下,此次突如其来的股权划转被业内人士称为茅台在集团层面加速混改的信号。

02 身份或将转变?

自茅台2014年发出混改信号之后,酒企的混改大潮也随之而来。沱牌舍得、景芝酒业、五粮液、老白干、剑南春等先后开启混改转型,通过外部资本和多方持股的方式给企业注入新的活力。

在过去众多的混改中,大致思路分为几种:股权出让,与业外资本合作,比如沱牌舍得;员工持股,激发企业内部积极性,比如剑南春;大企业并购小企业,形成同业合力,比如景芝酒业;优质大商参股,深度捆绑产业链,比如汾酒。它们或采用单一思路,或采取混合方案,但均是为了给酒企从经营层面注入新活力。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对酒讯分析表示,过去酒企的混改大多集中在经营层面,主要是对管理层、经销商进行激励,从而刺激经营效率提升。而茅台此次股权划转,主要改变的是茅台集团的角色定位——即让茅台在盘活贵州金融、盘活贵州经济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目的不一样,复杂程度和难度也不同。

茅台酒卖得太火爆,甚至卖出了“金融属性”,但在虚幻的“概念”背后,茅台的金融野望可不只是把酒卖出黄金价,看看它的投资版图就知道了。

酒讯梳理了解到,在卖酒之外,茅台的投资触角沾染着地产、交通运输、数据信息、生态环保、金融等众多领域。茅台集团曾将“加快金融板块发展步伐,努力打造产融结合新格局”写入《茅台集团“十三五”规划》中,金融板块是其核心板块之一。

因此,无论是高卫东上线,还是丁雄军接棒,都有过关于新董事长助力茅台涉猎业外投资的猜测。

2020年3月3日高卫东成为新任董事长,其曾任贵阳市金阳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贵阳市交通运输局局长、贵阳市副市长等职。彼时就有业内人士表示,高卫东的到来,一方面可能协调茅台和贵州省经济的关系,另一方面,高卫东的到来,对于茅台在酒业之外的发展是新的机会。

2021年8月30日,丁雄军接棒高卫东,2018年11月,丁雄军担任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并从2019年12月开始担任贵州省能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局机关党委书记至转舵茅台之前。丁雄军的到来,一度让投资者们期待贵州茅台会在一个出人意料的时刻“喜提新能源概念”。

正如同高卫东来去匆匆不留下一片云彩一样,连刚刚传得火热的《贵州茅台专家交流纪要》也被茅台官方辟谣,其中涉及的新能源投资更是打了水漂。董事长们的轮换越来越勾起外界对茅台业外投资的想象。这或许就是茅台“金融属性”更为核心的表达。

03 能否管住价格?

比起尚处于迷雾中的投资版图扩张,此次转股能否真正推动茅台集团混改以及助力茅台集团向500强迈进一步的讨论更接地气。

2021年3月30日至31日,茅台集团曾开展国企改革三年行动专题培训提出,严格按照《茅台集团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要求,统筹推动茅台集团各项改革任务,确保按时完成相关工作;要进一步压实责任,切实抓好改革三年行动落细落实;坚持速度服从质量,统筹推动改革三年行动取得实效。

丁雄军上马后则在9月提出,茅台正面临新秩序重塑期、新格局形成期、新改革攻坚期“三期”叠加的新形势,“要进一步在解决体制性障碍、克服机制性梗阻、开展制度性创新等方面下功夫、出实招,推进企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结合此次茅台集团层面的股权划转,其推进改革的心思越发强烈。按照贵州省以及遵义市地方政府的规划,茅台集团在“十四五”末的目标是实现营收2000亿元,成为贵州省内首家世界500强企业。而照目前贵州茅台的业绩增速来看,距离目的地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中秋国庆双节临近,茅台酒的价格继续飞涨。截至9月13日,2021年飞天茅台原箱和散瓶的价格分别为3880元/瓶、2960元/瓶。市场正在用实际行动试探茅台以及新的掌舵人——茅台酒的价格能不能管得住?

北京君度卓越咨询公司董事长林枫对酒讯分析表示,旺盛的消费需求仍然支撑着白酒产业周期处于上行通道,按照常理来说,茅台酒也有上涨空间。但是由于茅台价格存在消费需求和金融需求的对冲,这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目前处于3000元左右(散瓶)也是基于政府对其价格的管控。

还是那个问题,茅台管得住出厂价但却对疯狂的流通价鞭长莫及。因此,在迫切需要业绩增长的今天,如何提高出厂价又不触动监管神经的难题越发突出。

近年来,茅台不断加码直销投入,试图压下市场炒酒的水花。据贵州茅台2021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贵州茅台直销渠道实现营收为95.04亿元,与去年同期的51.53亿元相比,同比增长84.44%。但相比千亿规模的身躯,还是少得可怜。

在那纸被定义为“谣言”的《贵州茅台专家交流纪要》中提到:在价格管控方面,茅台的首要目标是取消拆箱政策,严格打击散瓶流出,把价格双轨制并轨,未来合理整箱价在3500。希望消费者自饮从直营渠道按指导价拿货,商务团购和赠礼通过经销商整箱拿货,通过严控散瓶来监管直营渠道流向黄牛的现象。

既是谣言,也是一些人的期待落空了。但无论是集团企业类型变更,还是丁雄军描绘的新秩序、新格局、新改革蓝图,依然充满想想空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茅台酒价回归市场化,还差几个“拆箱令”的距离?
茅台三季报,应该是判断酱酒的最大依据
新帅丁雄军讲话或存提价预期,茅台数度触及涨停,白酒股王者归来?
丁雄军将接棒高卫东掌舵万亿茅台,短期内飞天茅台或难提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