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前首富李兆会被悬赏两千多万背后:追债“四叔”已六年未见到其人

“前山西首富”、“富二代”、“海鑫董事长”、“女明星老公”……

文|雷达财经 孟帅 彭彬

编辑 | 深海

9月1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一则悬赏公告,提供真实有效且法院尚未掌握的李兆会名下的财产线索,美锦能源将支付举报人最高2160万元的奖赏。

美锦能源之所以花费天价悬赏金寻找李兆会,是因此前美锦能源曾替李兆会及海博鑫惠承担代偿义务,但此后海博鑫惠却未承担还款义务,李兆会也未承担担保责任。

出生于1981年3月8日山西闻喜的李兆会,因贴在身上的“前山西首富”、“富二代”、“海鑫董事长”、“女星老公”等诸多标签,多次成为坊间谈资。随着海鑫钢铁破产,李兆会从大众视野中消失。

“我们和李兆会父亲在山西工商联有一些交集,之前李兆会见到我,喊我‘四叔’。”美锦能源实控人之一姚四俊向雷达财经表示,自2015年后,未再见过李兆会。

雷达财经曾前往李兆会山西老家闻喜县探访,当地人近些年几乎没见过李兆会。而李兆会在京曾有一些产业,目前已基本被转让。

美锦能源最高悬赏2160万追债

最高悬赏2160万!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9月15日发布的一则悬赏公告,让久违露面的李兆会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悬赏公告显示,举报人若能提供李兆会的下落,并帮助成功找到李兆会,美锦能源承诺奖励举报人10万元;若举报人能提供真实有效且法院尚未掌握的李兆会名下的财产线索,事后如查明属实后,并且具备执行条件并实际执行到位,美锦能源将支付举报人实际执行到位金额的10%作为奖赏。按此前执行信息的2.16亿元计,举报人最高可获得2160万元的奖赏。

此前,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曾执行美锦能源与海博鑫惠、李兆会追偿权纠纷一案。据案号为(2017)沪01执550号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美锦能源于2017年5月10日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两位被执行人海博鑫惠、李兆会须向美锦能源支付代偿款2.16亿元及利息,李兆会在该案中需承担未清偿部分1/4的连带清偿责任的义务。

但在法院向发出执行通知后,二者并未履行义务。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查明,被执行人名下现无财产可供本案执行,且申请执行人亦未能提供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

彼时,法院认为该案被执行人名下暂无财产可供执行,且申请执行人亦未提供被执行人其他财产供本案执行,故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并表示若申请执行人日后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一晃几年时间又过去了,海博鑫惠、李兆会至今仍未予履行偿款义务,美锦能源这才通过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最高悬赏2160万“追债”。

美锦能源缘何成为追债的“冤大头”?

雷达财经梳理后发现,李兆会曾在2004年3月起担任过海博鑫惠一段时间的法定代表人,2010年12月末,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李兆会变更为张亚敏。

天眼查显示,海博鑫惠近年曾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目前海博鑫惠身为被告或被上诉人的执行金额达4.61亿元。海博鑫惠的实控人和最终受益人为李兆霞,后者持股前者40%,李兆霞正是李兆会的妹妹。

本次悬赏通告中的另一方当事人为美锦能源,为何李兆会和海博鑫惠会欠下美锦能源超2亿元的巨额债务呢?

这要从2013年1月说起,彼时海博鑫惠与某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申请获得了最高5.2亿元的授信额度,授信使用期限自2013年1月10日至2014年1月9日。

同时,美锦能源、李兆会及另外两家公司作为4名保证人,与授信人银行分别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各一份。这份合同约定为确保上述协议的履行,美锦能源集团、李兆会等4名保证人,愿意为海博鑫惠提供最高额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一年之后,海博鑫惠公司出现了重大经营风险,银行对此提起诉讼要求海博鑫惠偿还其本息。但此时的海博鑫惠并没有偿还债务的能力,作为保证人之一的美锦能源,无奈之下,以自有资金帮海博鑫惠还债。

2014年9月,美锦能源代其偿还了银行2亿元本金及1623万元利息。然而,美锦能源帮海博鑫惠承担了代偿义务后,海博鑫惠此后却未承担还款义务,李兆会也未承担担保责任。

替他人掏了一大笔钱的美锦能源怎能罢休,随后便起诉海博鑫惠及李兆会索要代偿款。

据民事判决书显示,彼时被告海博鑫惠公司辩称,其有义务还清贷款,但其自2014年初至今已停止业务,公司账户已被冻结,无力偿付贷款;

被告李兆会则辩称,担保方共有四方,其仅为其中一方,原告提供的证据中并未限定每一方所应承担的额度,故应由四名担保人平均分担该债务。

法院认为,原告美锦能源依法向海博鑫惠行使追偿权于法有据,依法予以支持,被告李兆会应在其担保范围内向原告承担责任。李兆会也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违反财产报告制度成为“老赖”。

欠下巨额债务的李兆会,如今“人间蒸发”,难觅踪影。雷达财经曾前往老家探访,当地人称,近几年很少见过李兆会。

值得一提的是,美锦能源的董事长姚俊良也曾多次登上过山西首富的宝座。2020年,美锦能源姚俊良以60亿的身家拿下山西首富的名号,但相比上年,姚俊良财富缩水了13%,全国百富榜排名下滑349名。

从“山西首富”到“老赖”的过山车人生

“前山西首富”、“富二代”、“海鑫董事长”、“女明星老公”……1981年3月8日出生于山西闻喜的李兆会,身上贴着诸多标签。

2013年,时任海鑫钢铁一把手的李海仓在办公室遇刺身亡,凶手也在现场自杀。在国外读书的李兆会得知父亲遭遇意外后,被拉回来临危受命,那时李兆会年仅22岁。

海鑫钢铁此前多年的经营中,除了父亲李海仓外,还有多位亲戚参与其中。虽然李海仓发生意外时,叔叔李天虎在海鑫钢铁担任总经理时间已长达八年之久,但是在爷爷李春元的要求下,李兆会还是成为了公司名正言顺的接班人,担任起海鑫钢铁的董事长。

“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李兆会接任父亲职位时曾做出这样的承诺。

李兆会刚刚接手海鑫钢铁还“恶补”钢铁知识,之后在2003年下半年投资一亿元建高炉煤气发电厂,完成高炉和转炉的改造工程。

因为公司的基础和当时的市场行情还算不错,海鑫钢铁的运转较为稳定,公司资产总值在2003年一度达到50多亿元,上缴利税超过10亿元,为当地财政贡献3亿元。

之后海鑫钢铁继续发展,在2004年其总产值达到70亿元,利税达12亿元,借此还被评为全国纳税民企第一。

然而,比起父亲一手打造的钢铁帝国产业,李兆会的志向似乎更倾向于投资领域。

首先是父亲生前曾有所踏足的民生银行,2004年,李兆会通过旗下的海鑫实业以6.1亿元的代价,拿下民生银行3.1%的股份,后续其持有的民生银行股份经过分红扩股进一步扩大。此后几年时间里,李兆会通过多次减持民生银行的股票,被推算获益达26.59亿元。

2015年,李兆会成立了两家投资公司,分别为北京惠宇投资和和嘉投资。

2017年海鑫钢铁以1.5元/股、总计1.03亿元,认购兴业证券6871万股,占股4.61%,位列公司第四大股东。在手中的股票解禁期到之后,李兆会通过抛售部分股票套现约2.59亿元。

除此之外,李兆会在投资版图上的野心,也可从其对光大银行、新能泰山、万向德农、益民集团、中化国际、太钢不锈、日照港、银华基金、民生人寿等公司进行投资的动作中窥见一斑。

李兆会通过在投资上的多番操作,一度赚得盆满钵满。李兆会凭借30亿资产,在 2004 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19位,超过父亲李海仓生前的第27位;2008年,李兆会以125亿身家一跃成为山西首富;2010年,李兆会以100亿元的身家再次登上胡润富豪榜,位列第85位。

2010年1月,李兆会还成功抱得美人归,与女星车晓一同步入婚姻殿堂。彼时媒体报道称,婚礼现场500桌婚宴,200辆豪车,海鑫钢铁近1万名员工不仅不需要随份子,每人还可以拿到500元的大红包,在当地引发轰动。

可惜这段婚姻仅持续不长时间,就草草告终。2012年,两人正式离婚,当时还有传言称分手费高达3亿。离婚后,车晓在被媒体问及这段关系时曾表示,和前夫李兆会还是朋友,并称赞李兆会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离婚之后,李兆会人生的过山车开始急转直下。

因为重心放在投资领域,李兆会后续其实就很少参与海鑫钢铁的运营管理,再加上行业的不景气和五叔李天虎等亲戚们的相继退出,海鑫钢铁曾经的辉煌一去不回。

2014年春节后,海鑫钢铁被传出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等负面消息,随之而来的拖欠工资、停产等消息也喧嚣而上。背负各种危机的海鑫钢铁最终于2014年3月19日全面停产,在2015年9月获批破产,随后由建龙公司接手。

如今的李兆会人不见踪影,官司、债务却背了一身。

天眼查显示,与李兆会相关的法律诉讼达22起,身为被告、被上诉人涉案金额达4.59亿元;相关的历史诉讼达30起,身为被告、被上诉人涉案金额达8.33亿元。

据公开报道显示,李兆会还背负着光大银行、韩国东亚银行等多项债务,其名下的位于比如世界附近的尚家楼两处房产作价6753万元,被划拨给东亚银行;位于北京市顺义区后沙峪镇榆阳路4号优山美地A区3-3的房地产,被强制拍卖得款人民币1.02亿元。

2020年6月,海鑫集团旗下的五家公司总计价值22.35亿元的应收账款被拍卖,尽管起拍价格从最初的1.4亿元跳水降至最近一次的6000万元,但仍未逃过流拍的命运。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身价超2400亿美元,马斯克再成全球首富,他称巴菲特该买特斯拉了
两位卖水首富的新战事
前有76岁宗庆后“励志”刷屏,而今67岁中国首富进军私募
败光了125亿,山西前首富李兆会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