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音乐教培也不行了

​​​​快陪练不是第一个倒闭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文|壹番财经 明小天

最近的在线音乐培训常常掀起波澜。

11月6日,在线钢琴陪练平台快陪练APP宣布破产;11月8日,同为在线音乐教培赛道的小叶子APP宣布获得由真成投资领投,魔量资本、创业工场跟投的超2亿元C+轮融资......

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背后,再加上整个教陪行业都卷入了异常严格的监管风暴,直接把属于素质教育的音乐培训更割裂的现状摆在了群众面前。

在波澜频起的当下,在线音乐教培行业陷入倒闭潮,他们在倒闭前有哪些现象值得公众关注,他们又为何频频倒闭?而在这个节点,拿下高额融资的企业背后,又有怎么“撕”开局面的关键能力?

01 倒闭前还在卖课

今年9月6日,一位知乎用户发文询问,“快陪练是不是快要倒闭了?”

这位用户悉数了自己观察到的平台濒临倒闭的现象:上个月刚交了钱,准备约课时客服顾问失联;客服400电话无人接听;淘宝店关闭。他在文章最后悲观地写道:“不妙啊。”

9月15日,一语成谶。在线钢琴陪练平台快陪练APP在其官方微信发布公告,称由于行业震动,导致新一轮融资突然取消,“我们不得不很遗憾的宣布将曾引以为傲的‘真人陪练业务’停止发展,但将保留人工智能陪练课程继续为用户提供服务”。

微信截图

2个月后,快陪练宣布申请破产

与此同时,不少家长在社交媒体维权。有人称自己被机构要求将几万块钱的真人一对一课程兑换为学而思网校的直播录播课;有人称在快陪练倒闭之前依然收到推销课程,并称此举是“恶意诈骗”。

平台申请破产之后,有些事儿才被人们后知后觉:比如平台在8月份和9月份频繁涨价,此举被人解读为“割最后一波韭菜”;此外,据公开资料显示,2021年8月6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由公司创始人陆文勇变更为陆国华,也被外界解读为创始人提前撤退的先兆。

快陪练不是第一个申请破产的在线音乐平台。

早在2018年,杭州蓝芽陪练网络科技公司就于8月30日被余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准许简易注销,而在同年3月9日,这家公司刚刚获得了来自远璟资本数千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主打4-12岁少儿在线钢琴陪练,声称可以“有效提升考级通过率”,从注册到注销,这家公司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图源:企查查

2020年11月30日,柚子练琴APP也宣布破产,社交媒体上被拖欠万元工资的老师和无处申诉的家长抱团取暖,柚子练琴“双十一还在搞促销”的做法引发众怒。12月9日,柚子练琴出台新公告,称“经过目前的沟通,我们的同行‘快陪练’愿意伸出援手,给柚子练琴的学员提供价值500元和价值1000元的陪练课程,用户可以根据您的课包剩余价值自愿进行选择。”

时过境迁,这位伸出援手的同行,在今年也因为重蹈覆辙,倒闭之前还在卖课,被诟病。

02 在线音乐教培行业何以频频倒闭?

相似的产品定位、相似的运营模式,最终连破产之前坚持卖课的行为都相似……“同质化”成为摆在所有在线音乐教培APP面前的一道公共难题。

据易观《互联网音乐教育行业洞察2019》报告显示,VIP陪练、快陪练、小叶子陪练等头部在线音乐教培软件,业务模式几乎全部主打一对一真人陪练和AI陪练;在陪练科目上,钢琴、小提琴、古筝等热门中西乐器是培训重点。主打优势有些许差异,比如VIP陪练主打音频识别技术和鹰眼镜头,而小叶子陪练则主打智能钢琴和智能琴房等。

《互联网音乐教育行业洞察2019》,图源:易观

虽然年中“双减”政策主要关注K12学科教育,但素质教育也被间接波及。

事实上,有越来越多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尝试向素质教育培训转型,在线音乐教培市场蛋糕将被进一步瓜分。

11月13日,学而思宣布该公司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在其官方微信发布的声明中提到,“我们将发挥长期以来积累的教研及科研优势,积极拓展科技服务和素质教育等业务“。据报道,高途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向东也曾称:“公司近期对集团进行了快速的业务架构调整,重点发展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进一步探索智能数字产品和职业教育。”

而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素质教育监管也提上日程。10月20日,《人民日报》刊发文章表示,要明确艺术考级评价标准,建立校外艺术教师资格认证制度,逐步实现校外艺术教师持证上岗、保证师资质量,完善校外艺术教育监管机制等。

10月29日,教育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中国银保监会印发通知,就加强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监管工作作出进一步部署,严防妥处“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文中提到“学科类和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应全额纳入监管范围”,还特地强调”包括本通知发布前已收取但未完成培训服务的预收费资金”。

从市场大盘来看,素质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依旧在逐年增长。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3-2019年复合增速为12.4%,2020年受疫情影响增速下滑,2021年增速达31.7%,市场规模达5239.2亿元,预计2022年增速达20.5%,市场规模达6313.2亿元。

《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和细分行业市场现状及消费行为数据研究报告》

但与疫情前相比,素质教育培训市场规模仅增幅8.67%,位列2013年以来最低。增速放缓,说明市场趋于饱和,行业也逐渐进入存量市场。

而随着政策落地和市场逐渐饱和,加之产品之间缺少差异性,各家只能通过不断抢夺客户获取市场份额。

据自媒体“新博弈”报道,在线音乐教育平台拉新获客主要通过三个渠道,第一是广告,第二是老用户转介绍,第三是和线下机构或老师合作推荐。而投放广告获取客户电话成本约300到500元,平台通过建联触达到最后促使家长接受推荐,转换率最高只有10%,而转嫁在平台身上的获客成本则高达5000元。

不过,在线教育通过广告营销获客的路径似乎也走不通了。近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教育部、民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国务院国资委、广电总局等8部门发布《关于做好校外培训广告管控的通知》,规定要求相关传播平台全面梳理在播、在刊广告,发现校外培训广告立即停止刊播,进一步完善广告发布审核制度,堵塞管理漏洞,尤其注意防止以节(栏)目、“软文”等方式变相发布校外培训广告。

另外,获客成本不断提高,用户就一定能留下吗?答案是不一定。

而同时,在线音乐教育里重要的教师资源、教师管理也在逐渐遭受挑战。

《2021年中国素质教育和细分行业市场现状及消费行为数据研究报告》

随着在线音乐教培行业的不断发展,各种弊病也逐渐显露。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70.5%的艺术教育消费用户看中师资力量,但一位VIP陪练APP的高级老师却告诉壹番财经,自己带一节25分钟的陪练课课时费仅22元,50分钟课时费为44元,与线下带课收入差别巨大。

作为中间商,培训机构要赚取一半课时费。2019年,一位VIP陪练老师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家长在购买课程时,60节50分钟的课程价格为4888元,平均每节课为81元。而老师的课时费仅为15-31元。与2019年相比,现如今高级老师职位工资仅有9块钱涨幅。

此外,一些不平等条款也让代课老师难以忍受。2019年,VIP陪练发布新制度引发教师集体吐槽。比如提前请假将被扣除一倍课时费,提前2-24小时请假将被扣除2倍课时费。

述高级老师因疫情无法出国读研究生而在家兼职代课,经常遇到学生临时爽约情况,此时平台对老师无任何补贴;当老师因故无法上课提前请假时,平台则且需扣除老师课时费。

不仅课时费被平台压榨,KPI的临时更改也让老师群体无法理解。在知乎平台“vip陪练代课的各位老师,怎么看待五月份修改奖励制度?”问题中,题主列举了KPI奖励更改前后的规则,其中五月份之前规定“超过20节课,有120课时奖励”,现在则改为“超过50节课,有120课时奖励”。

低价的课时费和对待老师的不平等条款,代课老师无法获得与付出相匹配的尊重,不少老师积极性并不高,也使得该行业人员流动性很大,师资也参差不齐。

一位微博用户在平台吐槽“三天两头换老师”、“师资参差不齐”等,在黑猫投诉等平台,相关内容也有人反馈。

03 在线音乐教培行业还能回到从前吗?

与如今在线音乐教育市场落寞景色不同,时间退回到2017年,彼时的在线音乐教育市场还风光无限。

据易观《互联网音乐教育行业洞察2019》报告显示,仅在2017年上半年,在线音乐教育市场就有8起融资发生,下半年更是高达10起融资。2018年下半年,在线音乐教育的融资金额更是高达11.9亿。而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和网经社教育台发布的《2021年(上)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从历史数据看,2017年上半年融资数64起,融资额29.2亿元;2018年上半年融资数50起,融资额84.6亿元;2019年上半年融资数83起,融资额107.2亿元。

《互联网音乐教育行业洞察2019》,图源:易观

而在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用户增长见顶的当下,似乎都表明,在线音乐教培行业想重回四年前似乎有些困难。但这也意味着在存量市场中,在线音乐教培赛道中的新老玩家将进入新的冲刺。

2017年,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提到互联网行业的“4321模式”。王兴认为,细分领域会经历从多个争夺者并存再到一两家胜出的阶段,这与他之前提出的“下半场”理念相辅相成。

在线音乐教培行业似乎也遵循这个路径。在快陪练APP宣布破产两天后,小叶子音乐教育完成超2亿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真成投资领投,魔量资本、创业工场跟投。

根据其官方披露数据显示,该产品智能陪练的用户现已遍布全球131个国家,用户量在AI音乐学习产品中排名第一。AI产品用户日均使用50分钟,每周使用频次4.2次,12月留存率达70%,退费率小于1%。该产品旗下AI智能陪练在2020年单月营收突破1亿元。

截至目前,该产品经历了9轮融资,据公开数据显示,有具体融资金额的投资均为1000万。与每年都有新融资的快陪练不同,该企业的上一次C+轮融资为2018年。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截至5月29日,在线教育行业投融资事件有48起,已透露金额超过90亿元。从投融资事件领域分布情况来看,2020年全年steam教育领域的投融资事件最多,有29起。

据壹番财经了解到,近三个月来,尚未有在线音乐教育行业获得融资,发生在10月份的两起steam教育领域融资分别为火星人和紫蓝教育也均非音乐赛道产品。

而从整个在线教育大盘来看,整个市场并不乐观。《2021年(上)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在线教育融资总额99.9亿元,同比下降超三成。此外,2021上半年在线教育融资事件数60起,同比去年同期53起上升13.21%;融资总金额99.9亿元,同比去年同期150.8亿元下降33.75%。

因此,虽然现在断言在线音乐教培行业“4321模式”已经形成还为时过早,但在在线教育赛道不景气的当下能获得两亿融资,无论从融资额度还是时间节点来看,小叶子音乐教育的确难能可贵。

但令人惋惜的是,即便再获高额融资,在社交平台依旧可以看到老师吐槽“克扣工资”,用户吐槽“退费难”等问题,令人错愕。

种种迹象表明,在线音乐教育平台无法再回到四年前野蛮生长的阶段,但在线音乐教培行业所面临着的新问题,同样也是新的发展机遇。

在存量市场下,平台如何精细化运营,提高服务水平,让教育回归教育本身;如何让学生、家长、老师三方获得温度、尊重与安全感;少些套路,多点儿真诚,或许是整个行业更应该关注的内容,也将成为促进在线音乐教培行业生态良性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2021年终盘点|AI企业迈入二级市场:融资额下滑、亏损严重,长周期视角下估值偏保守
牛文文:“专精特新”的新世界
深势科技获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源码资本、启明创投共同领投
HR SaaS排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