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混动第一春

来的急迫且猛烈。

文|市值观察文雨

编辑|小市妹

提到电动车,人们往往会想当然的将其等同于特斯拉和“小蔚理”,而忽略了另一个更具爆发力的赛道:混动。

先算一笔账,根据《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2.0》的规划,到2025/2030/2035年,新能源汽车中的混合动力汽车(包括节能汽车、PHEV和EREV)的合计占比将分别达到42.0%/47.8%/52.5%。去年国内乘用车累计零售量为1928.8万辆,假设未来销量保持不变,按照42%的占比,到2025年,国内混动汽车销量将达到810万辆,而去年混动乘用车的销量仅为41.4万辆。

粗略估计,未来五年混动汽车市场将有18倍的潜在增长空间。而比亚迪已经打响了第一炮,10月DM车型销售38771辆,同比翻了四倍还多。中国混动的第一春来的如此急迫且猛烈,背后到底有何隐情?

本文将着重回答以下三个问题:

1、混动为何能获群宠?

2、比亚迪做对了什么?

3、自主品牌反攻的底气在哪?

积分:顶层设计的阳谋

燃油车的能量源为燃油,电动车的能量源是电池,混合动力汽车则同时依靠燃油和电池。

事实上,混动汽车并非新鲜玩意,1995年的东京车展上,一款概念车吸引了人们的目光,这便是丰田普锐斯(Prius),后来成了全球首款大规模量产并获得成功的混动汽车。

2003年,全球油价因巴以冲突的升级飙升,这次危机为混动汽车做了一次免费的路演和宣传,百公里油耗仅3.22L的普锐斯一炮走红。

第一代普锐斯试水成功后,日系车企在混动技术上不断迭代,以丰田和本田最为积极。而在中国,本土车企在混动路线上始终没有太大作为。但从去年开始,比亚迪、长城、长安、奇瑞等自主品牌纷纷发布基于自主混合动力系统的车型,中国混动的大爆发来的突然且猛烈。

群雄毕至,除了多年技术积累的结果,更大的秘密则藏在政府公文里。

2020年6月,《关于修改〈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的决定》的双积分新规发布,其中尤为关键的一点就是认定混动汽车也可以优化积分。

双积分政策是为了配合节能减排而推出的,该指标由“平均燃油消耗量积分+新能源汽车积分”构成。如果年底结算的时候积分是负值,那么选择有两种,要么停产高油耗产品,要么花钱去向正积分的企业购买积分。

千万不要小看积分对车企的影响,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就曾亲口承认,由于双积分未达标,2020年长安的单车利润少了4000元,由此带来的直接后果是,长安自主品牌去年的单车利润降到了-1700元。吉利今年的负积分缺口预计将达到30万分,以2600元的平均交易价格计算,吉利要想摆平这事需要拿出7.8亿。更夸张的是,“一代神车”桑塔纳甚至传出因积分问题而准备停产的消息。

新规之下,作为低油耗乘用车的混动汽车可以优化CAFC积分,减轻车企为了达标而被迫生产新能源汽车的压力。西部证券做过测算,假设一家传统燃油车企业的产量为100万台,而混动车的占比能够在2025年达到50%,那么2021-2023年,公司新能源积分要求将减少3.5/5.6/7.2万分,以目前的市场价核算,将分别省下9100万、1.46亿、1.87亿。

从车企的角度来说,发展混动确有被迫营业的成分,而站在政府的角度出发,这是目前节能减排最务实的选择。

过去很多年,人们将大量的财力和物力投向了纯电动,很大程度上是希望能直接从燃油车时代跳进电动车时代,但现实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别的不说,续航这一项至今未能实现自由。

所以,在过渡期寻找一个折中的选择就变得很有必要。既有续航优势,还可降低排放,混动因此被翻了牌子。

先来看续航里程,秦PLUS DM-i在满油情况下的综合续航里程超1000公里,长城WEY玛奇朵的综合续航则能达到1100km,作为对比,特斯拉Model 3的最新后轮驱动版的续航里程也不过556km。

在动力电池技术出现大幅度跃迁之前,纯电动车的续航问题是个无解的软肋,况且直到今天,充电桩等刚需配套设施依然未能大面积覆盖。

除了增加续航里程,混动汽车对于碳减排也有可观的贡献。

根据2019年的测试数据,常规混动、插电混动和纯电动车的单车碳排放量分别为167.2gCO2e/km、180.9gCO2e/km,虽不及纯电动车的153.7gCO2e/km,但明显低于汽油车的209gCO2e/km和柴油车的281.9gCO2e/km。

作为从燃油车向纯电动车过渡的中间产品,混动汽车几乎是一个必选项,但在这一领域,中国没能走在前列。就以常规混动车为例,2020年的占比只有1%,而同期日、美、欧的占比分别达到了19.6%、3.1%和2.9%。

对于现在的中国而言,如果一个产业的发展速度落后了,那加速度就必然起飞。

价格:根植国情的卖点

2021年,混动汽车凯旋般的进军。

1-10月,插电混动销量43.7万辆,同比增长1.4倍。最夸张的当属比亚迪,今年前十个月,比亚迪累计销售184445辆插电式混动车,其中仅10月单月就卖出了38771辆,秦PLUS DM-i和宋PLUS DM-i卖断货甚至已经成为常态。

比亚迪的成功无疑狠狠打了丰田的脸。

​早在2006年,普锐斯就已登陆中国市场,当时丰田为其定下了每年3000辆的销售目标,但最终只卖出了2152辆。本以为刚刚开始,没想到已经结束,到2007年,普锐斯在中国仅售出414辆,出道即巅峰的尴尬让丰田普锐斯黯然退场。

2012年,第三代国产普锐斯卷土重来,但中国消费者依然对其无感,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普锐斯没能得到中国消费者的青睐,并非其自身不够优秀。

自初代普锐斯诞生至今,全球销量已超1500万,美国权威杂志《消费者报告》将其评定为最佳混合动力车型,在日本,第三代普锐斯还获得了2011年十大畅销车冠军头衔。

普锐斯之所以没有敲开中国市场,原因众多,但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

2006年,普锐斯首次进入中国市场时的定价接近30万,2012年再次回归时的价格虽有所下调,但依然高达23万。作为对比,直到今年9月,国内轿车市场的成交均价只有15.24万,15万元以下的汽车约占所有车型总销量的70%,而30万以上高端车的占比只有10%左右。

说到底,普锐斯输给了中国国情。

2020年,中国居民人均收入的平均数是32189元,而日本的平均年收入约合25万元人民币,美国的人均年收入接近5万美元。收入水平差距悬殊,普锐斯在中国和其他市场呈现两种不同的命运也就不奇怪了。

价格亲民是得到群众拥护的必要条件,比亚迪做到了这一点,秦PLUS 2021款DM-i 55KM尊贵型售价仅为10.58万,在平民市场快速导入并起量。

不只是比亚迪,自主品牌的集体崛起把混动车的价格拉到了地板,合资品牌的价格劣势凸显。

就拿SUV市场来说,吉利星越L的官方指导价区间为13.72万-18.52万元,长城WEY魏牌玛奇朵的指导价为14.58-15.98万元,WEY全新SUV拿铁DHT车型起售价是16.28万元。而本田CR-V锐·混动的价格区间为20.98-27.68万元,丰田RAV4荣放双擎的价格在22.58-25.98万元之间,现代途胜L混动的价格为18.58-22.58万元。

2020年,PHEV(插电混动)的售价与同车型的燃油车有2-5万元的价差,如果将燃油车的购置税和PHEV的补贴,两者的价差已经缩小到1万元左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考虑全生命周期内节油产生的效益,混动车的性价比已经不输燃油车。

系统:自主崛起的基石

自主品牌能将价格降下来,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是拥有了自己的混动系统。

全球汽车工业先后走过了手工打造、流水线生产、平台化生产的历程,目前已经进入模块化架构的阶段。

燃油车时代,领先的车企都拥有强大的平台架构,其优点有三:

第一,在动力、底盘、电气系统等模块固定的前提下可生产多种车型,满足市场的多样化需求。例如大众的MQB,基于这一平台生产的车型多达几十种。

第二,模块化架构生产可以大幅提升效率、缩短生产周期,加快产品上市和推陈出新的速度。

第三,多产品的共线生产压缩了生产线的数量,降低建设成本,而零部件通用率的提升又可通过大规模采购降低生产成本。

在适配差异化需求的同时兼顾批量制造的低成本和高效率,这些优势在纯电动和混动领域同样有效。

本土混动汽车刚进入市场时价格昂贵,其中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前期没有专门的混动构型,大多是选择在燃油车平台上加装混动系统,混动车型的系统复杂,且集成度低,因此成本高居不下。

在此之前,国内混动市场基本被本田和丰田垄断,究其根源,拥有强大技术储备的混动系统是取胜的关键。丰田的THS混动系统和本田的i-MMD混动系统一直领先世界,特别是丰田,业内流传一种说法:世界上只有两种混动技术,丰田混动和其他。

2020年,比亚迪和长城分别发布了DM-i混动和DHT混动系统,2021年,奇瑞的鲲鹏混动系统和长安的蓝鲸混动系统相继亮相。加上上汽EDU Gen2和吉利ePro,自主品牌中比较能打的车企基本都有了自己的混动系统。

而在所有的混动系统中,长城柠檬DHT亮点最大,高度集成的双电机混联架构,可以覆盖多场景,适配多车型,兼具动力性和经济性。既能以并联的模式行驶,像上汽EDU Gen2和吉利ePro一样,适应多场景的复杂工况,实现高机械效率;也能以串联模式行驶,类似于理想的增程式系统,油耗表现更佳。

根据业内的测评,目前自主品牌的混动技术基本已经与日系厂商拉平,在某种程度上,国内车企还有零部件内供的成本优势。例如电池,比亚迪自身就是国内第二大动力电池生产商,长城汽车也有蜂巢能源为其匹配。

百年汽车工业正面临前所未有之大变局,燃油车的退场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但这注定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百米赛跑。问题在于,目前资本市场的表现与各家车企的盈利与销量情况完全背离。

丰田、大众、通用等一种老牌企业的市值绑在一起都不及一个特斯拉,就连只交付了336辆汽车的Rivian也一度冲到了全球车企市值榜第三的位置;中国这边,蔚来和小鹏在港股市场上轻松超车吉利和长城,老江湖们用几十年打下的江山被一扫而空。

资本可以看的远,但也不能无视现实。

现实是什么?现实是哪怕十五年后,混动依然将占汽车总市场的半壁江山。

2020年,本土整车厂的单车利润基本都滑到了谷底,表现较好的长城和吉利生产一台车也只赚4000元。混动的出现,不仅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新能源积分之困,还给自主品牌提供了一个和外资重新开局的机会,车企或迎来一轮重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吉利汽车年报:2021缺芯拖销量,2022研发补短板
独门技术沦为“塞班系统”,丰田该如何驶出混动泥淖?
2021年汽车圈盘点,有人“超速”有人“开倒车
一汽丰田推出首款插电混动SUV,RAV4荣放双擎E+售价24.88万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