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齐锂业18.84亿美元贷款展期,锂资源板块要“变天”?

天齐锂业虽然“平安”度过2021年,但这笔巨额贷款以及所产生的利息仍会埋下伏笔,2022年能否偿还尚需市场给出答案,我们拭目以待。

文|博望财经 恒心

11月30日,一则并购贷款展期公告再次将中国“锂王”天齐锂业推向风口浪尖。

一时间市场沸沸扬扬,主要有两种声音:一是深陷债务泥潭的天齐锂业终于缓了口气,不用着急偿还贷款;二是天齐锂业仍需支付巨额财务费用,对利润侵蚀作用明显,为此后业绩埋下隐患。

11月30日天齐锂业股价报收118.06元/股,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下跌3.28%,进入12月仍持续回落。

资料来源:富途牛牛

01 18.84亿美元并购贷款展期敲定

11月30日,天齐锂业发布关于并购贷款展期相关事项的进展公告称,银团同意将境内银团贷款项下的A类贷款13亿美元和境外银团贷款余额5.84亿美元合计18.84亿美元自到期日起展期。

早在2018年10月26日,天齐锂业及全资子公司Tianqi Lithium Australia Investments 1 Pty Ltd.(以下简称“TLAI1”)与跨境并购银团签署境内银团贷款协议等文件,由TLAI1向银团借入贷款25亿美元(以下简称“境内银团贷款”)。三天后的29日,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 Australia Investments 2 Pty Ltd.(以下简称“TLAI2”)与跨境并购银团签署境外银团贷款协议等文件,由TLAI2向银团借入贷款10亿美元(以下简称“境外银团贷款”,与境内银团贷款合称“并购贷款”)。

更进一步细分,境内银团贷款又可分为A类贷款和B类贷款。双方此前就上述并购贷款已签署展期函,约定:(1)A类贷款13亿美元,贷款期限1年,到期后可展期1年,自正式放款的当日2018年11月29日起算;(2)B类贷款12亿美元,贷款期限3年,到期后可展期1年,展期期限到期后,可再次展期1年,自正式放款的当日2018年11月29日起算;(3)境外银团贷款期限1年,到期后可展期1年,自正式放款的当日2018年11月29日起算。

事实上,2020年1月,天齐锂业已使用2019年12月配股募集资金提前偿还境外银团贷款本金约4.16亿美元,剩余境外银团贷款本金为5.84亿美元。

在此之前,天齐锂业A类(13亿美元)、B类(12亿美元)和境外银团贷款(5.84亿美元)合计30.84亿美元,均已于2021年11月29日到期,但深陷债务漩涡的天齐锂业无法完成兑付工作,将18.84亿美元并购贷款展期。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该笔贷款的第二次展期。此前2020年11月中旬,天齐锂业就曾发出公告,已无力支付因并购产生的贷款利息4.71亿元,同时并购贷款中有18.84亿美元将于11月底到期,只能申请展期。

那么问题来了,天齐锂业这笔并购贷款因何产生,是何用途,既然18.84亿美元贷款展期,那剩余12亿美元贷款去哪了呢?待笔者慢慢道来。

而要想解开上述问题,就需要从天齐锂业创始人蒋卫平发家史寻找答案。

02 成也并购,败也并购

1984年蒋卫平大学毕业,2003年下海创业,成立了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成都天齐”),主做包括锂资源在内的矿物进出口贸易,2004年盘下了四川省射洪县严重亏损的国有锂盐厂,并将其更名为天齐锂业,六年后的2010年,天齐锂业的锂产品生产能力合计达9100吨,并成功登陆深交所上市。

据企查查显示,成都天齐目前由蒋卫平直接持股90%,其女蒋安琪直接持股10%。

资料来源:企查查

值得注意的是,蒋卫平的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天齐锂业最早曾因供应商单一很快陷入危机。

天齐锂业作为固体锂矿加工商,主要原料锂辉石都来自澳大利亚锂业公司泰利森,但2012年竞争对手美国洛克伍德控股公司突然宣布拟以每股6.5加元的价格收购泰利森100%的股权。这就意味着,若洛克伍德成功收购泰利森,那么天齐锂业将会陷入上游断链的困境。

但蒋卫平此时萌生出收购泰利森这一大胆的想法,在以中投为首的银团帮助下,通过精心设计的计划成功收购,直接持有泰利森100%股份。此外,蒋卫平又将泰利森49%的股份转让给洛克伍德,款项用于偿还银团贷款。

之所以说大胆,因为这是一次“蛇吞象”的并购。

要知道,当时的天齐锂业总资产只有近16亿元,净利润也仅0.4亿元,而收购对象泰利森总资产21亿元,竞争对手洛克伍德总资产更是超过400亿元。

当然,高风险伴随高收益,此次并购成果颇丰,一方面解决上游资源问题,另一方面提高核心竞争力,在长达5年的时间里,天齐锂业实现高速发展,营收、利润双涨。2018年,天齐锂业营收62.44亿元,较2014年的14.22亿元扩大了3倍之多,利润总额36.34亿元,较2014年的3.28亿元扩大了10倍之多。

尝到甜头的蒋卫平此后2015年又收购了银河锂业国际的全部100%的股权,因此拥有了全球第一条全自动化电池级碳酸锂生产线,毛利率也相应迅速增长,反超国内竞争对手赣锋锂业,成为中国“锂王”。

但真可谓成也并购,败也并购,2018年因另一次海外并购陷入债务危机,业绩也一落千丈。

在此有必要进行科普,锂资源主要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固体矿,也就是泰利森的矿石;另一部分是液体矿,盐湖卤水为主,代表公司为智利公司SQM。

因遭遇中国和印度反垄断,SQM原股东之一的PCS不得不剥离其持有的在其他公司的部分权益,其中就包括持有的SQM32%股权,这就为蒋卫平创造了另一个“蛇吞象”的机会。

2018年5月,净资产仅有120亿元的天齐锂业在中信银行为首的银团帮助下,以交易价40.66亿美元(约258.93亿元)收购了SQM23.77%的股权,加上原有的2.1%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但与上一次“蛇吞象”不同的是,此次天齐锂业收购价踩在了高点,此后随着锂价不断下降,SQM股价也在持续下跌,并于2019年末跌至26.69美元/股,较收购前的65美元/股跌去6成。

而包括上述申请展期的18.84亿美元贷款在内的30.84亿美元并购贷款正源于此,加之没有股权转让款来偿还贷款,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曾一度高于80%,深陷债务漩涡。

有人会说,既然天齐锂业掌握了固体矿和液体矿两部分锂资源,那就更加强化在原材料方面的统治地位,核心竞争力也会进一步加强,可以通过高额营收来偿还贷款啊。

事实上,蒋卫平也可能是这样想的,但万万没想到的,当时锂资源市场不紧气,不仅没有带来营收、利润增长,反而对SQM投资计提高额减值损失,导致2019年实现巨亏,亏损额高达50亿元。虽2020年亏损幅度大幅收窄至-10.54亿元,但仍处亏损状态,因此不得不将并购贷款展期。

既然天齐锂业深陷债务危机,流动性几近枯竭,那B类贷款12亿美元如何偿还了呢?

这就不得不提蒋卫平的“救命恩人”IGO Limited,这是一家澳洲战略投资者。

要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天齐锂业18.84亿美元并购贷款再次展期的实质性条件为:“公司全资子公司Tianqi Lithium Energy Australia Pty Ltd(原全资子公司Tianqi UK Limited2020年12月6日更名,以下简称“TLEA”)完成增资扩股引入战略投资者交易,且通过该交易偿还A类和C类贷款本金不低于12亿美元,并偿付该部分本金对应的利息”。

资料来源:天齐锂业官网

公司已于2021年7月完成全资子公司TLEA增资扩股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事项,IGO的全资子公司以现金方式出资14亿美元,认缴TLEA新增注册资本3.04亿美元,增资完成后天齐锂业持有TLEA51%,IGO持有TLEA49%。除此之外,天齐锂业还间接出让泰利森24.99%的股权。

14亿美元的现金用于偿还B类12亿美元贷款及相应利息,天齐锂业资产负债率得以大幅下降至62%。

当然,IGO所做的也并非“慈善”活动,而是看上了与中国新能源汽车板块相关的锂电新能源领域。要知道,虽然一系列并购活动让天齐锂业陷入债务危机,但同时也将天齐锂业构建成为全球领先的、集上游锂资源储备、开发和中游锂化工产品加工为一体的锂电新能源核心材料供应商。

03 搭乘“政策+行业”双重东风

近年来,国家不断出台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中国制造2025》《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图》《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新能源产业汽车发展规划2021-2035》等国家战略规划和举措,明确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和电动工具、电动自行车、新型储能等已成为国家重点投资发展的领域。

政策带动下的新能源汽车发展突飞猛进,产销规模迅速扩大。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统计,2021年上半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10.3万辆,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34.9%,市场渗透率达到10%左右,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预计2021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达240万辆。

资料来源:Wind,民生证券

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的提升拉动了锂电池产业链的景气度,动力电池需求占比逐年扩大,成为锂消费市场主要的增长驱动力。动力电池的出货量与新能源汽车市场趋势高度相关,新能源汽车销量的上行将带动电池产量及电动化零部件新增量。随着全球汽车电动化趋势进一步强化,动力电池装机量实现平稳上涨态势。据SNE Research统计,2021年1-4月全球动力电池装机量累计达到65.9GWh,同比增长146%。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统计,2021年1-4月国内动力电池产量与装机量累计达到45.7GWh和31.6GWh,分别同比增长了251.84%和241.16%。

资料来源:Wind,国海证券

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和新能源汽车产销基地,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极大地促进了上游原材料的消费需求,包括碳酸锂、氢氧化锂等基础锂盐。

资料来源:天齐锂业官网

值得注意的是,11月24日,天齐锂业在互动平台表示,“目前公司拥有合计约4.48万吨/年的锂化工产品产能。公司还有4.8万吨/年氢氧化锂、2万吨/年电池级碳酸锂的在建项目,中期锂化工产品规划产能合计超过11万吨/年”。

看到这里,也不难看出IGO出手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如此,天齐锂业2021年三季度重回久违的营收、利润双涨局面,且利润总额实现扭亏为盈。具体来看,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59.58%至38.73亿元,利润总额同比由亏损4.64亿元转为盈利11.4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由亏损11.03亿元转为盈利5.30亿元。

天齐锂业虽然“平安”度过2021年,但这笔巨额贷款以及所产生的利息仍会埋下伏笔,2022年能否偿还尚需市场给出答案,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电池革命:固态电池量产还有多远?
拿下52%市场份额后,宁德时代为何急着“换电”?
新能源车KPI翻倍,大众2022真能“破防”?
美国锂电:好牌打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