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薪不裁员的乐视,已经找到新“王牌”?

乐视背后,到底在悄悄上演哪些故事?

文 | 探客财经

2021年接近尾声,当互联网大厂们深陷裁员降薪风波的时候,12月21日,乐视人力资源部发布一封致员工信在网上流传,信中明确,明年春节后,乐视将恢复去年疫情时的全员降薪和补贴。

据了解,自2016年底乐视爆发危机以来,乐视经历了多轮裁员和降薪举措,以保证公司在困境中正常运营,受疫情影响,2020年初,乐视又进行了一次降薪,幅度高达10%,并停发各类补贴,此外还表示,此次涨薪将对标互联网大厂。

与此同时,乐视视频、乐视智能生态还在官方渠道同时发布涨薪海报,并带上了#乐视这波反向操作厉害了#话题,乐视视频还在微博中提到不会裁员。

很明显,乐视所谓的“反向操作”对应的是近期以来各大互联网公司的裁员降薪风波,乐视的反向操作引发很大关注。

毕竟,欠债百亿,创始人跑路后的乐视,在外界可看来似乎已经游走在破产边缘,而如今,沉寂已久的乐视不仅没有灰飞烟灭,反而“起死回生”。

乐视背后,到底在悄悄上演哪些故事?

 

01

乐视涨薪,涨的到底是哪一批人?

此次喊出涨薪的公司,包括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家公司,且不涉及贾跃亭的私人公司乐视控股。

在致员工信中,乐视方面也公开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情况。

当外界都以为乐视摇摇欲坠的时候,乐视今年却实现了利润和现金流的正向转变,这得益于两个方面:

第一:乐视智能生态生态继续前进,品类和产品都在研发创新并上市,在硬件层面实现了一定的突破;

第二则是乐视原有的内容业务,据了解,2021年11月,电视端运营、移动端运营、广告商业化等业务均提前达成年度经营目标。

在信中,乐视方面还提到了对公司现状以及过去的一些思考,表示:依靠持续烧钱、巨额亏损换来的规模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对用户是否真正负责,是值得商榷的。这两年,乐视开始向着“现金流为正,盈亏平衡且可持续发展的公司”目标努力。

乐视对于自身现状的认识非常清晰,在2016年资金链危机爆发后,乐视危机最大的根源就在于摊子铺的太大,想做的太多而能力根本不到位,这就导致了暴雷。

2020年7月20日,乐视网报0.18元/股,以总市值7.18亿元退市。曾经的“创业板一哥”被正式摘牌,创始人贾跃亭则一直在美国研究造车事宜。

之后,乐视网业务风雨飘摇,董事会也经过了一轮又一轮更迭,而退市之后的乐视,则逐渐淡出了人们视野,甚至很多人以为,乐视已经灰飞烟灭。

乐视在公开信中也回应了外界的一些看法,比如公司在几经沉浮后的调整,除了裁员,降薪,还有内部业务以及企业文化上的整合。

乐视将自身定义为互联网企业中的“奇葩”,公司不提倡“996”,奉行朝九晚六,支持员工“二胎”“三胎”,并表示“大是大非面前岂能含糊”?

对于未来,乐视则重申,要在智能硬件方面,聚焦产品创新和用户体验,在视频内容方面,继续以“经典的而非流量的,文艺的而非媚俗的”为标准,为用户带来丰富而有价值的视听内容。

一手硬件,一手内容,曾经的乐视生态,如今依靠这两个板块的得以延续。

而从业务层面来讲,乐视的硬件和内容本身有优质的成绩作积淀,在保留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和顺应时代的运营,也成为乐视能够在今年稳定赚钱的动力。

02

那么问题来了,谁在给乐视赚钱?

按照乐视方面的说法,智能硬件和乐视网的内容是主要,而乐视网官方也发布微博称“终于不怕甄嬛传下线了”,以暗示乐视网能够顺利活下去。

在长视频内容平台中,乐视网是较早买下热门IP《甄嬛传》的平台,之后,乐视网陷入危机,在2018年,乐视网将《甄嬛传》的版权卖给优酷,这部剧在优酷上线第一天就斩获了超1.5亿的播放量。

截至目前,《甄嬛传》在乐视网的播放连已经超过125亿,对于乐视网来说,《甄嬛传》可谓是乐视网的一张王牌,靠着这样一部现象级大IP,乐视网收获了无数剧粉,也为乐视APP的下载量立下了汗马功劳。

同样被乐视网买下独播版权的,还有电视剧《白鹿原》,目前在乐视网也已经拿下超85亿的播放量。

而乐视此次在涨薪说明中也强调,是在“不考虑历史债务的前提下,实现经营利润和现金流双平衡”,可以确定的是,内容版权收入和广告经营等收入给乐视带来的支持力度可见一斑。

退市将近一年半,乐视网迎来自身在经营方面的一个大进步,这样的成绩也让不少人看到,乐视作为互联网公司在自救方面的能力。

透过此次涨薪,也可以看出的是,早期贾跃亭布局的乐视生态,内容管理经验,以及运营思路还是很有可取之处。

毕竟在经历了欠债、退市、裁员、疫情等大型危机过后,乐视网依然能够在奄奄一息中存活下来,除了依靠企业运营,更重要的则是,需要有一个可持续下去的运营模式。

另一方面,乐视网也提到,自身在硬件方面的新品类和新产品创新仍在继续。

今年5月,乐视举行了生态大会,并喊出“我们回来了”的口号,会上,乐视亮相了60多款智能生态产品。

包括首款Mini LED量子点电视产品letvM65,“三好学生”系列电视,以及反戴式耳机、超级枪王、随身看、K歌王、游戏手柄,甚至是油烟机、集成灶、智能门锁这些厨电、智能家居等,都一一亮相。

乐视智能生态CEO张巍表示,未来做的是围绕家庭场景、具有一定品质的绿色的智能硬件产品。

除了智能硬件,乐视网在今年9月还低调发布了一款手机产品,据了解,这款乐视手机S1使用的是基于安卓9.0的FreemeOS系统,内置华为账号体系,有6.53英寸屏和4900mAh大电池容量,内存8+256G,价格不过千元,被认为是一款“老年机”的定位。

另一方面,乐视也十分看重自身现有的产品体系,尽量将自身产品变现价值最大化。

乐视视频的一条官方置顶微博显示,乐视视频在11月17日开始启动“鲸群计划”,目的是与二次创作者合作,通过授权乐视旗下影视剧版权的形式,实现对影视剧作品的二次传播。

乐视方面表示,二次创作者可在任意视听平台分发、传播原创短视频,同时需遵循一定的内容创作规范。

乐视网作为国内早期开始影视版权运作的视频平台,其本身拥有不少优质影视剧作品版权,如上文所提到的《甄嬛传》《白鹿原》等影视作品,都给其带来大量流量。

借助短视频平台和二次创作者的传播,能够带动更多用户关注这些乐视独有的影视作品,不失为一个版权价值变现的好方式。

与此同时,最新出台的一项政策对乐视这项计划也会产生影响。

12月15日,国家广电总局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细则第二十一条要求,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众所周知,在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以及B站等有很多进行二次剪辑创作的创作者,对于这些影视作品的二次剪辑和创作,以“优爱腾”为首的长视频平台持反对态度,认为其侵犯版权。

在长短视频平台因为版权问题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乐视视频却向二次剪辑创作者门敞开版权的大门。

一方面是对于自身优质独播剧集的自信,另一方面,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或多或少能够借助短视频平台帮助乐视视频实现引流,带动APP下载量和注册会员人数的增长。

03

“不裁员+涨薪”的话题带动乐视冲上热搜,而这样的反向操作,乐视已经不是第一次玩。

今年春节前夕,在各大互联网公司都在忙着撒钱抢用户的时候,乐视却因为“欠债122亿”登上热搜。

彼时,包括百度,拼多多等各大主流APP纷纷在自己的LOGO上标明撒钱金额,乐视则给自己的LOGO贴上了“欠122亿”的字样,这种自嘲的方式引来无数关注。很快就把乐视送上了热搜。

这波反向营销确实给乐视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效果,据了解,这波营销过后,乐视视频App下载量涨幅接近20%。

前乐视视频CEO、现乐融致新CEO张巍对此回应称:大家(员工)觉得负债确实也不是秘密,这些年我们确实也挺艰难的,所以自嘲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乐视的净资产约为-153亿。

不过,自嘲的乐视却并没有选择躺平,据张巍透露,2020年乐视的电视产品就卖出40万-50万台,而乐视视频现在的日活也有一百多万。

据此前乐视网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乐视网上半年营业收入1.96亿元,相较上年同期的1.42亿元增长38.6%。净利润为亏损1.86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为2.69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上半年,乐视网视频网站新增注册用户约300万,新上跟播剧34部(1179集)、片库剧501部(15714集),电影180部、动画31部(1249集)。

具体数据方面,乐视网PC端日独立访问数为17.7万人,移动端为39.8万人。PC端日均视频播放53.9万次,移动端日均播放118.5万次。

另一方面,乐融致新承担起硬件研发和营销的大任,据AI财经社,乐融致新市场负责人吴国平透露:“(乐视)先实现收支平衡,维持正常经营,再考虑拓宽业务和盈利。”吴国平表示,明年乐视可能会进入白色家电领域,进一步拓宽电器业务。

此前张巍也对外透露,目前乐融致新员工数在240-250人左右,乐视网约200人左右,一共是约450人。每个月两个公司支出薪酬大概在1000万,一年总的薪酬支出在1.2亿左右。

靠着硬件和内容在自救的乐视,背后依然不乏资本的身影。

回顾乐视资金危机以来,最知名的一次救赎行为要书“白衣骑士”孙宏斌伸出援手,虽然在之后的日子里,孙宏斌以及融创在资本层面与乐视分道扬镳,但这次“分家”并没有把融创彻底剔除乐视系之外。

天眼查信息显示,乐视网目前持有乐融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25%的股权,而乐融致新的第一大股东则是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此前该公司为孙宏斌入股乐视网、乐融致新等公司时的主体。

目前,嘉睿汇鑫除了持股乐融致新57%的股份,还持有乐视网47.5%的股份,而嘉睿汇鑫则由致新云网企业管理(天津)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致新云网的实控人是乐视电视管理层。

嘉睿汇鑫上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是乐视商标的拍卖活动。

2020年6月29日,乐视网持有的1354项商标公开司法拍卖,拍卖商标评估价为19.49万元,以13.64万起拍。最终,共经过1376次出价,这批商标以1.31亿元的价格卖出,买方正是天津嘉睿汇鑫。

据澎湃新闻报道,张巍在接受采访时也曾提到融创和乐视生态之间的关系,他表示:目前融创与乐视智能生态间仍有业务层面的合作,接下来融创会在资本层面成为乐视智能生态的一个重要参与者,乐融致新未来也会有资本层面的动作。

04

能赚钱,能涨薪,不裁员,乐视的未来真的开始走向光明了吗?

在整个乐视生态里,经过几次拆分调整,目前只有乐视网和乐融致新相辅相成在自救道路上摸索。

抛开百亿债务不谈,从现实产品的角度来看,乐视网和乐融致新想要复兴乐视恐怕没那么容易。

内容层面,乐视网虽然在影视版权领域是先行者,但以目前乐视网的能力来看,手握优质版权坐吃山空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而版权费用高昂的今天,想要拿到更多优质版权,乐视面对的,则是“优爱腾”这样的超级资本大户,乐视的实力在三巨头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虽然影视圈正在一轮整顿,但版权费的价格依然让乐视这样的平台望尘莫及,据此前媒体曝光的一组热门影视版权费来看,《如懿传》的版权费高达13.05亿,《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版权费也高达10.05亿,其他热度稍低的电视剧如《猎场》《恋爱先生》等版权费用也高达3亿以上。

而从市场情况来看,“优爱腾”这样财大气粗的平台今年已经撑不住烧钱的压力,如爱奇艺已经把省钱的算盘打到了裁员这一步,视频平台的营收压力可见一斑。

另一个板块则是乐融致新,从今年5月的发布会来看,乐融致新对于硬件的投入力度很大,而在硬件方面的优势也一直是乐视系保留下来的重要资本。

但是,在小米华为等一众互联网企业的压力下,乐视想要靠硬出圈,不仅要靠研发,上游的供应链,下游的市场,乃至售后服务等,一整套体系下来,其中的成本和压力也是巨大的。

而吴国平对于乐融致新进军白色家电领域仍有信心,这其中,技术壁垒,市场拓展,依然是不小的压力。

前有董明珠,后有雷军,乐融致新夹在中间想要寻找一线生机,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乐视自身很有信心,但市场的残酷摆在眼前,光有信心固然不能决定能否翻盘。

风雨飘摇中,乐视系还能否迎来下一位白衣骑士,又或者,最终的决胜局依然要看大洋彼岸的贾跃亭。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85项专利“左手倒右手”,乐视网能靠“非卖品”翻盘吗?
互联网大厂春节竞相发红包,乐视:分不起!正面临45亿索赔
更换Logo的营销背后,脱离贾跃亭的乐视能否重生?
携“生态”归来的乐视复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