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利集团“点沙成金”有术

亿利集团,到底是光伏治沙新宠,还是沙漠中的光伏蜃楼?

文|华夏能源网

“点沙成金”是神话故事么?亿利集团创始人王文彪可能不会同意,但他就是写故事的人。

1988年,王文彪创立亿利集团。该公司是中国光伏治沙先导型企业,同时是联合国认定的全球治沙领导者。2000年,集团所属控股企业亿利洁能(SH:600277)在沪上市。截止目前,亿利集团总资产已逾1000亿元。

亿利集团号称探索出了“治沙、光能、生态、产业”平衡驱动可持续发展的库布其模式,治理绿化库布其沙漠6000多平方公里,被联合国授予 “地球卫士终身成就奖”。之后还在青藏高原种出了小森林,破解了海拔4500米不长树的世界难题。

这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故事,但亿利集团这几年来却是危机频发,自身财务状况危机四伏,在资本市场上如履薄冰。不过如今,围绕沙子做文章,亿利集团又找到了“回天术”——光伏治沙。

从去年4月到今年1月5日,亿利集团先后与中国能建、三峡能源、国家电投就“光伏治沙”达成战略合作,三峡能源更是砸下18亿,战略投资亿利洁能拿下二股东位置。一番长袖善舞之下,亿利洁能的股价一路从不足2块涨到6.3元。

亿利集团,到底是光伏治沙新宠,还是沙漠中的光伏蜃楼?

治沙而起,因沙而兴

亿利集团之所以能够在当今中国光伏治沙领域有此地位,皆得益于创始人王文彪。

1959年,王文彪生于内蒙古库布其沙漠腹地的杭锦旗。在他小时候,院子、窗子、饭桌上、锅碗中,到处都蒙着一层抹不净的黄沙,沙尘已成为当地百姓自古流传下来的噩梦,想要摆脱却难以自拔。

但王文彪不一样,通过努力考学,他成功“逃”出了库布其沙漠。但他心里的“治沙情节”始终都在。

1988年,时年28岁,在杭锦旗政府办任副科级秘书的王文彪只身来到了库布其沙漠腹地、被当地人俗称为“盐海子”的哈拉芒奈湖,以竞标承包的方式,当上了杭锦旗盐场的厂长。这个盐厂就是亿利集团的前身。

彼时,这间厂子已多年亏损,濒临破产,同时还受到流动沙丘的威胁,随时可能因被沙漠掩埋而停产。王文彪上任后下达的第一个厂长令就是“治沙”,具体措施是从每吨盐的利润中截留5元用于治沙、种树、修路。 从此开始,王文彪的事业就在治沙中起步。

1995年,在改革浪潮中,杭锦旗盐厂转制为亿利化工建材集团。此后,亿利通过购并重组方式扩大规模,走上了集团化发展道路。

2000年,亿利集团组建库布其生态项目部,工程治沙大幕正式拉开。与此同时,亿利集团旗下控股公司亿利洁能在沪上市。

靠着在治沙领域的成果,亿利集团逐渐声名鹊起,但在此时期,亿利集团的主要精力并非仅放在治沙一事上。亿利洁能上市之初,治沙还不在其业务范围内,当时公司还叫做亿利科技,主营医药及保健产品的开发和加工销售业务。

时至2008年,中国煤炭行业正逢“黄金十年”,亿利科技随之更名为亿利能源,摇身一变成了以煤化工为主业的公司。2015年前后,治霾成为中国最大的任务,亿利能源又通过收购微煤雾化相关资产变为治霾先行军,名字也更改为亿利洁能。

经过多番变更主业后,亿利洁能最终是转到借力亿利集团在生态修复领域的资源,开展以煤炭高效综合利用为切入点的循环经济产业和以光伏治沙为主导的立体生态新能源产业,协同发展园区热力和供应链物流业务。

因沙而起,由沙而兴,王文彪领导着亿利抓住机遇、因势而变,此种特性成就了亿利的事业,但也为其日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危机频起,如履薄冰

自2017年以来,亿利洁能的业绩增长开始陷入瓶颈。2017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67.57亿元、173.71亿元、126.96亿元、129.15亿元,增长率分别为50.23%、3.68%、-26.91%、1.72%,营收增速断崖式下滑。

            

同期,亿利洁能的归母净利润增速也呈现明显下滑趋势。

        

至2021年前三季度,亿利洁能业绩虽有好转,但十分有限,其营收为102.78亿元,归母净利润6.28亿元。

与此同时,也是从2017年开始,亿利洁能频繁出现关联交易,各种神操作层出不穷,以至于成为了上交所问询的“常客”。

如2017年亿利洁能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向控股股东亿利集团购买其所持的库布其生态20%股权,向亿利集团控股股东“亿利控股”购买其持有的正利新能源49%股权、库布其生态50%股权。

对此关联交易,上交所下达问询函后,亿利洁能曾两度延期回复,最终变更重组方案改为现金收购部分标的资产,并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后,不再对问询函所涉及问题进行核实和回复。”。

同样的戏码,在2018年-2020年频繁上演。2021年7月24日,亿利洁能发布公告,拟同意控股公司迎宾廊道将其持有的张家口正亿、张家口亿泰、张家口正利、怀来亿鑫,以及公司持有的亿源新能源五个项目公司(以下合称目标公司)100%股权转让给国电河北公司或其指定主体,转让价款合计约7.82亿元。这再度引来了上交所的关注问询函,亿利洁能成为了接连五年被交易所关注、问询的“钉子户”。

在业绩瓶颈、频繁关联交易外,亿利洁能又被曝出“存贷双高”。

截止2021年中,亿利洁能的有息负债达到106.9亿,其中,短期负债高达50.12亿,较大的贷款产生了高昂的利息费用,仅当年上半年财务费用就高达4.26亿,而亿利洁能当期的净利润不过5.38亿。

大幅举债导致亿利洁能股权被大量抵押。2021年10月,亿利洁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亿利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质押股份数量为 174,720 万股,占其合计所持公司股份的 98.85%,占公司总股本的 49.07%;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为 33,779.52 万股,占其合计所持公司股份的 19.11%,占公司总股本的9.49%。

而后,上交所又对亿利洁能传出警示函,内容是亿利洁能在财务公司存款规模超标,规定不超过40亿,但月最高余额却达 60.83 亿元。一方面股权质押,债台高筑,一方面又高额存款,这是为何?这成为了亿利洁能打造“存贷双高”谜题的关键证据。

一边是亿利洁能阴云密布,而另一边,亿利集团窘境更甚。

2021年1月,评级机构大公资信将亿利集团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将亿利集团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大公资信表示,其认为亿利集团盈利能力下降,资金较为紧张,部分到期借款协商展期,短期偿债压力较大;亿利集团受限资产在净资产中占比较大,所持主要子公司股权质押比重高,且存在不良信用记录,再融资压力较大;亿利集团及其子公司面临的法律风险进一步上升,且因对外担保面临的或有风险加大。综合来看,亿利集团债务偿还能力下降。

2021年7月,亿利集团实控人王文彪因为拖欠供应商款项而被法院判定限制消费。

时至2021年12月,亿利洁能的一则公告更是将亿利集团的财务问题直接曝到公众面前——截至目前,亿利集团一年内到期债务为160亿元,其中已发行债券余额33亿元。

点沙成金回天有术?

在将九个项目公司转让给国电河北公司或其指定主体时,亿利洁能给出的理由是:有助于公司通过优化产业区位布局,集中资源,加快推动布局光伏治沙新能源产业发展。未来,沙漠光伏及多能互补清洁能源或成为公司核心业务。

治沙,亿利曾经的事业起点,连接上当下火热的光伏清洁能源,成为了一个既充满正能量和社会价值意义,又充满业绩想象空间的好概念。这也成为了王文彪带领亿利摆脱危机的希望所在。

中国是世界上荒漠化面积最大、受影响人口最多、风沙危害最重的国家之一,全国荒漠化土地总面积261.16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的27.2%,因此西部治沙一直是我国的百年大计。光伏治沙概念的出现,成为我国治沙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测算,假设我国有1%的荒漠土地可以安装光伏,面积就高达2.61万平方公里,若每平米发电150W,对应装机量便可达到惊人的3915GW,按全年1300个小时的发电时间,这些光伏电站可发电量为5.09万亿千瓦时,几乎相当于2019年火电的发电量。

与此同时,“碳中和”硬指标和装机量要求下,诸多能源央企正苦于对光伏装机“有心无地”,广阔的沙漠,成为了天然的安装场。

面对这一巨大前景,亿利集团“旧瓶装新酒”,将自身治沙优势与光伏治沙概念搬到台前,成功吸引了诸多央企的青睐。

2021年4月,中国能建与亿利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就“光伏治沙减排”+“生态治沙增汇”的“双向碳中和”模式进行深度合作。

2021年12月7日,亿利洁能发布公告称,亿利集团与三峡能源控股子公司“三峡鄂尔多斯公司”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亿利集团拟将持有的公司39780万股股份转让给三峡鄂尔多斯,交易总价款约为18.10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亿利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合计为38.47%,三峡鄂尔多斯的持股比为11.17%,跃升为亿利洁能第二大股东。

经此一事,亿利集团将直接变现18亿元。而三峡能源之所以入股亿利洁能,主要就是因为亿利洁能依托控股股东亿利集团多年治沙储备的大量土地资源,结合现有光伏项目的开发建设运维经验,具备大规模发展沙漠的基础条件。

2022年1月5日,亿利集团再下一城。国家电投董事长、党组书记钱智民亲自出面,就光伏治沙等事项与亿利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在这一番操作之下,亿利让“光伏治沙”成为了资本市场的热门概念。亿利洁能的股价,从去年2月的最低1.86元,一路涨到12月份的高点6.3元,涨了3倍多。

值得思考的问题是,依仗光伏治沙概念,真能够帮助亿利集团破除危机吗?

光伏治沙本质上是建设光伏电站,而电站的利润并不高,且投资回报时间长。与此同时,根据亿利洁能的营收构成来看,发电业务只占据10%左右的份额,想将光伏治沙打造成利润贡献主力,还需很长时间培育,而财务窘境是火烧眉毛、近在眼前的。截止目前,亿利集团拥有710MW光伏治沙电站。

在2021年亿利集团半年会上,王文彪表示:“告别了黑暗,正在从黎明走向曙光,但风险尚在,危机尚在,还需要继续发扬爬雪山过草地艰苦奋战的精神。”

“集团接下来要重点围绕打造‘全球沙漠新能源和新生态头部企业’的战略目标,以平台化、轻资产、高科技、服务型的商业模式,探索发展‘碳能源、碳生态、碳农业、碳金融’的‘碳中和+’业务模式。”王文彪说道。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现金储备526.5亿,蔚来将于5月20日在新加坡上市
“商用密码基础设施提供商”三未信安回复科创板问询,应收账款和现金流量等8项问题被问询,国付宝、花旗银行、华泰证券为大客户
前海人寿一季度净利大幅下滑,偿付能力预警,频繁套现回笼资金
亿利洁能,沙漠中的光伏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