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300亿:揭开五大发电集团的“面子”与“里子”

五大发电集团的新能源装机目标是否太过激进?

文|华夏能源网 刘洋

2021年“成绩单”公布,五大发电集团面临着尴尬局面。

3月29日,大唐发电( SH:601991 )发布年报称,公司2021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92.64亿元,同比大跌404%。

此前已公布业绩的华能国际( SH:600011 ),2021年净亏102.6亿元,净利润同比暴跌325%;华电国际( SH:600027 )净亏49.7亿元,同比下降211.8%;中国电力( HK:02380 )净亏49.7亿元,同比下降211.8%。国家能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国电电力( SH:600795 )发布业绩预告:2021年预亏16亿-23亿元,同比下降138%-154.5%。

从上述财报看,五大发电集团上市公司巨亏了近300亿元,其主因是2021年煤价超常规上涨,似乎并没有发电集团在经营层面上的责任。但是,华润电力(HK:00836)去年却没有因煤价问题而整体亏损,这主要源于其可再生能源发电实现了相当程度的盈利。

对于发展可再生能源,五大发电集团早已信誓旦旦地立下目标,并将之视为未来转型的主攻方向。如今华润电力“珠玉在前”,更显示了可再生能源在帮助发电央企摆脱煤价依赖的巨大价值。

然而,纵观五大发电集团2021年的经营情况,业绩这层“面子”已经保不住了,若是再探究“里子”,各大集团口口声声说要大力发展的可再生能源也略显尴尬,激动人心的目标与实际数据的差距有点大。

尴尬的“里子”

“双碳”政策背景下,五大发电集团相继公布“十四五”目标:到2025年底,清洁能源电力装机要达到总装机的50%。

当然,这个清洁能源装机,包括风电、光伏、水电、核电、气电、生物质能等等,但是囿于中国的实际情况,水电、核电、气电以及生物质能超速增长的空间不大,因此清洁能源装机目标的达成主要还是靠风电、光伏。

目前五大发电集团皆公布了“十四五”期间风电、光伏装机目标。其中,国家能源集团2025年底之前要新上风电、光伏装机12000万千瓦,华能集团是8000万千瓦,华电集团是7500万千瓦,国家电投是4000万千瓦,大唐集团是3800万千瓦。

目标都已定下,作为“十四五”的开局之年,2021年五大发电集团的新能源装机目标进展如何?

完成情况最好的是国家电投。国家电投旗下中国电力(HK:02380)公告2021年新上风光新能源装机高达2893.2万千瓦,这意味着,后面4年国家电投只要每年实现300万千瓦的新能源装机,就可以轻松完成4000万千瓦风光新增装机任务。

此外,截至2020年底,国家电投集团的清洁能源装机(含水电、核电等)占比已经达到创纪录的56.09%。其中风光新能源装机已达到6049万千瓦,如果再加上2025年底前的4000万千瓦新增量,到“十四五”末,仅是风光新能源装机国家电投集团就有望突破1亿千瓦。

相比之下,其他四大发电集团的清洁能源装机情况以及完成目标的前景,就令人十分担忧了。

首先,作为当初“电力一哥”的华能集团,2021年,其主体上市公司华能国际(SH:600011)新增装机量523.25万千瓦。其中,低碳清洁能源项目投产323.25万千瓦,公司低碳清洁能源装机比重同比提高1.79个百分点。

此前,华能集团承诺加速清洁能源转型,到2025年末,新上风光新能源装机800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占比将由9.6%提升至34%(提高24个百分点)。然而,2021年投产的323.25万千瓦连零头都不够,实际1.79个百分点的增幅距离24个百分点的增长目标也相当遥远。

截至2021年底,华能国际总装机为1.19亿千瓦,其中煤电装机占比77.6%,这意味着华能国际的清洁能源装机占比仅为22.4%,距离到“十四五”末将清洁能源装机占比提升至50%的目标同样相当遥远。

再看大唐集团。2021年,大唐集团旗下主体上市公司大唐发电(SH:601991)新投产发电机组77.4万千瓦,全部是新能源机组,其中风电项目44.6万千瓦,光伏项目32.8千瓦。这距离其2025年新上3800万千瓦风光新能源装机的目标,也是不到一个零头。

截至2021年底,大唐发电装机容量6880万千瓦,其中火电煤机占比69.73%,火电燃机占比6.72%;水电、风电和光伏发电占比分别为13.38%、7.39%和2.78%,低碳清洁能源占比为30.27%。

大唐发电占到整个大唐集团近一半的装机量,透过大唐发电,便可知整个大唐集团新能源以及清洁能源装机的进展不尽如人意。

再看华电集团。当下华电集团的风光新能源装机已全部划至旗下新能源平台华电福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新发展”)。截至2021年6月30日,福新发展风光总装机为2500万千瓦,占华电集团总装机比重约为15%。

“十四五”期间,华电集团规划新上风光新能源装机目标高达7500万千瓦。时间紧,任务重,当下福新发展还未公布其2021年新能源装机情况,实际进展恐不乐观。

最后是国家能源集团。一直以来,国家能源集团的清洁能源装机都位于五大发电集团的倒数第一,截至2020年底,国家能源集团清洁能源装机占比仅为26.59%。为了完成“十四五”清洁能源装机目标,国家能源集团规划2025年前新上新能源装机12000万千瓦,该目标是五大电力之最,完成目标的挑战也是空前的。

综上来看,如今除了国家电投,其余四家发电集团的清洁能源装机进展都十分有限,甚至有难以如期完成目标的风险。

不是问题的“问题”

2021年3月,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李创军在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提及,到“十四五”末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装机占国内电力总装机的比例将超过50%。

2021年12月30日,国务院国资委公布的《关于推进中央企业高质量发展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指导意见》再度明确,到2025年,央企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要达到50%以上。

由此可见,对五大发电央企来说,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到50%以上,并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远景目标,而是一条硬性的政治任务。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五大电力央企中的四家新能源装机增长都是如此缓慢和乏力呢?

首先,是缺钱。

说发电央企“差钱”好像没人会相信,但是五大电力集团要实现的风光新能源装机规模实在太大,加上风光补贴拖欠严重,发电央企新上新能源装机面临较大资金压力。

以华能为例,华能国际此前称,为实现“十四五”新能源发展目标,公司未来五年年均新能源资本支出预计在560-650亿元之间。2021年公司风、光资本开支计划合计413亿元,同比增加41%。截至2021年底,华能国际负债高达3661.76亿,创下历史新高,比上年增长694.46亿。

据中信证券测算,截至2021年末,国家的新能源补贴拖欠已经超过5000亿元。2021年审计署在审计中发现,发电央企因补贴拖欠带来大量应收账款已经成为共性问题,现金流受影响,进而波及新能源投资。

好消息是,3月24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了一份文件,其中提及,全国范围内可再生能源补贴核查正在开展,部分历史欠账有望获得偿还。

其次,是缺机制。

新能源发电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砸钱上新能源装机就足够了。上项目发出绿电来,后面还有上网、跨区域消纳、电力调峰等一些系列问题。其涉及发电企业、电网企业、各省终端用户等多个利益主体,在这些主体之间建立起良好的利益协调机制,面临困难。

大唐集团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内部人士指出,风光电难以就地消纳,电网发展滞后,跨省跨区通道能力不足等问题,已成为新能源消纳的刚性约束。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白重恩也曾表示,当前我国新能源发电占比提高正面临着两大制约,一是新能源发电的间歇性特点需要较大的调峰能力,二是现有电网的坚强性、智能性不够。

这一系列体制机制的不畅,造成的弃风弃光问题难以根治。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弃风率最高的地区为甘肃,达到13.8%,其次为吉林13.1%、黑龙江12.7%、河北12.5%、内蒙古12.4%、宁夏11%、新疆10.7%、辽宁9.5%;弃光率最高的地区是西藏25.4%,其次为青海8%、新疆4.6%、蒙西3.6%、山西3%、陕西2.9%、宁夏2.5%。这些弃风率和弃光率最高的省份,均是我国风光电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

发了电上不了网、卖不出去,这对电力央企发展新能源的积极性来说,是严重打击。

在当下资金和机制的制约下,五大发电集团的新能源装机不达预期。正如比尔·盖茨在其关于气候的新书《气候经济与人类未来》中所言,能源替代是一个极其漫长极为艰难的过程。人类所指定的那些雄心勃勃、宏伟的减碳目标,似乎是过于乐观了。

但在“双碳”目标下为了提高地位,五大发电集团已经拿出了相当高的新能源装机目标,拍下的“脑门子”是要如期兑现的,如果最终完不成,这个板子该要打在谁屁股上?五大发电集团的新能源装机问题,需要正视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掘金三万亿历史性机遇,电网投资的两大方向
从“优等生”到“后进生”,大唐集团能否借新能源装机翻盘?
碳中和“充电宝”:储能风起,能源势动
三峡能源上市三月市值飙至2000亿,“风光”装机规模稳健增长份额有待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