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重整的宏图高科,会成为压垮袁亚非最后一根稻草吗?

卖电脑发家的袁亚非,如何输光近500亿身家并背上600亿巨债的?

文|互联网那些事

是非成败转头空,浪花淘尽英雄,六朝古都南京,也曾批量诞生了一众风云人物,民营企业家中,尤以苏宁张近东、雨润祝义材和三胞袁亚非等为典型代表,然而这些千亿巨头和创始人们,昔日有多辉煌,今朝便有多落寞,这其中,当属三胞集团的兴衰浮沉最具戏剧性。

卖电脑发家的袁亚非,如何输光近500亿身家并背上600亿巨债的?三胞集团重组尚未完成,紧接着旗下上市公司“ST宏图”又因欠巨债被迫发布预重整公告,袁亚非的IT江湖,彻底末路了?

01 “电脑大王”跌落神坛

北有中关村,南有珠江路,得益于南京3C和IT产业良好的基础,抓住了个人电脑大爆发风口的三胞集团发展迅猛,其创始人袁亚非更是攫取了惊人的财富,从一个行业内的无名小卒,成为称霸一方的“电脑大王”

学而优则仕一度是十年寒窗苦读群体最好的归属,然而偏偏就有那么一小撮人,视体制内的金饭碗于不顾,下海搏出路,袁亚非便是其中之一。

1987年,袁亚非大学毕业后进入南京雨区台区政务系统工作,朝九晚五的工作令他一眼能看到六十岁的自己,不安分的袁亚非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要的,1992后,他毅然辞去公职,决定下海创业,不过,当时既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从商经验,于是开始干起了门槛最低的“倒爷”生意。

据《金陵晚报》报道,袁亚非第一笔生意是将雨花台区的大米倒卖到新街口,可惜一番折腾自己并没有赚到钱,后来又陆续尝试了卖鸭子、卖服装……但最后皆失败告终 。

偶然间,袁亚非意识到电脑配件市场的无限商机,于是他心一横,决定干一票大的,拿出了2万块的“老婆本”,开始倒卖电脑,没想到,这一次投机,成了逆转他人生轨迹的契机:

胆大心细的袁亚非在交了租金和投了广告后,2万块启动资金仅剩下5000来块,但袁亚非愣是凭三寸不烂之舌赊下了近50万电脑与相关配件等物品,也许是运气使然,门面开张后,生意络绎不绝,短短数年袁亚非就做到了10余家门店,珠江路电脑城近乎一半的店铺门面都被三胞集团拿下

势头正旺的三胞集团并没有见好即收,擅长经营的袁亚非在参考了沃尔玛和戴尔与麦当劳的商业模式精髓后,推出了独创的“王大妈”模式,在这一模式下,三胞集团与宏图高科合作的宏图三胞横空出世,并很快遍布全国,借助高杠杆模式,一路“蒙眼狂奔”,短短数年,宏图三胞已成为中国最大的3C连锁企业,年销售额近300亿规模,袁亚非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电脑大王”。

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在尝到高杠杆扩张的甜头后,袁亚非野心渐长,开始了一系列并购操作,三胞系越来越庞大,逐步形成了看似一步步做大做强,实际上为危机埋下伏笔,最终迷失在资本海洋:

2004年,袁亚非以2.6亿元总价,受让了宏图高科的全部国有法人股,自此,袁亚非顺势成为上市公司宏图高科实控人,拿到了资本市场的第一张入场券;

2011年,袁亚非再下一城,宏图三胞以6亿元总价,受让了南京新百17%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值得一提的是,南京新百跟宏图高科一样,在改制前均为国企,等于袁亚非经过一番资本大腾挪后,愣是把2大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牢牢握在手心;

三胞集团看似迎来了高光盛世,殊不知,一场史无前例的危机就要来袭。

02 三胞集团明天在哪?

当袁亚非正为左手收宏图右手斩新百而意得志满时,斜刺入局的淘宝和京东已兵临城下,3C江湖格局改写大战,一触即发,而彼时身陷“以债养债”困境的袁亚非,已无抽身之力。

袁亚非身上有股子贾跃亭般的执拗劲,只要自己认准,哪怕欠缺天时地利人和,也要不撞南墙不回头,为了做大资本盘子,袁亚非大玩质押上市公司股权→贷款再收购→装入上市公司主体→继续质押的资本游戏,从2014年到2017年,开启了一路买买买的疯狂并购模式,成为各路资本的“接盘侠”:

2014年,袁亚非豪掷24.8亿元,从李嘉诚手里拿下新街口地标之一的南京IFC,殊不知,6年前,李嘉诚仅以16.25亿元受让了该幢摩天,此番转手,李嘉诚挥一挥衣袖,便赚得盆满钵满。

据不完全统计,3年间,超过亿元的并购案就有15起多,从英国老牌的House of Fraser到以色列的养老服务Natail和A.S.Nursing再到Hamleys、Provenge等一系列企业都被三胞集团收入囊中,并购这些企业,令袁亚非耗资近300亿元,这其中,来自股权质押的就超过了220亿元,直接导致了三胞集团的债台高筑。

负债600亿!南京前首富“一败涂地”

袁亚非败局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重金收购的资产基本没有回血能力,有的甚至在加速吸血,这来回间,也加速了三胞集团千亿帝国的崩塌。

也许彼时意气风发,自认“财大气粗”的袁亚非,并不在意当李嘉诚的接盘侠,可当意识到自己还将成为三胞收回来的多个项目的接盘侠时,袁亚非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花4.5亿英镑收购的英国最大的老牌百货公司House of Fraser,最终进入到破产清算,袁亚非只收回了9000万英镑,一进一出间,亏损极度惨重,与其说威廉王子首次访华时点名要见袁亚非是因为他想知道是谁收了HOF,不如说是威廉王子想看看是哪个“倒霉蛋”接了盘。

重金收购的美国最大的新奇特巨头BrookStone,也同样发展不佳,最后在美国申请破产,令三胞集团再度功亏一篑;

为了发力线上而收购的拉手网等,也因为每年都要倒贴大量运营成本,而加速耗干了三胞集团本就捉襟见肘的现金流;

2017年时,三胞集团的股权质押已经跟贾跃亭彼时的乐视帝国有得一拼了,当南京新百股权97.02%、宏图高科股权的99.97%、世鼎香港股权的100%悉数质押时,也就意味着,金融机构对三胞集团和袁亚非的宽容到头了,袁亚非的最后一幅底牌自此失效,三胞集团陷入四面楚歌之境。

2018年开始,多家金融机构相继对三胞集团“发难”,多家江苏省外银行等金融机构要求提前还款,抽离资金据统计超过110亿,三胞集团不断出现债务违约,实控人袁亚非更是屡次成为被执行人,股权遭冻结,并被限制高消费,从风光无限的百亿富豪成了人人喊打的“老赖”。

截至2018年Q1,三胞集团资产总规模为880.61亿元,净资产规模为278.66亿元,总负债规模高达601.95亿元,资产负债率达68%,同期公司经营现金流为负15亿元,为了纾困,袁亚非不惜忍痛割爱,连自己的3架私人飞机都卖了还债。

盲目抄底扩张,缺乏基本的风控意识,不具备跨界管理经营收购资产的能力是导致千亿三胞帝国轰然倒塌的最主要原因,如果非要找一个外因,那便是电商江湖崛起的淘宝京东和拼多多们,这些要资本有资本要市场规模有市场规模要GMV有GMV的高级玩家,才真正意义上极限挤压了三胞集团的线上线下生存空间,只是意识到这一点时,袁亚非再也无力扭转颓势,眼见大势已去,破产重整或是三胞集团的唯一出路:

2020年,中国信达携百亿入场,三胞集团重组方案有了希望,不过当初24.8亿从李嘉诚手里买下的南京IFC,也以不超过16.2亿元的价格易主,损失超8亿

2021年初,华融携80亿资金入场,三胞集团债务重组已显曙光

2022年1月1日,宏图高科因涉信披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2022年2月15日,三胞集团旗下上市公司“ST宏图”(戴帽后的宏图高科)因无法偿还6571372.77元,被债权人南京溪石发起破产重整

2022年4月6日,“ST宏图”发布了预重整补充公告,另据Wind数据显示,ST宏图还有至少4只违约债券,规模超20亿元

目前袁亚非名下仅有5家关联公司,其余均已注销,身家一度高达470亿的袁亚非,短短2年间,财富已蒸发逾400亿元

负债600亿!南京前首富“一败涂地”

天眼查/图

巨债压顶,上限高名单,三胞集团“改姓”,“并购狂人”积重难返……

如果时光倒回到2016年的夏天,那个只因喜欢收藏便豪掷22亿元买下一整个拍卖行的袁亚非,会不会后悔?

参考资料:

金陵前首富袁亚非:千亿沦为老赖都因踩了这些雷……——商业大咖社

又来一个!因“豪赌”成“老赖”的富豪,470亿身家全靠“赊”?——舒莫财经

从金陵首富到“老赖”,宏图三胞袁亚非,深陷困境难自救——财经十三叔

南京隐形首富:卖电脑赚400亿,接见威廉王子,成“接盘”冤大头——大江湖解局

袁亚非:从南京前首富到老赖,玩坏千亿集团,600亿负债怎么办?——市界

天眼查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故伎重演,李嘉诚钱坤再挪移
港资房企逆势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