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壳成功,又要易主?贵人鸟“二代”如何救火?

临危受命的85后“二代”能否守住父业?

文 | 野马财经 姚悦

编辑丨蔡真

刚刚保壳成功,“昔日鞋王”贵人鸟(603555.SH)再因控股股东股票拍卖受关注。

6月8日,贵人鸟(603555.SH)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77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将被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成7个标的物,即7个1100万股在京东司法拍卖平台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拍卖有可能导致贵人鸟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刚被从退市的生死线上抢救回来,贵人鸟又会经历一番什么?

昔日鞋王,日后卖粮?

目前,贵人鸟集团所持有的贵人鸟股票中,处于司法拍卖中的共计1.85万股,占贵人鸟总股本的比例为11.77%。

2022年一季报显示,贵人鸟前三大股东分别持股26.18%、20.36%、4.72%。

如果上述股票拍卖成功,作为贵人鸟的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公司股票将由4.11万股下降至2.27万股,相应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也将由26.18%下降至14.41%。这就有可能引起贵人鸟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发生变更,或者变为“无实控人”状态。

去年,贵人鸟重整时,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泰富金谷)以4.17亿元的投资获得20.36%的股权,目前为贵人鸟第二大股东。贵人鸟集团处于司法拍卖的股权全部拍卖后,第二大股东泰富金谷的股权占比就会反超,外界的目光也不由对泰富金谷格外关注。

泰富金谷的来头也不一般,其法定代表人李志华是东北“粮食大亨”,黑龙江和美泰富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美泰富)董事长、股东。和美泰富为齐齐哈尔和美集团旗下核心资产,2021年原粮贸易总量超200万吨,全年收入总额超30亿元。

泰富金谷主营业务为“农达网”,为客户提供供应链管理服务及风险控制服务,在粮食贸易领域积累了优质的客户资源和管理经验。

迎来背靠“粮食大亨”的二股东之后,“昔日鞋王”贵人鸟也随即张罗起了农副产品销售。

2021年7月,贵人鸟设立全资子公司米程莱,主要批发大豆、玉米等农副产品。年报显示,米程莱成立仅4个月就实现收入2.46亿元,占比17.31%,毛利率为11.1%,实现净利润1066.94万元。

尽管此前上交所对贵人鸟控制权稳定性提出质询时,贵人鸟集团回复称“不存在转型风险”。

但面对二股东方确有的上市需求,和贵人鸟对粮食产业的亲近。尤其是大股东股票将被拍卖,外界对于泰富金谷“借壳上市”的猜测也逐渐强烈。

一飞冲天,无奈下落

在福建小县城晋江还没有以“鞋都”闻名全国的时候,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就开始从事国际运动品牌的代工和贴牌工作。到2004年,林天福正式成立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

2014年,贵人鸟在上交所上市,成为“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此后,贵人鸟股价一路上涨,最高时达69.37元,市值突破400亿元。董事长林天福也以190亿元的身家首次摘得“泉州首富”。

然而,贵人鸟的业绩却很快出现下滑,甚至2018年至2020年连续3年亏损。与此同时,股价也不断下跌,6月9日3.66元的收盘股价与最高价相比,跌幅约94.6%。

从贵人鸟上市到现在的6年间,同业中的李宁(2331.HK)股价翻36倍,安踏体育(2020.HK)也翻了大约24倍,后者甚至已位居全球第三大体育服装品牌的位置。

在新疆棉花事件爆发,李宁、特步国际(1368.HK)、安踏体育、361度(1361.HK)等中国制造运动品牌重赢回中国民众的喜爱时,也难觅贵人鸟的踪迹。

上市当年,贵人鸟确立了从运动鞋服向体育产业化集团升级的战略,直言“想做国内体育产业第一公司”。紧接着,贵人鸟就开始了密集并购的操作,涉足了很多此前没有接触过的细分领域。

2015年1月,贵人鸟斥资2.4亿元投资体育网站虎扑,当年贵人鸟继续跟虎扑深度绑定,加码投资4亿元,跟虎扑共同成立动域资本;此后,贵人鸟又投资了体育保险公司享安保险、体育游戏公司星友科技、健身会所运营商威康健身等。

2016年,贵人鸟收购B2C电商网站名鞋库,除了收购金额外,引起热议的还有名鞋库重金购买的顶级域名s.cn。对此,有分析认为,这也许与贵人鸟的野心很配,但对其业务并无太多帮助,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满足而已。

此外,为了稳住中国市场,同各方品牌竞争,贵人鸟先前用大量资金扩张门店,而这种做法带来的成本压力也逐渐显现,贵人鸟利润也不断被侵蚀。早在2014年,贵人鸟的多地门店业绩承压。

2017年,贵人鸟净利润下滑近50%,为1.57亿元;2018年,就开始出现亏损,为6.86亿元;2019年再度大亏到10.96亿元;2020年又亏了3.82亿元,成了*ST贵人,置身退市边缘,董事长林天福也从之前的泉州首富变成了被限制高消费的对象。

随后,贵人鸟开始重整,并于2021年7月重整完毕,但仍是一个负债高达35.26亿的巨亏公司。

临危受命,二代“救火”

重整完毕后,林天福退出管理一线,“二代”林思萍临危受命,被推举为董事会董事长,并被聘为公司总经理。

出生于1987年,和贵人鸟同龄的林思萍接任时34岁,其履历比较丰富——在美国堪萨斯大学取得金融学士学位;后在瑞银证券投银部担任分析员;2017年,就进入贵人鸟,获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当年,林思萍还在贵人鸟投资的虎扑体育出任董事。此外,林思萍还参与过贵人鸟的IPO。

林思萍上任的第二天,贵人鸟便发布公告称,贵人鸟集团持股比例从66.20%被动稀释至26.48%;同时林思萍将以自有资金出资50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这也是贵人鸟“粮业”的开端。

上任13天,林思萍对贵人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整,不仅决定砍掉生产线,今后鞋服产品靠外协加工完成,将贵人鸟彻底变身一家运动品牌及渠道运营商;还拟将无实际经营业务的14家分公司全部注销,进一步降本增效。

值得一提的是,林思萍上任不久后,贵人鸟还一度因对河南的“破产式捐赠”引发大量关注。虽然具体捐赠数额未知,但赢得了一众网友的心。有网友给贵人鸟留言:憨鸟,都快要倒闭了,还捐那么多。另外,还有网友表示要“野性消费”,支持贵人鸟。

在捐赠后的一天下午,贵人鸟官方运动旗舰店的一场直播,观看人数已经超过了50万人次,当晚的直播人数一度逼近百万,此前最多只有几千人。

对于贵人鸟之前的经营,林思萍在内部进行复盘时也坦言“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一家运动装备公司一下子去做整个产业的投资,其实对这个产业的理解根本不到位,步子跨得太大了。”

2021年,贵人鸟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19亿元,同比增长19.43%,实现扣非净利润0.9亿元,扭亏为盈。今年5月,贵人鸟正式脱掉“ST”帽子。

2022年第一季度,贵人鸟净利润254.62万元,上年同期净亏损5915.71万元;营业收入3.69亿元,同比增长74.79%。

可以看出,林思萍接手后,贵人鸟无论在关注度、业绩情况确实都有所改善。只是,大股东股票拍卖后,林思萍能不能守住父亲打下的江山,“昔日鞋王”贵人鸟还会不会坚守鞋业?

你穿过贵人鸟的鞋吗?欢迎留言评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