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冯仑时代”,万通发展抛弃地产爱上通信

万通发展转型路漫漫,通信领域会是其最后一个“新欢”吗?

文 | 野马财经 苏影

编辑丨卢泳志

世界那么大,万通发展(600246.SH)又想去看看了。

6月8日,万通发展公告,其参股公司北京万通盛安通信科学技术发展有限公司(简称:万通盛安)目前已完成工商注册登记手续,并取得了北京市怀柔区市场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

来源:万通发展公告

这意味着,继金融、数字经济、资产管理业务之后,万通发展在通信领域的布局又前进了一步。

对此,一位通信行业从业者表示,万通发展布局通信领域,从行业前景来说很不错。国内现在做低轨卫星的初创公司较多,但是在技术层面仍有待提升。从国际形势来看,当前马斯克旗下公司正在快速占领低空资源,我国预计也会在该领域加码布局。万通发展此时选择入局该领域,符合天时地利人和。

事实上,作为一家成立时间超过30年的老牌房企,万通发展有近一半的时间都在为转型而努力,如今爱上“新欢”通信科技,能帮其实现业绩增长吗?

万通触手伸向通信领域

万通发展对通信领域的“兴趣”并非心血来潮,早在2021年年初,其就已经通过入股北京大唐永盛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大唐永盛)实现跨界。

爱企查显示,2021年1月27日,大唐永盛投资人发生了变更,万通发展成为股东之一,持股29%。同时,万通发展董事长王忆会也在该公司新任董事一职。

 

来源:爱企查

大唐永盛是中国信息通信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科集团”)全资子公司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的参股公司,业务范围覆盖移动通信、数字程控交换、光通信、微波通信、无线电频谱管理等技术领域。

时隔一年多,万通发展与大唐永盛再度“牵手”。4月24日晚,万通发展公告称,其将与关联方共同投资设立公司万通盛安,注册资本为7000万元。

其中,万通发展出资3570万元,持股51%;自然人李煤出资2030万元,持股29%;公司参股公司暨关联方大唐永盛出资1400万元,持股20%。

万通发展表示,该项目旨在围绕无线通信领域产业机会,结合大唐永盛的产业资源,探索在5G基站稀布相控阵天线和低轨卫星基站稀布相控阵天线方面的应用。

有意思的是,对于布局通信领域的两次公告,二级市场却给出了不同的反馈。

4月25日,万通盛安成立消息首次公布时,万通发展股价曾连续两日下跌,由4月25日开盘价8.6元/股下跌至4月26日收盘价7.16元/股,跌幅16.74%。

来源:Wind数据

但此后,万通发展股价开始明显上涨。

昨日消息发布后,万通发展股票继续保持上涨趋势。截至6月9日收盘,万通发展的股价为10.59元/股,涨幅2.22%,较4月26日收盘价上涨了47.91%。

在此期间,6月1日,东吴证券还对其给出了“买入”评级。

上述通信行业从业者指出,大唐永盛股东之一大唐电信在通信行业基站方面属于行业领先级别,万通发展与其合作,从技术储备来讲或许会有优势。但是该行业投资大、风险大、回报晚,此类长期不能盈利的行业,对于公司的忍耐程度也是一个考验。

进退两难的转型之路

万通发展之所以积极谋求转型,是因为其近些年的业绩表现不大理想。

曾经在地产江湖显赫一时的万通发展,在2018年达到顶峰。当年,万通发展营业收入为36.45亿元,净利润为4.31亿元,是其近5年来的最高点。

然而,2021年万通发展的营业收入仅为8.13亿元,较2018年下降了77.7%;净利润为1.8亿元,较2018减少了58.24%。

来源:Wind数据

在业绩下滑的同时,以房地产起家的万通发展多次提出“去地产化”,并且在公开土地市场中逐渐消失。

年报显示,万通发展最后一次提到新增土地储备是在2014年,新增土储为杭州未来科技城项目,占地面积6.34万平方米。此后7年,万通发展一直未下场拿地。

不过,虽然在地产行业不积极,但在跨界转型方面,万通发展却频频发力。

2016年,万通发展提出房地产业务向地产金融服务型的第三产业转型升级。2017年1月,拟将万通发展34%股权转让给北京中融鼎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但该交易后来显示已终止。

2018年7月,万通发展又试图以31.7亿元收购星恒电源合计78.28%股权,跨界新能源业务,但在当年12月又终止并购。2020年3月,万通控股还与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谈判,最终合作未能成行,俱乐部在同年5月宣布解散。

虽然转型之路频遇阻力,但万通发展也并非是毫无收获。2021年12月30日,万通发展通过参投基金入股的商汤集团成功登陆港交所,使其在2021年度实现投资收益7312万元。

据2021年财报介绍,目前,万通发展在数字经济与资产管理等业务方面也在积极探索和布局。

2021年10月,万通发展成立万通城市发展研究中心,研究探索城市发展的可持续性模式。同年,万通发展还在杭州、北京、广州成立3家子公司,全面布局城市更新运营等领域。

此外,万通发展还构建了产业投资基金平台,并提出将重点关注新科技、新消费和新文化等领域。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分析,对于万通发展来说,转型是有必要的。但是转型同时,企业也要注意时代的变化,包括疫情冲击、国际国内格局变化、新兴产业的影响等,企业需要对新方向进行研究和理解,从而明确战略条件和思路,这是其中比较关键的一步。

老牌房企能靠新业务翻身吗?

万通发展诞生于1991年,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房地产企业之一,由冯仑、潘石屹等六人在海南共同创立。2003年,以地产为主业的万通发展,本金和营收已经双双位列中国房地产企业前十。

2002年-2007年,冯仑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拿下先锋股份控股权,万通发展实现借壳上市,原先锋股份掌舵人王忆会被迫退场。

不过,在股权之争中败北的王忆会并没有就此甘心,而是在寂静中等待机会。2014年,陷入转型困境的万通发展寻求资本援助,王忆会的嘉华控股以“白武士”的姿态卷土重来。

2014年4月,嘉华控股出资3.7亿元收购万通发展大股东万通控股24.79%股权,次年王忆会又耗资9800万元收购万通御风49%股权,而万通御风持有万通控股13.81%股权。两次交易后,王忆会成功获得万通控股的控制权,冯仑手中剩下20%股份。

2015年,万通发展宣布了一项定增计划,拟以每股4.3元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5亿股,主要买家正是嘉华控股。一年后,王忆会领导的嘉华控股增资后以35.66%的持股比,成为万通发展控股股东,王忆会也成为了万通发展的实际控制人。

风水轮流转,这一次在股权之争中,出局的人变成了冯仑,万通发展的“冯仑时代”宣告结束。

之后,万通发展虽然一直在寻求战略转型,但从结果来看,公司的营业收入却逐渐降至近15年来最低值,仅为8.13亿元,同比下降40.31%。

业绩虽然不理想,但转型之路不会停止。在今年5月召开的经营工作会上,万通发展董事长王忆会表示,公司今年要加快落实以数字科技为驱动力的战略转型。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梁楠指出,万通发展业务转型领域聚焦度不强,转型业务方向多样,这会导致企业在新领域发展投入资源时比较分散,而拓展的新业务一般在短期内并不会带来显著的收益,所以还是应该确定并聚焦某些领域深入发展,将有限的资源合理进行配置。

的确,金融、新能源、体育、科技……万通发展的转型探索几年之内发生了多次变化,你觉得此次新布局的通信领域,会成为万通发展未来的新业务重心吗?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