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斩再腰斩,虚拟货币怎么凉了?

大崩溃之下,虚拟货币的未来还能来吗?

文|陈根

比特币大溃败,准确的说就是虚拟货币大崩溃,虚拟货币还有未来吗?

从上周五,美国公布的5月CPI数据超预期开始,因担忧高通胀长时间持续,全球投资者就开始出现集体抛售资产的情况,债市、股市都出现了大幅抛售,而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虚拟货币这种最具风险因素的资产。

其中,比特币跌至2000美元左右/枚,为2020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与去,年中期的6.4万美元相比,更是腰斩再腰斩。以太坊下跌更惨烈,一度跌破1300美元,创去年3月以来新低,还有狗狗币也不好过。那么数字货币还有未来吗?数字货币到底是机会还是陷阱呢?

这就要从经济学家凯恩斯的一个理论说起,就是凯恩斯的“选美理论”,是说,在美女的选美比赛中,如果猜中冠军的人就可以获得奖励。那么我们怎么样可以让自己的结果能够猜中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放弃自己的偏执认知与审美,然后去选择大众眼中的美女。不论这位美女是否符合你的审美,哪怕和你的审美有严重的冲突,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符合大众的审美,而你想要的是押中结果,这样你就能胜出,这就是凯恩斯的选美理论。

后来这个理论又被演变成了“最大的傻瓜理论”,当然用今天的说法叫做智商税理论。所以最早让智商税这个理论正式成为经济学理论的并且不是经济学家,而是一位艺术家。在1961年,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把自己的排泄物装进90个罐子里,并在罐子的标签上用英、法、意三种语言写着“艺术家之屎,新鲜储存,净重30克”。

然后他做了一个决定,就是决定将装着他的屎的这些罐子以等重黄金的价格出售。大家不要笑,不要觉得这个不可能,要是这个不可能的话就没有今天的智商税这个理论了。那么1961年,伦敦地区的黄金价格是每盎司35.20美元,而这位艺术家为了凸显自己的屎比黄金更有价值,于是每罐“艺术家之屎”的价格就定在了比黄金贵一点,大约37美元,结果一开售就被抢光了。

然后到了三十年后,也就是1991年,一罐“艺术家之屎”被拍出6万7千美元的价格,跑赢并远超过黄金70倍的高价。

2005年,编号57的“艺术家之屎”以11万欧元的价格被人拍走。2007年,编号18的罐子在拍卖会上以12.4万英镑的价格成交。如今,这些罐子的价格早已超过等重黄金一百多倍,每一罐都能卖到约合150万元人民币。

那么这理论告诉我们什么呢?就是商品本身是什么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相信他的价值,并且不断的有人愿意玩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这个商品的价格就能够形成。但是谁都无法保证这些商品的价格与这种特殊的价值一直能被人认同,一旦有人不认同,那么到了价格炒到150万的时候,此时购买的人就是最后的接盘侠。

也就是说,当你要决定投资这种特殊的商品时,要想从中胜出,就要放下自己的认知,要从大众的认知角度去出发,来看待是不是有更多比你更傻的傻瓜出现。如果你预期将会有很多,并且会意义花更高的价格来接盘,那么你就有胜出的机会,这个就是“最大傻瓜理论”。

正如“艺术家之屎”,它最大的核心并不是大便本身,而是它象征了一种价值,一种符号。这就跟当前的数字货币一样,不论是比特币、以太坊还是狗狗币,或者是其他的数字货币,这个数字货币本身是没有价格的,也没有实际的价值,只是一个区块链的代码。

背后就是最初始的计算机语言的0和1,但是你要相信它有价值,并且不断的有人相信它的价值,这个数字货币的价格就会开始攀升。但是一旦市场上有人不再愿意相信这个虚拟货币的价值时,这个时候你进去的话,就可能成为最后的接盘侠。

当然,不止是数字货币或者说虚拟货币本身没有价值,就算是纸币本身也没有价值,而今天这些不同的纸币能够有价值,并且成为一种价格衡量与商品交易的载体,其背后的核心原因就是国家信用的背书,国家信用与国家法律赋予了这些纸币价值与价格。那么国家信用会不会愿意为这些非法币的数字货币做信用背书呢?答案大家都会很清楚,因为国家的核心利益就是发行货币以及相应的定价。因此,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将这种权力让渡出去,不仅不会让渡出去,而且还会时不时的打击一下,时不时的从法律的层面给定义成非法。

那么,当前的这些数字货币有投资价值吗?我不知道,我只能说这就跟购买艺术家的大便是一样的另类投资方式。那么如果你是正常人,尽量不要参与这些另类投资游戏,包括当前的这些元宇宙吹捧,或者NFT产品,背后都是这样的一种逻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