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神教育成不了新东方

豆神教育不是新东方,窦昕也不是俞敏洪。

文|斑马消费  陈碧婷

讲语文的豆神教育和讲英语的新东方,最终,都走到了直播带货这一条路上,并且直播间的名字也惊人相似,都叫“XX甄选”。

但是,豆神教育不是新东方,窦昕也不是俞敏洪。

相较于新东方转型的从容,豆神教育不仅面对业绩持续亏损,更有紧绷的资金链。

股价6个交易日翻倍

因前英语老师董宇辉,在抖音上卖菜突然爆红,推动新东方在线(01797.HK)股价暴涨。6月10日至16日五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累计上涨超过500%,仅16日当天,就涨了72.71%,一度冲上33.15港元/股的高位。要知道,今年以来,新东方在线股价,一直在底部爬行,5月12日,甚至低至2.85港元。

嗅觉灵敏的机构投资者,在A股找到了一个相似的标的——豆神教育(300010.SZ)。

新东方主要教英语,豆神教育擅长的是语文,两家公司都在2021年受到了政策的重创,需要给自己找一条转型之路。

几乎在相同的时间,两家公司的掌舵人俞敏洪和窦昕亲自下场,走进了抖音直播间。俞擅长的是教育理念、人生观和价值观;窦则是分享文学文史知识,传播中国文化。掌门人的直播试水,都没有翻起太大的浪花。直到董宇辉成为现象级带货主播,一跃成为直播带货顶流。

在新东方在线股价飙涨的之时,豆神教育股价也迎来了一波强力拉升,6月13日-20日,6个交易日4次涨停,股价从3.17元/股涨至6.73元/股,累计涨幅超过100%。

正在这时,新东方在线曾经坚定的持有者腾讯控股,却上演了一出胜利大逃亡。在15-16日,高位减持新东方在线7460万股,合计套现超过7亿港元,持股比例从9.04%降至1.58%。与此同时,摩根士丹利、花旗银行等大机构,亦趁机割韭菜,直接导致新东方在线股价在17日和20日连续大跌。

豆神教育紧随其后,在21日,以大跌15.60%收盘。

惨淡的直播间

一天内的大多数时间,“东方甄选”和新东方的直播矩阵,各个主播轮番上阵,销售不同商品。

进入他们的直播间,犹如进入到一个各具特色的大课堂:主播们时而飙一口流利的英语,时而讲一段散文诗词、时而吹拉弹唱……几乎忘记了卖东西才是他们的主业。

正是这种特有的风格,改变了网友对直播带货“全网最低价”、“买它买它买它”、“1、2、3上链接”的固有印象,好像在享受直播过程的同时,不经意间下单购买商品。

在极短的时间里,“东方甄选”粉丝数已超过1700万,就连专门卖书的“东方甄选之图书”粉丝也已超过了230万,一场直播10W+用户同时在线、上千万点赞成为常态。

更重要的是,新东方已经通过这段时间的运作,成功带火了董宇辉、yoyo、顿顿等,一大批从前英语老师转型而来的主播,他们有相似之处,又各有不同。

相比之下,“豆神甄选”的直播间就惨淡得多,粉丝刚过50万,直播频次低。其CEO窦昕的直播间运作较早,粉丝超过了百万,但观看人数经常在百八十人左右。

只要对豆神教育旗下直播间稍加关注,不难发现,他们的重点仍是在卖课。虽然,打着提高孩子文学知识修养的旗号,但仍然充斥着“提分、考试成绩”等让家长焦虑的说法,多少有点打擦边球的意思。

债务压顶

同样在2021年面对政策的调整,豆神教育的应对远没有新东方那样从容。新东方创立20多年,积累了大量现金,这让俞敏洪在面对风险时,可以游刃有余,无论是撤校还是退费,后续处理都干净果决。

而豆神教育底子与新东方不可同日而语。于2021年7月,出现了恐慌性退费,资金紧张,拖欠员工工资等一系列负面消息。

针对学科培训的大语文学习服务,是豆神教育最核心的收入和利润来源。2018年-2020年,其运营主体中文未来合计确认收入约11.8亿元,合计实现净利润约3.5亿元。尽管公司已向“美育”转型,但前途仍然迷茫。

事实上,在政策调整之前,豆神教育的业绩表现已相当惨淡。2020年巨亏25.67亿元,2018年-2021年连续4年扣非净利润为负,合计亏损超过48亿元。

截至2021年末,公司净资产已不到1亿元,若今年持续亏损,可能存在净资产为负值的风险,从而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与此同时,公司因债务逾期、劳动纠纷等面临部分诉讼、仲裁,公司及部分子公司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公司及子公司部分股权、银行账户存在被冻结的情形。

今年5月,浦发银行北京分行宣布对公司的1.28亿元贷款提前到期,并申请强制执行。截至今年3月末,公司拥有货币资金8173万元,而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他流动负债合计超过11亿元,现金流压力可想而知。

不得已之下,公司只能将旗下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立思辰新技术摆上货架,拟以8.76亿元对外出售,所得资金用于还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