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事》,凭什么10亿+?

久旱之后,一场甘霖。

文|蓝洞商业 赵卫卫

久旱的中国电影市场,终于等来了一场甘霖。

国产电影《人生大事》的热度,还在2022年的暑期持续攀升。6月24日上映以来,一路低开高走。豆瓣开分7.5,首周末实现票房逆跌;上映近7天,票房突破5亿已经毫无悬念。

这一成绩对2022年的中国电影市场来说,无异于一场久旱之后的甘霖。在观众和市场的期待下,各方纷纷上调对这部电影票房的预判,猫眼专业版显示,预计《人生大事》内地总票房为14.45亿。

2022年暑期档苦等佳作久矣,在过去三个月的时间里,疫情导致电影院频频限流乃至关闭,诸多电影选择撤档择期再上。

《人生大事》是导演刘江江的处女作,其与监制韩延的配合,完成了电影真实支点+商业化杠杆的融合,成为电影内容质量的保证,而疫情影响三个月之后,电影市场被积攒已久的观影需求,成为《人生大事》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的最大红利。

当下,《人生大事》带给中国电影市场的安慰是,中国观众对好电影的需求一直都在,只是被疫情暂时阻隔,其不会消失,而是等待着被召唤。

01 真实支点+商业化杠杆

《人生大事》的起点是来源于河北农村的现实社会,记者生涯的历练构筑了导演对中国社会现实的底层观察视角。

导演刘江江,此前是河北电视台《村里这点事》的编导,这个栏目剧讲的就是农村真实故事,在近十年间,刘江江写过有关葬礼题材的内容,为了拍电影,他也去各地采风,收集大量真实的殡葬素材。

而在刘江江的成长经历里,他爷爷和大伯都是木匠,会帮村里人做棺材。而他也会偷偷躺在棺材里,浑身盖满刨花,浸染在松木被阳光浸晒后的气味中睡着,醒来时,大伯正拎着他的后脖领笑骂:「你个狗*的小物件。」

在不谙世事的儿童眼里,葬礼就是生活中好玩、好吃、有趣的一部分,会有唱戏、电影等多种娱乐形式,刘江江甚至认为这构成了他「文艺爱好的启蒙」。

点亮导演剧本创作的一瞬间,也来自真实生活。

刘江江曾在傍晚时分,看到一家殡葬店,店里的小女孩在写作业,而爸爸在忙碌干活,女孩桌上的暖色灯,照亮了殡葬店。这个温馨的家庭场景打动了刘江江,他开始构思以殡葬为切口的剧本故事。

最初的剧本名为《上天堂》。「上天堂」就是电影中殡葬店的名字,整个故事也围绕着这家殡葬店展开。

朱一龙扮演的莫三妹刑满释放回来,继承父亲留下的殡葬生意,但也要面对与父亲不可调和的种种矛盾,而小女孩武小文是「上天堂」的闯入者,她的外婆去世后被莫三妹送去了火葬场,她想找到外婆,也就追来了殡葬店不肯离去,机缘巧合被收留后,她与莫三妹上演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的离合悲欢。

最初,《人生大事》备案的故事梗概中,小女孩的出场方式更为大胆,她险些被「火葬」,被莫三妹救下,从此纠缠上了莫三妹。

最初,莫三妹的名字叫「莫三鼻」,监制韩延解释说,导演想体现当地父亲对孩子的珍惜,他们喜欢起脸上的器官作为名字,「像爱护我的器官一样爱护你」,但后来为了戏剧性更强,就改为了莫三妹。

一系列的改动背后,是戏剧感的强调,也是商业化电影的必然过程。《人生大事》是导演刘江江的处女作,其真实的支点贡献了电影行业普遍缺少的题材,也就是对殡葬行业从业者关注。

而作为《滚蛋吧!肿瘤君》《动物世界》《送你一朵小红花》的导演,韩延的成熟在《人生大事》中贡献了不可缺少的商业化力量。

《人生大事》剧本最初瞄准的是华北丧葬文化,这也是刘江江所熟悉的地方。但后来呈现出来的电影,改用了市井气息和烟火气更加浓厚的武汉,当莫三妹说着一口流利的武汉话,「老子」、「哪里克了」这些方言与朱一龙痞气的造型,共同完成了电影的前期改造。

「见义勇为泥罗汉,逢阵必输纸将军」的莫三妹,「无法无天机灵鬼,有情有义欢喜虫」的武小文,在电影中有了更鲜明的人物刻画,武小文的造型暗示的是哪吒,莫三妹带着紧箍咒一样的手环,人物本身的风格化让电影有了更加深入人心的基础。

而能够熟练的把闹剧和悲剧穿插在一起,让电影有了悲喜交加的集中化展现,给观众以沉浸在哭和笑的两种极端情绪中,这都离不开商业化电影的杠杆力量,观众能从《人生大事》中明显看到韩延以往电影的影子。

在出品方的宣传里,其也极力宣扬韩延对这部电影的作用:而监制韩延加入主创团队后,对剧本与人物关系进行了指导与调整,并对选景和置景提出了建议,在构建环境、塑造人物情感上都力求真实的质感。

也就是说,从剧本阶段就介入其中的韩延,与发现稀缺题材的新锐导演刘江江,共同让《人生大事》成为了一个新鲜题材而又成熟的商业化电影。

02 暑期档+积攒的需求

疫情之下,从3月到5月,电影院即便开门也无新片可放的状态持续已久。

从3月底开始,上海等票仓城市大面积关停影院,全国营业影院不足50%营业率的状态维持了一个月。从4月开始,周票房罕见跌破1亿元。除了五一档稍微反弹,中国电影周票房在1亿元上下的状态维持了近两个月。

另外,电影新片不断撤档,原本瞄准五一档期间上映的喜剧《保你平安》《神探大战》,后来的《爱犬奇缘》等影片也纷纷撤档。国产新片撤档造成的片荒局面,一度让影院从业者「下跪」制造噱头以求新片。

《人生大事》本身也遭遇过连续撤档,其原计划定档于清明节上映,受疫情影响改为五一档依然无法与观众见面,最终在暑期档为自己正名,释放了压抑已久的观影需求。

在猫眼研究院6月初发布的2022年3月—5月中国电影市场数据洞察中,清明假期、五一假期、六一端午假期三大市场持续走低,观影需求积攒了近一个月时间。

「由于清明档国产热门影片的缺席,放大了持续一个月均为进口电影的单一需求,导致女性观众、年轻观众等电影市场的活跃群体,观影需求持续没有被满足,这一观影缺口带来的红利,直到五一假期《我是这个吧的讨厌异地恋》上映之后才得以释放。」

连续低迷的影市,并不意味着观众需求的消散,猫眼调研的观众中,四分之三的观众对于重回电影院表示期待,而七成观众认为疫情对观影偏好没有改变。

往年的暑期档,都会贡献出一大批热门的高票房电影,这也是除了春节档之外的重要电影档期之一。

诸如2018年的《我不是药神》,其凭借强烈的社会现实题材贡献了31亿的票房,2019年大热的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创造了50亿的票房神话,而2020年的《八佰》,更是在暑期档的末尾贡献了31亿的票房。

2022年的暑期档刚刚拉开战幕,除了动画电影《新神榜:杨戬》还在待定,周冬雨等人主演的剧情片《你是我的春天》、刘青云主演的犯罪动作片《神探大战》、奇幻喜剧《外太空的莫扎特》都已经定档7月,将与《人生大事》一起复苏中国电影市场。

这也印证了《人生大事》成为暑期档首匹黑马的原因,积攒已久的观影情绪在这部让人喜泪感怀的作品中得到释放。

《人生大事》中的喜剧元素也是讨好观众的一个卖点,即便主创表示不想刻意煽情、也没有刻意营造成喜剧,但其还是试图把这部作品的气质打造成有趣、有情、接地气。

这也就达成了闹剧和悲剧穿插而成的商业片观感,《人生大事》本质上还是一个娱乐产品,并没有强烈的现实指向性和思想性,从这种角度上看,其虽然市场反应良好,但也难以成为当下电影市场中的「救市」神作。

「葬礼是一个切口,能让你看见很多事,看见这个人这辈子怎么回事,这个家庭是怎么回事。」导演借主人公「老莫」传达出的殡葬师应该秉持的态度:人生除死之外无大事,做这行要有圣人心。

刘江江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特别想表达的导演,他没有强烈的诉求让大家关注电影之外的现实,他也承认《人生大事》没有那么深,他也没有看破生死,「我们能输出一种温度,夹杂一点态度,就够了。」

其所传达的,导演所表达的是一种更接地气的普世情感:什么是人生大事?就是珍惜你所拥有的每一份美好的情感。有时间带孩子去游乐场,带媳妇去看个电影,朋友们相聚的时候就开怀畅饮,珍惜眼前一切美好的情意。

「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爱过我们的人」,电影中令人回味的内容,也就到此为止了。

相比于过去通过葬礼来表达人生态度的电影,《人生大事》未能让观众满足的原因也在于此,其用了诸多刻意刻意的笑点,来试图冲淡过于戏剧化的悲剧,即便细节满满,也未能传递出更加细腻的哲理。

观众不会忘记影史中诸多葬礼上的经典镜头,比如杨德昌电影《一一》中,小朋友洋洋代表着希望,他在外婆的葬礼上说:

「婆婆,我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你知道我以后想做什么吗?我要去告诉别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给别人看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我想,这样一定天天都很好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