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希沃学习机权威认证疑云重重

所谓“权威认证”一般是给产品镀金,吸引消费者购买的“噱头”。用户使用切身体验和售后服务,才是判断一款产品是否可靠的核心标准。

文|极点商业评论 黄枪枪

编辑|杨铭

“某款学习机售价高达5499元,宣称大屏、护眼等功能,并称通过了多项权威护眼认证标准,这到底是智商税还是值得购买的学习产品?”

近日,有家长对“极点商业”咨询称,孩子正上小学3年级,有时需上网课,担心电脑、iPad、手机对眼睛视力有损,因此看中成为市场热点的学习机。

她的疑惑在于,市场类似产品众多,即便那些宣传得天花乱坠的产品——比如她注意到的希沃学习机W2,是否如宣传那样真正帮助孩子养成更好的用眼习惯、提升学习效率,心中完全没底。

用户疑惑并不奇怪。有20多年历史的学习机,已是赛道玩家众多、竞争红海的成熟产业。既有读书郎、步步高等众传统学习机厂商,科大讯飞、网易有道、华为、小米等科技企业;也有百度、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企业,好未来、猿辅导、作业帮等遭遇“双减”的教育公司,以及视睿科技(希沃)、京东方等原本直面B端的供应商。

各大玩家争相入局学习机市场,源于以下原因:一是疫情反复、“双减”政策下,学习终端成为最近两年中小学生刚需;二是智能硬件市场潜力、利润可观,预计2024年中国K12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约千亿,年复合增长率达20%。

问题是,如消费者所担心那样,这些所谓宣称通过几大权威护眼认证的学习机,是否真值得消费者去信任?

01权威认证,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网课时代,该如何保证视力健康?已成当前中国家长最关心的青少年健康问题。

2020年,教育部9个省区市小学、初中、高中学生疫情期间视力变化的调研数据显示,被调查学生视力不良发生率从59.2%上升到70.6%——这意味着,10个孩子平均有7个近视。

现象引发热议,家长对教育硬件的需求,不再单纯看重学习功能。许多K12教育智能硬件迎合家长对孩子健康关注需求,搭载护眼、矫正坐姿等琳琅满目的功能后,再用眼花缭乱的营销策略,去吸引更多家长下单。

“网课设备能否护眼, 自然成为大多数人选购时的重点考虑因素。”K12教育从业人员林洁(化名)称,尽管护眼标准不一,但各家企业大多把护眼、大屏作为学习机主要基础功能之一。

其中,希沃是在大屏、护眼上宣传得最为卖力的厂商之一。今年4月13日,希沃发布网课学习机W系列新成员——W2学习机,分热爱版、探索版多个版本,售价4299元到5699元不等,其采用15.6英寸屏幕,比普通Pad类产品屏幕要大。

7月中旬,“极点商业”以用户身份询问希沃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客服,客服回复称在护眼功能上“覆盖类纸屏设计、软硬件防蓝光和AI坐姿距离提醒,用几大权威标准去达到‘全面护眼’效果。”

上述客服人员表示,希沃W2学习机拥有多项权威护眼认证,包括中山眼科中心视觉健康标准A级认证、德国莱茵TUV硬件低蓝光认证、德国莱茵TUV无频闪认证,“这是其他竞争对手所不拥有的优势”。

在希沃京东自营官方旗舰店、希沃官网等诸多官方渠道,都有上述“权威护眼认证”明显宣传。不过,从上述客服人员发来的认证证书中,“极点商业”却发现了不少疑惑之处。

以“中山眼科中心视觉健康标准A级认证”为例——这是希沃W2学习机重点宣传的“权威认证”,据称认证依据是通过了今年新出的一个团体标准,即T/SUCA 028-2022《平板电脑视觉健康影响评价方法》的检测,标准结果为A级。

从希沃客服发送的证书来看,发证日期、有效日期皆为空白,签发人空白,且相关单位名字部分并未盖印公章。当然更重要的问题是,这几项“权威认证”,是否如希沃W2宣称那样,在业界真正的权威?

今年6月10日,在《人民日报》15版体育版下版,希沃以“希沃致力教学显示技术研发 推动行业共同发展”为题刊登广告——在不同场合,希沃将该广告描述为“权威媒体为它发声”。

该广告称,为更好地借助技术创新保护视觉健康,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牵头,联合深圳赛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广州视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希沃)、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等机构,共同制订了国内首个医工结合的《平板电脑视觉健康影响评价方法》(标准号:T/SUCA 028—2022)。其中,该希沃广告明确指出,希沃是该标准的主要制订者之一。

在其他诸多宣传材料中,希沃也明确表示,希沃联合中山眼科中心和深圳赛西共同推出首个医工结合视觉健康标准,是主要制订单位之一。(在一些宣传稿中,希沃有意隐去了自己为标准主要制订者的信息。)

从上述材料看,这意味着希沃通过的“中山眼科中心视觉健康标准A级认证”,实际上认证依据,就是自身联合其他机构制订的行业标准而来。

“标准主要制定者是希沃自己,相当于自己评测自己为A级。”有业界观察人士就此表示,希沃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连独立认证都做不到,其认证标准是否如宣传那样权威,难免值得怀疑。

另外有业内人士指出,即便德国莱茵TUV硬件低蓝光认证为真,但是否能真正起到权威护眼作用,也需要多打几个问号。

德国公司“莱茵TUV”有150多年历史,是一家第三方“私营”检测机构。过去几年,各大手机品牌发布新机,以及其他数码电子产品中,通过莱茵TUV低蓝光认证的屏幕几乎已成“标配”。

值得一提的是,“莱茵TUV”认证需要收费。不同行业,不同产品类型费用都不一样。以元器件费用为例,一般认证费用大致在4-5万人民币。同时,“TUV莱茵”也很看重“认证”生意,2018年以来每年都参加进博会,还特别开发了China-mark中国标识认证。

这也让外界对“TUV莱茵”认证的客观性、公正性有所争议——毕竟,一旦开启认证收费之路,到底是否客观、独立,谁也没底。

核心亮点缺乏,基本功能成吸引用户“噱头”

一个关键问题是,电子纸、类纸屏、墨水屏……各家打出的护眼屏卖点层出不穷,是否真的能起到护眼作用?哪种材质的屏幕又更有效果?

目前,哪种技术、材质的屏幕更护眼业界尚未有定论。屏幕开发工程师对此表示,显示器影响眼部主要有以下因素:蓝光、闪烁、反光、眩光——护眼屏是在采用低蓝光、无频闪、防炫光和智能感光等技术后,在相同使用条件下(环境、时长、观看距离等),相比普通显示屏,减少有害蓝光、屏幕闪烁、环境光干扰对眼睛的伤害。目前市面上的护眼屏,其实都是在针对这些问题进行研发,很难得出谁更有效的结论。

护眼能否一刀切最近还登上了热搜——多位专家指出,不能用单一指标衡量护眼效果。眼科专家陶勇给出的解读是:蓝光并不全是有害光,有害蓝光主要集中在380nm-440nm波段,去除这一波段保留优质好光,更利于视力保护。

那么,从希沃等采用的“15.6英寸屏幕”来看,屏幕是否越大越护眼?在一位眼科医生看来,这同样不一定:相比屏幕大小,使用环境的光线(太暗或太亮)、用眼时长更为关键,也就是视疲劳危害性更大。

以希沃W2学习机为例,有不少家长在社交平台评论称,孩子和自己在观看屏幕半小时后就感觉眼干、眼涩、眼酸胀——这很难判断,是用户使用习惯导致,还是屏幕本身不如宣传中有效。

因此,虽然护眼、大屏、防沉迷是很多学习机的基础功能,但像希沃这样当成最大卖点的并不多。从“极点商业”了解来看,希沃之所以将“权威认证护眼”当成最大卖点,和其市场地位有关。

目前市场上常见学习机品牌多达三四十种,形态各异,价格从几百元到五六千元不等——由于教育智能硬件同质化严重,创新艰难,希沃既没有人工智能技术沉淀难以贴上AI标签,也没有构建从工具到内容、硬件的丰富生态链体系,更未实现线上线下教育服务生态闭环,从产品层面来看缺乏核心亮点。

相关资料显示,希沃是广州视睿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2009年推出的自主品牌,此前主要以B端教育市场为主。视睿科技成立于2008年,是视源股份(002841,SZ)的全资子公司。

视睿科技董事长为1980年出生的王毅然,其2001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电子工程系,2005年加入视源股份,从工程师职务一步步做起,在2019年接替周勇成为视源股份董事长。根据2022年胡润百富榜数据,王毅然身价66亿元,这让他成为“陕西咸阳80后首富”。

目前视源股份主要依靠学习机征战C端,但由于2020年才推出首款学习机W1,从品牌知名度看,希沃还处于行业二三线位置。

各大电商平台数据显示,目前希沃学习机电商销售及用户评论数据远低于老牌学习机玩家。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20年天猫学习机市场份额前五分别为步步高、优学派、读书郎、小霸王、科大讯飞。 京东前五同样为这五家。希沃与上述玩家相比,在市场知名度、市场占有率上,差距不小。

学习机需要门店和线下渠道支撑才能获得更好营收。比如步步高、读书郎等传统教育硬件厂商,经过多年布局搭建起相对成熟的线下直营店、专卖店销售体系,成为他们成功的基础。

线下渠道方面,希沃并未采用老牌学习机开设线下门店、专柜方式,而是与一些院校合作,试图以“智慧课堂”“教育信息化”等名义促进销量——这种方式家长较为反感,受到的监管近年来日趋严格,且竞争激烈,不能成为长久销售主要渠道。

这正是希沃大打大屏、权威护眼认证的重要原因。“任何品牌力不足的产品,想在市场抢占一席之地,那么就只有另辟蹊径,吸引用户和市场眼球。”资深科技数码发烧友王姝认为,至于这种教育智能硬件设备是否真的适合学习,大多数家长并不懂,一般是从直观感受上做购买选择,这就达到厂商目的。

质量品控频频“翻车”,内容资源缺乏竞争

如果说所谓“权威认证”,是为了给产品镀金,戴上光环吸引消费者购买的“噱头”,那么用户使用产品的切身体验和售后服务,才是判断一款产品是否可靠的核心标准。

比如希沃W2学习机,尽管该产品一直在强调反光伤眼,宣传动作包括用手电筒照屏幕来论证自家产品不反光——以此强调品控优秀,但在百度以“学习机 漏光”为关键词搜索,排在第一位、第三位的搜索结果,就是希沃W2的漏光问题。

排在第一位搜索结果的,是5月22日一位用户在小红书以“希沃W2这样算漏光严重吗?”为题发笔记称,漫长等待中,(昨天)终于拿到希沃W2学习机。“之前刷小红书看到有人说漏光这个问题,昨晚关灯后开机就是这样的画面,想问问大家都这样吗?还是我这台有问题?”

第三位搜索结果,这是5月3日,另一位用户以“希沃W2屏幕漏光正常吗?”在小红书发笔记,称“等娃睡着,室友打算把要用的APP下载好,正好是关灯状态,结果开机发现屏幕边缘不对劲,开了几遍都这样。”

从上述几位用户上传的图片、视频来看,黑暗环境中,希沃W2开机后屏幕边框、四角出现了明显由屏幕散发出来的亮光——也就是通俗的漏光现象。跟帖评论中,多位用户也称,“白天没发现,关灯就出现漏光现象。”

“极点商业”咨询多位技术人员得知,漏光现象主要来自机器内部,因为液晶层闭合不严产生,光强差量级一般在5nits(亮度单位)以下,对调节肌和视网膜刺激较小,而且多在黑画面下可见,眼部伤害相对较小。

多位专业人士解读称,漏光本质上是工艺问题,不能通过后续软件升级解决。虽然算不上很强的质量问题,但从行业经验来看,会让用户对产品好坏判断产生质疑,引发换机退货等行为。

的确如此,5月3日上传视频询问“希沃W2屏幕漏光正常吗?”的用户,在得到客服称有一点(漏光)是正常现象回复后,果断选择了退货。

漏光现象之外,希沃W2其他品控也不尽如人意,其“翻车”现象成为社交平台热门话题——在小红书,诸多用户发布视频笔记,投诉其购买的希沃W2遇到了卡顿严重、APP闪退黑屏、大白天提示光线太暗、下载APP与系统不兼容、下载软件无法卸载、需要用到摄像头互动的软件无法使用等等。

品控问题外,在希沃“引以为傲”的内容资源上面,来自家长的投诉也不少,包括学习机自带习题答案错误、默写字词太少、家长无法添加字词生字表、晚上不能播放预习知识、无AI错题本功能等等。

对用户而言,难受的还有其售后服务问题。“我陆续咨询了希沃电话售后客服、希沃京东旗舰店客服、希沃微信公众号售后等等,均未得到有效解决方案。”5月中旬,连续发布多条“希沃W2翻车”视频笔记,自称遇到多种品控、内容问题的“蓝格儿”就在视频中说。

“极点商业”注意到,内容方面此前是希沃W2“引以为傲”的卖点——希沃称,其名师教研团队依据教育部颁发《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结合加德纳的多元智能教育理论,为3-6岁儿童量身打造了5A成长体系。

类似体系业界颇多,同时也意味着,希沃学习机适宜学龄前,在对学习机要求更多的初高中阶段,内容上缺乏市场竞争力。

学习资源上,希沃学习机采购了为数不多的第三方同步课程学习资源(天天练、赶考状元),没有同步教材,没有教辅,资源较为匮乏——同时有用户猜测,这可能也是下载其他学习软件后,闪退不兼容的原因。

因此,尽管各大社交平台不断有用户担忧希沃W2的种种“翻车”问题,但希沃官方截至目前仍未有相关回应。

AI技术赋能下,教育硬件市场迭代加速。据《2021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智能教育硬件进入新一轮的大规模发展,覆盖学生学习生活的更多方面,创造新的用户场景和用户价值。

这是学习机市场未来发展趋势,如同一位家长认为那样,“一款好的学习机,技术、内容植入都要有更多更细的考量,用噱头卖产品绝非长久之计,而是真正注重品控的同时,具备优质的教育资源、真AI加持带来的功能体验,给孩子学习提质增效,启发引导。”他说,这是自己选择购买学习机的关键所在。

观察:肩负利润增长点重任,希沃学习机行吗?

2020年,疫情黑天鹅突如其来,网课成为“刚需”,一直在B端教育市场布局的希沃“赶车”推出了W1学习机,切入C端。不过由于是首款学习机产品,反响、销量平平。

2022年,双减政策落地接近一周年,希沃推出W2,担负起视源股份征战C端,寻找利润新增长曲线的重任。这次终于通过护眼大屏、权威认证等噱头,在市场上引起了些许涟漪。

相关财报显示,视源股份产品主要包括液晶显示主控板卡、交互智能平板两大类,2021年这两大业务有升有降。

其中,液晶显示主控板卡产品实现营业收入62.08亿元,同比下滑2.38%,营收占比由37.12%降至不足三成。

交互智能平板业务是营收增长点。这一业务去年营收109.31亿元,同比增长36.99%。交互智能平板既包括希沃,也包括MAXHUB会议平板——迪显咨询统计显示,2021年MAXHUB会议平板在中国会议市场市占率27.5%,带来了17.41亿元的市场服务收入。其他B端、C端的教育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8.42亿元,同比增长20.53%。

交互智能平板业务的增长,让视源股份2021年营业收入212.26亿元,同比增长23.91%,但尴尬的是却陷入增收不增利局面——2021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99亿元,同比减少10.65%。主要是视源股份误判原材料价格走势,过量备货,液晶显示主控板卡、交互智能平板库存商品增加,以致公司成本高企,毛利率下滑。这让视源股份2021市值较高位蒸发超过500亿元。

在B端教育市场,视源股份也受阻。2020年12月21日,工信部网站公布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0年第七批),“希沃授课助手”就被点名批评,所涉问题有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违规使用个人信息。

因此,B端天花板显现、增长陷入困境之时,C端K12教育智能市场成为视源股份寻找利润增长点最大希望。

一个细节,可以印证视源股份对希沃W2市场销量的渴望:W2软件方面是基于硬件方面的升级而进行的升级,这使得W1无法通过系统升级获得与W2完全一样的系统和功能。简单来说,老用户想要用到希沃学习机最新的功能、系统,唯一途径就只有购买最新款W2。

问题是,W2能否承担起视源股份期望的重任?

来源:多鲸教育研究院

随着教育硬件行业快速发展和产品多样化,各家企业竞争白热化,均在C端采用产品多元化打法,除了学习机,很多公司还同时推出了打印机、智能练习本、学习笔、学习灯等诸多类型的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增加产品的市场覆盖率。

对这些企业而言,智能教育硬件产品作为承接教育内容的工具,看重的不止是硬件本身带来的利润,而是成为家庭教育重要流量入口,和其他多元化产品、产业链一起,构建完整的教育生态闭环。

与之对比,即便排除上述提到的品控翻车、内容资源匮乏、护眼效果不明等可能劝退家长的因素,希沃仅凭W2这样一款不是爆款的产品,就去征战C端市场,群雄环侍下,又哪来的信心?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