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鹏带队,红杉中国YUÈ来了

当投早投小已经成为共识,红杉中国推出的“新产品”具有鲜明的风向标意味。

文|投资界PEdaily

红杉中国又做了一件看似冷门的事。

投资界获悉,红杉中国正式推出了“YUÈ”创业加速器,由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带队,多位红杉中国合伙人亲自授课,免费面向所有种子期创业者,为他们带去创业征途的第一课。据悉,YUÈ将于今年10月12日首次开课,6周课程结束后,学员将有机会直接获得红杉中国100万美金或等值人民币的投资。

这是红杉中国内部的又一次创业——不但将创业服务前置,更是在内部打造一个类似YC的孵化器,服务最早期的创业团队。正如沈南鹏曾诠释:“我们秉承‘半公益’的态度去支持天使轮、种子轮等早期企业的发展。这种‘半商业、半公益’的投资理念,将有助于打造更有活力、更具价值的创业生态。”

当投早投小已经成为共识,红杉中国推出的“新产品”具有鲜明的风向标意味。

红杉中国发出招募令,创业者有机会拿下100万美金投资

何为YUÈ?

YUÈ中含义源远流长,对应了很多饶有意味的汉字,在字形呈现上有多种可能,有象征高远目标的“山岳”、战胜困难的“翻越”、高速发展的“飞跃”、取得成功的“喜悦”、还有英文中Young & Enduring的意思等等。

“这些也恰好对应了创业者的成长和发展历程,契合了创业者勇猛精进、突破自我、翻山越岭的精神。所以我们定了‘YUÈ’作为创业加速器的名字。”红杉中国合伙人郭山汕向投资界表示。

定位为“创业者的第一课”,YUÈ创业加速器旨在为处于天使轮到A轮的中国创业者提供红杉独家研发的体系化创业课程和资源服务,帮助他们在失败率最高的早期阶段系统化培养基础的创业能力和商业认知,提高早期创业成功率,踏实基业长青第一步。

这一次,YUÈ将面向所有种子期创业者,所有课程均免费,报名时间即日起开始,截止时间为2022年9月4日。

具体来看,作为种子期创业者的加速器,YUÈ由8个模块组成,沿着两条主线:其一,企业发展主线,包括想法、产品、商业化、增长四大主题;其二,创始人成长主线,包括招聘、融资和文化建立。同时,每一期YUÈ还留有一个“神秘模块”,根据学员的共性需求提供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指导。

在长达6周的培训时间里,学员所有的课程都源自红杉独家研发并由红杉合伙人授课。此外,红杉美国/欧洲、红杉印度/东南亚的合伙人也将为学员带来丰富的海外技术和市场的洞察,以及多位市值百亿美金以上的重磅企业家也将与加速器学员进行闭门交流,分享“过来人”和“实战派”的经验和教训,机会难得。

更为重磅的是,这一次红杉中国还向YUÈ学员发出了三份大礼包:

1.   顺利毕业的学员,将有机会直接获得红杉中国100万美金或等值人民币的投资;

2.   入营的学员将直接获得红杉中国为成员企业提供的全方位的价值共创服务,包括人力资本、商业和科技赋能、品牌市场、IT与数字化、财务风控等,顺利毕业后将获得红杉在4个城市的7个孵化器的使用权益,包括限期免费入驻、优惠政策对接和咨询等;

3.   毕业的学员将直接加入与其同一阶段的红杉中国创业者社区,可以在课程结束后继续学习,和其他红杉被投企业的创始人/CEO进行高质量交流互动,甚至有机会找到联创、高管和客户。

郭山汕表示:“YUÈ将我们的投后服务进一步前置,在投资前就开始为优秀创业者服务,提高他们的创业成功率。我们相信这会激励更多有勇气、有能力和有信心去改变世界的人投身到创业中来。”

沈南鹏:向更早更实更创新进发,红杉已建立7个孵化器

红杉中国为何要做这件事?

正如我们所见,一家创业公司从幼苗长成参天大树并未一件容易的事,其中从0到1的阶段也是失败率最高的一段过程。郭山汕认为,在国内,A轮、B轮及以后阶段的创业企业所获得的支持是比较多的,很多投资机构都提供相对成体系的服务。但在天使阶段到A轮之前失败率最高的阶段,除了资金,创始者需要更多成体系的基础知识和能力培训。

亲历多个经济周期,通过研究无数成功和失败案例背后的原因,红杉中国发现,大部分创始人并不知道作为创始人和CEO应该具备哪些知识和培养哪些能力。“而这些常识和能力,无论你在硬科技,软件,还是医疗,消费领域,很多是通用的,并且可以学习和借鉴。”郭山汕表示。

基于过往的经验和教训,为了给到创业者们更多实实在在的帮助,红杉早已付诸了行动。2019年,红杉在印度/东南亚市场推出了创业加速营Surge,至今已经做到第7期;在美国和欧洲,红杉也推出了类似的项目——Arc,针对美国和欧洲的种子期公司,他们刚刚完成了第二期的报名;如今在中国,YUÈ也将拉开帷幕。

这背后是红杉做早期投资的最重要基因。而在这一次推出YUÈ之前,红杉中国早已躬身入局——投早、投小。

2018年,红杉中国种子基金正式亮相,将更多时间、资源和人力系统性地覆盖到了早期阶段。4年时间,红杉种子基金管理规模已经超过100亿人民币,投资领域覆盖科技、消费、医疗健康三大版块,投资了超过300家种子期企业,其中70%的企业都选择红杉中国为第一个机构投资人,还跑出了思灵、蓝湖等独角兽公司。

早一些,再早一些,红杉中国甚至从最开始的孵化做起,推出了企业孵化器业务,为入驻企业提供高规格实验设备平台、办公空间、投融资对接、政策解读与对接等一系列深度服务。

运营两年多来,红杉中国已经在4个城市建立了7个孵化器,涵盖了数字智能、企业服务、工业科技、基因组学、脑科学、精准医疗、细胞与分子生物学等多个领域,目前已有35家成员企业成功入驻,其中17家在孵化中,18家成功“毕业”。

正如沈南鹏所强调的那样,带着公益心去投资早期企业,“当创业者只有一个idea的时候,陪创始人一起dream big,相信他们的vision,从零甚至-1阶段陪伴他们成长,这条路不仅行得通,而且走得远。”

现在,还适合创业吗?“伟大公司都崛起于挑战年代”

“现在出来创业,还是不是个好时候?”这是萦绕在不少创业者心头的现实问题。

回顾2022上半年,在疫情反复、地缘政治不稳定的背景下,资本市场情绪有所波动,VC/PE募资艰难、出手谨慎的情绪正传导至创业公司,绝大多数人都面临着残酷的融资考验,腰部以下公司基本上融不到钱了。

尽管眼前堆砌着种种不确定性,但在红杉中国看来,在每一轮经济和技术周期逐渐见底,新一轮即将开始的时候,都充满了早期投资机会。

“往前看100年,全球范围内的经济萧条、金融危机、通胀、战争和疫情发生过很多次,但科技没有停止进步,商业社会也没有停止发展,甚至是一直在指数级上升。”郭山汕如是说,“我们在国内反而看到了非常多的细分领域涌现出创新和变革机会。其实对于创业者来说,越是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下,越会涌现出好的机会。很多伟大的技术,伟大的企业,诞生在危机中。”

他进一步分析表示,在过去的50年里,红杉往往会选择在所谓的“周期低谷”加大早期投资。核心原因是这个时候的创业者往往有更强的动力,对自己选择的方向有更强的信心,对产品和技术有极度热爱。

“这个时候,小公司也更容易吸引到以前很难吸引的人才,而且也更容易获得客户,因为这个时候客户更愿意尝试新的产品和技术去大幅降本增效。所以我们说,艰难时刻创造勇者。”

而对于创业者而言,穿越创新死亡之谷时,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更加珍贵。

此前,红杉中国曾公开一则数据——2021年,红杉将早期投资(seed+venture)的比例上升到了80%,尤其是在天使和种子端加大了投入比例。与此同时,红杉中国推出一项针对早期企业的新举措:只要红杉中国投资的种子期、天使轮企业,在公司获得第二轮融资的时候,都会自动获得红杉中国最少100万元人民币的支持。

沈南鹏曾指出,GP发展到一定阶段,团队可能会不愿意承担风险,让出一些早期阶段的投资机会,“红杉今天的投资成功,很重要的是建立在通过种子期开始投资积累的对企业的长期了解,所以再后续轮的过程中,敢于去Lead新一轮的融资,这样的战略选择是GP未来5-10年的核心竞争力的基础。”

正如那些伟大公司都崛起于有挑战的年代,站在新一轮经济周期的低谷,VC/PE们也正在酝酿着一波调整——往更早期地走。这是一条艰难而又充满魅力的征途。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