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鸣的“游戏梦”,梁汝波不圆了

不爱玩游戏的张一鸣,最终没能颠覆游戏行业。

文|雷达财经 莫恩盟 

编辑|深海

张一鸣的“游戏梦”,碎了。

11月27日,在裁员消息发酵之后,字节跳动坐实了旗下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的消息。消息一出,各大游戏厂商的hr们纷纷出动,上演了一出在线“捞人”的大戏。

根据新浪科技给出的说法,字节此次大规模放弃游戏业务,经过了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的反复讨论。梁汝波认为,虽然游戏业务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尽管字节跳动为了游戏布局多年、豪掷重金、广招人才,但字节跳动似乎应了外界对其的一个评价——“没有做游戏的基因”。自成立至今,朝夕光年曾将多款游戏推向市场,但大多数反响平平或昙花一现。今年朝夕光年大力推广的《晶核》、《星球:重启》小有成绩,但亮眼表现能否持续仍有待时间检验。与对手相比,字节跳动始终没能拿出像《王者荣耀》、《和平精英》、《原神》同样体量的国民级游戏产品。

不可否认的是,凭借抖音这款现象级的短视频应用,字节跳动成功从互联网行业巨头林立的战场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在收缩旗下游戏板块的同时,字节跳动在电商、出海等方面的进展却十分神速。因此有分析认为,如今的字节跳动更愿意把精力和资源用在“刀刃”上。

朝夕之间,光明未至

凭借飞速发展势头跻身为互联网新巨头后,字节跳动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外界的关注。近日,市面上有关字节跳动将收缩旗下游戏板块的消息在网络上不胫而走。

据一则来自脉脉社区的帖子显示,字节跳动周日通知各个在研项目负责人项目解散,周一将向员工发布正式通知,并完成所有的解约合同签署,涉及员工将达到数百人。此次裁员除了会赔偿N+1,还会把年终奖、股权尽数折算。至于那些已经上线的项目,字节跳动将会给项目组三个月时间去寻找买家,谈不拢也要解散。

还没等传闻扩散多久,靴子便正式落地。据多家媒体报道,11月27日,字节跳动官宣旗下的游戏业务朝夕光年将进行大规模业务收缩,对已上线的且表现良好的游戏,会在保证运营的情况下寻求剥离;对还未上线的项目,除少量创新项目及相关技术项目外,均会关停。

雷达财经注意到,就在10月10日,字节跳动招聘官方公众号才刚刚发布了朝夕光年最新的招聘品牌宣传片。彼时,朝夕光年还在宣传片里打出了“来朝夕光年,帮助玩家在令人惊叹的虚拟世界中一起玩耍与创造吧”的口号。但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朝夕光年却传出了“自身难保”的消息。

对于上述变动,朝夕光年方面向媒体表示,确实会有业务方向和组织调整,将更加聚焦部分创新型游戏及相关技术的探索,但同时团队也会做好已上线产品的持续运营,充分保障玩家的权益。

雷达财经目前在字节跳动官方社招网站搜索“朝夕光年”关键词,页面提示“暂无职位,请尝试其他搜索条件”。不过,当雷达财经在校招网页输入“朝夕光年”关键词后,还能看到6个面向实习生开放的岗位。

而当雷达财经将关键词替换为“游戏”后,仍可以获取到447个相关的结果,其中包括资深游戏测试工程师、高级抖音小游戏厂商运营经理、抖音游戏行业运营经理、游戏直播运营经理-营收方向、抖音游戏活动运营经理等职位。

值得注意的是,几个月前,朝夕光年幕后股东的投资方也发生了变更。天眼查显示,北京朝夕光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2月,法定代表人为严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由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持股。

但今年2月,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由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变更为朝夕光年(厦门)科技有限公司,后者则由两名自然人共同持股。此外,在抖音旗下多家公司任职的李飞,目前也已卸任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经理职务。

伴随着字节跳动收缩游戏板块消息的释出,真实的“商战”开始在大厂之间上演。据网传图片显示,游戏发行商FunPlus HR在朋友圈发文称,“已到达战场”,并配图印有朝夕光年文字及logo的照片;网易hr也在朋友圈发文,“有空没空,下来聊聊”。

与此同时,快手旗下游戏公司弹指宇宙发布招聘海报欢迎朝夕光年的同学加入,据悉其开放招聘岗位的城市包括杭州、上海、广州、北京。此外,脉脉上还有认证为腾讯IEG招聘组员工的用户发帖称,“收留各位心碎了一地的人”,认证为莉莉丝公司员工的用户也表示,“前排收留心碎朝夕光年被裁人才”。而以字节游戏毕业互助为目的建立的微信群聊,也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成员加入。

若干个“朝夕”之后,字节跳动似乎已从做了多年的“游戏梦”中苏醒。就字节跳动是否有做游戏基因这一问题,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业内外人士时常探讨的话题。之所以有这样的说法,一定程度上与张一鸣本人并非是游戏爱好者的坊间传闻有关。

2016年,张一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自己不玩游戏,“如果你通过玩游戏来追求控制感,那你不如控制你自己,比如看书,看有难度的书,想有难度的问题,在商业追求上努力工作”。

然而,创始人对于游戏不感冒,并不意味着其创办的公司不看重游戏的广阔市场。回顾字节跳动的“游戏梦”,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早期字节跳动主打休闲游戏。这一年,字节跳动旗下的今日头条主要做HTML5小游戏,抖音则成立游戏内容中心,而商业化部门瞄准超休闲游戏联运。

等到2019年,字节跳动在游戏方面有了更进一步的规划。当年1月,字节跳动正式成立了朝夕光年,由字节原战略投资部负责人严授担任负责人。之后,字节跳动在游戏业务上开始豪横“砸钱”。同年3月,朝夕光年从三七互娱手中以1.1亿元的价码收购上海墨鹍,组建了上海101工作室。

2020年,严授全面负责字节跳动游戏业务,带领团队在市场上寻找研发团队和游戏项目。2021年,字节又以100亿人民币的现金与价值150亿的股权为代价收购沐瞳科技与有爱互娱。另据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至2022年,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投资超22起,涉及19家公司,投资金额约300亿元。

2021年11月,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手中接过CEO职务不到半年的梁汝波,发布全员邮件宣布组织调整,实行业务线BU化、成立六个业务板块。除了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和Tik Tok外,朝夕光年也赫然在列。

前述种种足以看出,游戏业务曾是字节跳动大力押宝的重点板块。伴随着朝夕光年的成立及发展,字节跳动在游戏赛道的布局也从最初的休闲游戏产品开始向重度手游的代理和研发方向倾斜。

入局多年,战绩平平

尽管字节跳动入局游戏赛道已有数年的时间,且在游戏板块内的投资也是毫不“吝啬”,但其交出的答卷成绩平平。雷达财经通过朝夕光年官网获悉,截至目前,朝夕光年已推出了包括《晶核》、《星球:重启》、《航海王:热血航线》、《花亦山心之月》、《Marvel SNAP》、《代号:Spark》等在内的多款游戏。

其中,2021年11月上线的《花亦山心之月》,开服即登顶App Store免费榜TOP1;去年10月全球同步发行的《Marvel SNAP》,登顶美国和其他多区域App Store和Google Play免费榜榜首;今年7月在中国大陆正式开启公测的《晶核》,上线首日登顶IOS免费榜1;此次传出裁员消息的几天前,已在日本和港澳台地区上线的《星球:重启》刚刚在大陆开启公测。

七麦数据显示,《晶核》上线首周在iOS平台流水就达到近7000万元,并在App Store游戏畅销榜前十霸榜近一个月。而近期上线的科幻题材生存RPG游戏《星球:重启》,上线首周新增用户破千万,目前位居App Store免费游戏排行榜TOP9。虽然前述提到的这些游戏在上线初期曾获得过还算不错的成绩,但它们距离成为真正国民级的游戏仍有着一定的差距,且能否长红仍有待时间检验。

相比之下,腾讯仅靠《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游戏即可轻松实现“养老”,更何况其还拥有《英雄联盟手游》、《金铲铲之战》等众多明星游戏产品。网易旗下除了《阴阳师》、《第五人格》、《逆水寒》外,后续推出的《蛋仔派对》也收获了不少的关注;而作为后起之秀的米哈游势头也十分迅猛,《崩坏》、《原神》之后又打造出了新的爆款——《崩坏:星穹铁道》。

据Sensor Tower 商店情报平台显示,今年10月共有37家中国厂商入围全球手游发行商收入榜TOP100,合计吸金 19.1 亿美元。在《2023年10月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TOP30》榜单中,腾讯、网易和米哈游成功包揽了榜单前三名的位子。

排在榜单第4位到第10位的手游发行商,分别为点点互动、莉莉丝、三七互娱、灵犀互娱、途游游戏、壳木游戏、IM30,而字节跳动旗下的朝夕光年卡在了第11名的位次,没能挤入十强之列。此外,字节跳动曾高溢价收购、近日传出正在考虑出售消息的沐瞳科技,则紧随朝夕光年排在榜单第12名的位次。

游戏板块的进展不如短视频、直播、电商业务迅速,或让字节动了“自断筋骨”的念头。早在去年6月,字节跳动就曾传出解散上海101游戏工作室的消息。有媒体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当时确实解散了上海101游戏工作室,从一个月前就已开始调整,被裁员工可获得N+1的补偿。除了上海101游戏工作室之外,朝夕光年还有多个项目在裁撤或者整合。

而此番再度进行大动作调整的朝夕光年,也并非是近期字节跳动旗下唯一一个让员工“内心不安”、担忧失业的业务板块。不久之前,字节跳动旗下的VR(虚拟现实)业务也刚刚传出裁员的消息。

据多家媒体报道,11月7日,PICO发布内部通知宣布进行裁员,并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其中,PICO移动OS团队将并入字节跳动产品研发和工程架构中台,以加强OS核心技术研发的中台投入和统一管理。

PICO CEO周宏伟在会上跟员工沟通时称,最近团队重新仔细回顾了推出的业务和行业市场的情况,认为目前VR行业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此前,我们对行业和市场的发展估计得比较乐观,但实际上没有预期的那么快”。

而在朝夕光年传出收缩动作消息之前,字节跳动旗下的另外一家游戏公司沐瞳科技更是传出要被“卖身”的消息。路透社于11月15日发布独家消息称,字节跳动正在考虑出售旗下游戏公司沐瞳科技。另据雪豹财经社报道,字节跳动正在寻求以不低于5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沐瞳科技,并且为此聘请高盛作为财务顾问,帮助寻找和接触潜在买家。雪豹财经社表示,近两年沐瞳科技的业绩表现不够亮眼,是字节决心将其出售的原因之一。

不过,对于近期字节集团对游戏业务的调整及沐瞳科技被出售的消息,沐瞳科技CEO袁菁于11月27日晚在内部信中回应称,沐瞳科技继续独立运营,会长期深耕游戏行业。

袁菁还在内部信中提到,自2021年加入字节集团以来,沐瞳一直保持独立运营,集团也给了其足够的空间和支持。在过去两年多时间里,沐瞳对游戏的专注始终如一,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优质的体验,MLBB也在全球范围内持续增长。虽然面临着一些外部的变化,但沐瞳的运营自主性并没有变化。

放弃游戏,转移重心?

据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透露,此次与朝夕光年相关的决策由业务负责人严授和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反复讨论很久。在梁汝波看来,虽然游戏业务目前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但过去几年字节游戏追求 “大而全”项目,不聚焦,资源分散,应该把精力和资源投入到更基础、更创新、更有想象力的项目。

事实上,类似的观点在年初的字节跳动年会上就曾被梁汝波提及。彼时,梁汝波提到公司新一年的目标是“聚焦”和“务实”。对于主营业务信息平台与电商,要加强投入;而对于游戏、教育、PICO等新兴业务,则“要有想象力,保持平常心”。

曾经何时,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腾讯(Tencent)组成的“BAT”可以算得上是中国互联网的排头兵。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短视频时代的来临,以搜索起家的百度逐渐在头部梯队中掉队,而靠着抖音在国内大杀四方、又凭借Tik Tok风靡全球的字节跳动(ByteDance)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新贵。

无论从估值(或市值)来看,还是从营收规模来看,字节跳动都有足够的资格成为“BAT”格局中的搅局者。截至11月28日收盘,百度市值、阿里市值、腾讯市值分别为3356.13亿港元、1.51万亿港元、3.04万亿港元。

而据胡润研究院此前发布的《2023全球独角兽榜》显示,彼时字节跳动以1.38万亿元的估值排在榜单第一的位置。而排在字节跳动之后的,不仅有曾登上世界首富宝座的马斯克名下的SpaceX,还有由马云担任创始人、且与阿里深度绑定的蚂蚁集团。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今年第二季度,字节跳动的收入增长超过40%,达到290亿美元,而其上半年的营收约为540亿美元。这意味着字节跳动上半年的营收超过了腾讯,达到了Facebook母公司Meta同期营收的近九成。

不过,直到现在,字节跳动仍未正式登陆资本市场。因此市场上也有声音认为,字节跳动此番精简朝夕光年团队,也有可能是想通过减轻前途尚不明朗业务的负担,从而进一步“美化”公司的财务数据,以更快、更稳妥的姿态上市。

在很多人看来,张一鸣的字节跳动能从马云的阿里、马化腾的腾讯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并成长为今天互联网森林里不可忽视的参天大树,已是一个足以让外界十分惊叹的奇迹。尽管抖音在月活数据方面的表现不及微信、WeChat,在电商领域的体量也与阿里存在一定的差距,但抖音却是三者中将社交和电商两大生态融合最为成功的综合体。

一方面,抖音通过庞大的流量池以及较高的用户使用时间,抢夺着腾讯和阿里的广告份额。另一方面,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切入电商领域的字节跳动,攻下了腾讯久攻不下的电商赛道,且其还在不断补足自己在货架电商方面的短板。此外,字节跳动还通过Tik Tok在出海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战绩,为公司找寻到了海外的增长点。

基于前述成绩,有分析认为,相比在回报尚不明朗的游戏赛道砸钱、砸人、砸时间,字节跳动不如把相应的资源投入到广告、国内电商、海外Tik Tok、本地生活等更有想象空间的业务之上,而这或许正是字节跳动对朝夕光年进行大调整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字节跳动一边收缩游戏、VR业务版图的同时,另一边却在谋划新的动作。比如,字节跳动近期不断加大对顶流游戏主播入驻平台的邀请力度。今年8月,曾在斗鱼直播5年之久的DNF主播旭旭宝宝牵手抖音。

11月26日,几乎就在朝夕光年传出裁员消息的同时,《王者荣耀》的顶流主播张大仙却官宣将于12月2日献上自己的抖音直播首秀。此前由于版权限制的原因,游戏主播想在抖音平台直播《王者荣耀》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从王者荣耀官方及腾讯天美工作室群在微博与张大仙的互动来看,腾讯很可能为张大仙在抖音直播《王者荣耀》专门开了“绿灯”。

雷达财经注意到,腾讯作为最大“金主”的游戏直播平台斗鱼,目前正卷入CEO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捕的负面漩涡之中,而同样由腾讯控股的虎牙当前的业绩也难言出色。因此有声音认为,腾讯将抖音直播王者游戏的“禁令”放松,与字节跳动主动收缩游戏板块的布局,或是双方在向彼此“示好”。对于字节跳动而言,不再加码游戏业务之后,其或将进一步向腾讯系游戏放开广告投放的怀抱,而这背后带来的效益有可能将优于继续在游戏赛道烧钱。

与此同时,在各家大厂纷纷布局人工智能赛道并开发自家大模型产品之际,字节跳动显然也想分一杯羹。据36氪报道,其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字节跳动近期成立了一个新AI部门Flow,技术负责人为字节跳动技术副总裁洪定坤。一位知情人士告诉36氪,这一新部门的业务带头人,为字节大模型团队的负责人朱文佳。

据36氪介绍,Flow主要聚焦在AI应用层。在字节圈内,Flow近期发布了活水招聘帖,社会招聘也已经开始一段时间。在帖中,其表示是字节跳动旗下AI创新业务团队,“目前已经在国内和海外分别上线豆包和Cici两款产品,有多个AI相关创新产品孵化中”。

在经历“寒冬”之后,大厂们不再像此前那般激进扩张,反而在某些赛道采取了收缩战术,以追求高质量和可持续的增长。但也有声音认为,字节跳动没有将朝夕光年完全解散,也为字节跳动的“游戏梦”保留了火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