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索尼困顿三部曲:裁员重组、“姨夫”告别、手机工厂关闭
摘要

索尼的下一个发展周期已经开始谋篇布局,而移动通讯业务的调整仅仅只是开始。

图片来源: IC photo

作者:时代财经 沈思涵

索尼正在经历一场由内而外的“大变动”。

4月1日起,索尼旗下的移动通讯业务、影像产品和解决方案业务和家庭娱乐及音频业务三大业务部门将正式合并,新部门名为电子产品和解决方案部。

而就在内部重组的消息刚刚曝出两天,索尼又宣布将在未来几天内关闭位于北京的智能手机生产工厂。索尼中国向时代财经回应称,北京工厂的关停目的是提升索尼移动业务的整体生产运营效率,但其他几家工厂不受影响(索尼目前在中国有5家工厂)。

时代财经了解到,索尼北京工厂将于2019年3月底停止生产工作,并已于3月20日起为员工提供双向解除劳动合同计划。至于索尼三大部门业务重组一事,则是为全面整合资源,进一步提升索尼Xperia系列手机的竞争力。

索尼移动通讯业务的重大调整是索尼全球战略收缩计划的一部分。早在去年10月30日,索尼就宣布计划将移动业务部门的运营成本在2020年财年到来之前,削减至2017年财年的一半。

索尼方面预计,其智能手机业务在2020年4月起实现盈利。不过,在这之前,索尼仍要面临另一重大的人事调整。

3月28日,索尼董事长平井一夫宣布将于6月18日正式退休,结束在索尼长达35年的职业生涯。在索尼管理团队的要求下,平井一夫退休之后将会作为索尼的临时“高级顾问”,继续留任一段时间。

“姨夫”的隐退早已有迹可循。2018年4月1日,平井一夫正式辞任索尼CEO,并将该职位交由原索尼CFO吉田宪一郎担任,其转任索尼董事长。

随着平井一夫退休的消息公布,索尼“姨夫时代”就此走向谢幕。索尼的下一个发展周期已经开始谋篇布局,而移动通讯业务的调整仅仅只是开始。

手机业务败退

作为一家综合性的全球企业,索尼在影音视听、电子游戏和信息技术等领域均是行业的佼佼者,但移动通讯领域的连年颓势却拖累着索尼在业界的影响力。

索尼在2月1日最新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索尼总体营收达到24018亿日元,净利润为4290亿日元,同比增长达45%。

虽然索尼整体业务表现增长,但其智能手机业务却持续亏损。财报数据显示,索尼移动通讯业务销售收入同比减少至1372亿日元,营业亏损至155亿日元。

据统计,在过去四个季度里,该业务部门亏损达1010亿日元,并预计本财年将亏损950亿日元。尽管出现如此大幅度的业绩亏损,外界也有诸多关于索尼撤销手机业务的猜测,但是索尼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

今年1月,索尼董事长平井一夫就曾表示,索尼会一直保留移动业务,以便在未来市场出现变革时能够及时作出改变。“如果索尼现在放弃了移动业务,等同于放弃了未来,索尼将会失去参与到下一次变革的机会。”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虽然索尼仍对其手机业务抱有很大的期望,但目前其手机销量却还在不断萎缩。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索尼2018财年智能手机销量预计为650万部,比上一财年减少约一半,仅相当于5年前年销量的六分之一。索尼自身也屡次修改对于自家手机销量的预测。去年3月份,索尼预计其手机出货量将达到1000万部,4个月后又将该数字修改为900万部,接着,索尼再将数字降至700万部。

不断下调的销量预测数据与索尼移动通讯部门持续低迷的业绩相符,缩减成本规模在所难免。

日经新闻报道,为了大幅降低手机部门的固定成本,到2019财年末(2020年3月末),索尼移动通讯部门现有的约4000名员工将有可能被裁掉一半。与此同时,索尼将把智能手机的销售主力放在欧洲和东亚市场,并缩减在东南亚和其他地区的手机销售。

资深行业观察人士刘步尘认为,索尼缩减开支的一系列做法折射出来的是索尼手机业务的发展没有符合市场预期,其面临的形式仍然严峻,毕竟手机市场的竞争远比其他行业要残酷。

手机相机“内斗”

索尼想要重振移动通讯业务,内部资源矛盾的解决也刻不容缓,这也是索尼整合三大业务的初衷。

索尼是全球最大的手机CMOS(图像传感器)供应商,主流厂商通常都会选择采购由索尼定制的传感器作为手机摄像头元器件。在国内,“华米OV”等品牌厂商的不少手机摄像头组件均由索尼供应。

但值得注意的是,索尼手机自身的拍照效果却要落后于华为、小米等国内手机厂商。以国外专业评测机构DxOMark公布的数据为例,手机拍照性能排名前列的手机均被华为、三星和小米占据。其中拍照得分排名第一的是华为最新发布的P30 Pro手机,综合得分达到112分。

反观索尼,其在这份榜单上表现最好的手机仍是两年前推出的索尼XZ Premium,这款手机的DxOMark拍照综合得分为83分,总排名在30名开外。

尽管索尼为全球各大手机厂商提供摄像头CMOS,但是自家手机却要落后于其他客户友商的手机拍照表现,这让很多消费者感到困惑和不解。

这一疑问在近期终于被索尼内部人士揭开了缘由。“尽管我们是一家公司,但有时仍然存在着障碍,索尼Alpha(相机)部门不想给移动手机部门某些东西,因为他们不想让手机跟价值几千英镑的相机有一样的拍照体验。”索尼全球营销高级经理Adam Marsh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这反映了索尼内部存在的矛盾,不过,索尼中国并未就此事回应时代财经。

在手机业务表现低迷时,索尼影像产品部门的业绩却一路走高。索尼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索尼数码影像产品部门销售额达1880亿日元,同比增长4%;营业收入达342亿日元,同比增长83亿日元。

在产品层面,索尼Alpha相机的市场表现同样可观。自2010年起,索尼Alpha相机已经连续八年稳居全球无反相机市场第一的位置,市场地位难以撼动。

与此同时,索尼的Xperia系列手机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跌到不足1%,其仍在坚持宽边框的外观设计,这与当下的全面屏手机设计风格相悖。

刘步尘认为,虽然索尼在许多工业设计领域上有创新之处,但在手机上反而采取比较保守、固执的设计风格,无法被主流消费者认同和接受。

显然,索尼手机和相机部门之间互不相通的内部关系已经影响到索尼手机在市场上的竞争力。对于索尼自身而言,合并手机、相机以及影音三大业务部门,除了出于集中资源、缩减成本的考虑,相信也有改善内部关系的缘由所在。

“姨夫”时代谢幕

就在索尼宣布搬迁手机工厂之后不久,索尼董事长平井一夫也向外界宣告退休的决定,准备告别其长达35年的索尼职业生涯。

据平井一夫于1984年加入索尼音乐娱乐,2006年任索尼电子娱乐总裁兼集团首席运营官。2012年4月,平井一夫被任命为索尼集团总裁兼CEO;2018年4月,转任索尼集团董事长。

自平井一夫就任CEO以来,索尼各部门业绩增长,但移动通讯部门的业绩却始终处于低谷,这也是其任职期间的一块“心病”。

平井一夫作为前索尼CEO期间,提出了“One Sony”战略。One Sony战略旨在加强索尼各部门合作,集合索尼在各领域的技术与内容资源,加强索尼产品的竞争力。但是从手机与相机部门的内部斗争来看,One Sony战略要想形成内部合力并不容易。

而平井一夫在任以来主要的功绩在于其调整索尼的整体架构,大刀阔斧地抛弃业绩不佳的VAIO个人电脑业务,并将移动、数码影像、游戏娱乐作为三大支柱业务扶持。

2013年10月,索尼推出全球首款A7系列全画幅相机,自此占据全画幅无反相机市场的垄断地位。同年11月,索尼推出PlayStation 4家用游戏机,预计今年全球累计总销量将达到1亿台,这也是索尼目前最赚钱的产品。

从2015年起,索尼每年均实现盈利。而此前的七年时间里,索尼除2012年外,其余每年均处于亏损期。2017年财年,索尼也凭借着游戏与网络业务的强劲表现,实现索尼有史以来最高的7349亿日元营业利润。

不过,相比索尼其他业绩的增长,手机仍是其过去至今唯一持续亏损的部门,这也成为平井一夫心中挥之不去的遗憾。“平井一夫作为索尼这家全球企业的领导者,对于改善索尼的处境做出有效的贡献,但还没有让索尼恢复到最巅峰的时期。”刘步尘评价道。

或许对于平井一夫来说,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索尼未来更大的发展和突破,将留给后来者继续践行。

“我已做好准备离开,在过去的35年时间里,索尼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一部分。我要向这段旅途中一直支持我的员工和股东致以最诚挚的感激。”平井一夫在声明中表示。

随着“姨夫”宣告谢幕,索尼集团也将正式进入下一个发展周期。至于索尼手机业务重组之后如何挽回颓势,将考验新一代索尼领导者的智慧和能力。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小米52亿买房背后:股价暴跌市值腰斩,投资者买房梦破碎
2
宋卫平等多位高管“调岗”,绿城中国为加速规模再对架构“动刀”
3
当“不务正业”成为正业,一套电竞教材能否燃起“星星之火”
4
负债300亿的华泰汽车联手负债3000亿的富力地产,能否靠新能源翻身?
5
信托代持股权惹纠纷,爱建信托5年“拉锯战”仍未落幕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