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奔驰事件另一面:经销商做大为患投诉量激增,奔驰中国不作为
摘要

从女车主维权,到豪车投诉之王,透过不断做大的经销商,我们读懂了奔驰的无力。但此刻,奔驰必须有所作为!

作者:趣识财经 疏狂

当下,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仍在发酵。

趣识财经梳理各方回应的关键信息:

a,奔驰方面已与车主面对面沟通,达成和解协议。

b,车主“金融服务费”,由陕西元胜公司收取,并将收入的2/3交与4S店。

c,奔驰(中国)销售已暂停该4S店的销售运营。

事件还要从奔驰女车主哭诉4S店“金融服务费”欺诈说起。

车主反馈,自己是有能力全款购车的,是“利之星”销售人员诱导其使用贷款买车;事先,她对1.52万元“金融服务费”毫不知情;微信转账到4S店员工个人账户,并未开具发票。

4月14日晚,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一向尊重并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业务运营,不向经销商及客户收取任何金融服务手续费。

4月15日晚,援引新华社消息,针对“金融服务费”问题,银保监会高度重视,已要求北京银保监局对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是否存在通过经销商违规收取金融服务费等问题开展调查。

小Q街访:关于奔驰漏油车事件,哪点让你感触最深?

不难发现,奔驰金融的声明,不能让各方信服。一位4S店工作人员告诉趣识财经,“金融服务费”是广泛存在的,但关键点不在于金融服务,而是费用本身。

01

金融服务费不“金融”,4S店黑幕多

趣识财经了解到,奔驰(中国)销售与奔驰金融是两个独立法人。就行业而言,销售流程与金融贷款流程是相对独立的,但4S店销售人员在售卖汽车时,往往会配合金融部门向消费者推出金融贷款服务。

为何强推贷款买车?只因通过贷款往往获利更高,4S店也能从中渔利,得到更多“服务收入”。

如果贷款利率较低、服务流程透明合规,用户又有真正有需求,贷款买车无可厚非。但正如奔驰女车主控诉的,自己事先并不知情也不需要,且收款主体不明。

上述4S店从业者告诉趣识财经,所谓的“金融服务费”,其实跟金融关联不大,它更像是获得某种权利的“手续费”。比如,对于购车资金不充足的用户,4S店往往以较低的利率诱导用户贷款购车,作为回报,用户需支付一定的手续费,才能享有这项权利。

同理,购置房产时,有销售人员会说,只要预交3万元,便可享受2万/平的单价(原价2.3万),100平的房子合计能省30万。问题在于,合同体现的单价从来只是2万,并无2.3万一说。但不交3万元,便不能享受此优惠。

不仅是住房,连商铺也是这个套路,李先生告诉记者,他刚买了一个商铺,总价款25万。但销售人员告诉他,现在有个2万抵5万的活动,只要额外交2万,总价款变降到20万。

趣识财经多方了解,各大汽车品牌的4S店几乎都会收取一定比例贷款服务费,这已是行业潜规则。“4s店一般会按比例(2%-5%)收取,可能几千到几万不等,其中一部分归4S店,剩余归销售人员,至于事先告知与否则视情况而定。”

正如,西安女车主所言,自己并未享受到金融服务。现实中大部分情况也是如此,所谓的金融服务,更像是填填资料、走走流程,这个费用和“金融”关系不大。此事件中,奔驰汽车金融声明并未向消费者或者4S店索取金融服务费,此次收费更像经销商为增加收入巧立名目。

一位老车主向趣识财经反馈,购车前类似金融服务费的“黑幕”有很多,包括“出库费”、“PDI检测费”等。

而亦有不少车主吐槽4S店的售后服务黑幕。比如小毛病说成大问题,汽车节气门脏了说成变速器坏了,硬是从几十块价格提到几万块。还有以次充好、谎报价格、拔掉ABS让公里数暂停等各种“套路”。总之,是欺负那些不懂车又不愿花时间比价的年轻车主。

02

奔驰中国不作为,奔驰金融来“背锅”?

回到“金融服务费”上,即使奔驰金融未收此费用,它便能脱得了干系嘛?

一个重要的标准是,奔驰金融对于经销商收取“金融服务费”是否知情。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汽车行业人士表示,如果奔驰金融不知情、不参与,那奔驰金融就没有责任。

问题另一个关键是,“贷款服务”项目本身是否属于奔驰金融?如果是,那么转交给一个没有金融服务资质的经销商来做,是否失职?

4月16日晚,事件有了新进展。据央视消息,国家税务部门相关人员表示,车主所交的“金融服务费”,实际上是第三方陕西元胜公司,派驻在西安利之星4S店的工作人员收取的。在这份维权女车主与陕西元胜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垫款服务协议上,显示获批的贷款为419160元,其中3%,计12575元,为车主向元胜公司支付的报酬。元胜公司只留贷款金额的1%,另外2%打入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的账户。而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以信息技术服务的服务费为名,为陕西元胜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开具发票。

通过查询启信宝发现,陕西元胜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与奔驰金融确无关联。

据悉,奔驰金融于2005年成立,6次增资后注册资本金为69.83亿元,行业内仅次于宝马金融。财务数据显示,截止至2018年底,奔驰金融总资产超896亿元,全年净收入超13亿元。另据媒体统计,奔驰金融零售汽车抵押贷款不良率较低,只有0.1%左右。

奔驰金融首席执行官孟思凯曾公开表示:“金融业务已成为各大厂商重要的利润来源,从汽车公司的利润构成看,20%的利润来自生产制造环节,金融服务可以贡献高达35%的利润。”

这从侧面也证实了金融服务收入蛋糕之大,4S店染指于此也就“顺理成章”。

实际上,在4月16日早些时候,奔驰(中国)销售发布声明称,已与西安车主进行了面对面的沟通,并协调其与相关授权经销商达成谅解共识,并对经销商开展调查:

将对相关经销商的经营合规性展开调查。结果明确前,该授权店的销售运营将暂停,立即执行;

如调查结果显示相关经销商的销售行为存在不合法不合规的经营行为,其销售运营授权将被终止。

“暂停营业、取消销售运营授权”,看似严厉,却无法掩盖奔驰中国处置此事上的低效。自西安奔驰事发,到引起媒体乃至监管层关注,除奔驰金融14日“无责”声明外,作为重要主体的奔驰中国官方整改之声姗姗来迟。

在最受公众关注的奔驰车主赔付方面,奔驰(中国)销售只言达成谅解共识,并未公示具体方案。

尽管奔驰中国直言,依照相关法规:汽车厂商不得干预经销商自主经营范围内的活动。但本次事件已严重伤及奔驰自身品牌,奔驰一系列反馈,显得力不从心,不禁令人遐想。

03

奔驰登顶豪车投诉之最,经销商做大为患

趣识财经从启信宝获悉,本次事件主角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颜健生。而由颜健生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达128家,主要涉及汽车销售领域,包括利星行(中国)汽车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利星行贸易(中国)有限公司。在利星行旗下的诸多奔驰4S店中,颜健生拥有决定话语权。

另外一个重要信息是,自2010年10月起,颜健生便担任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董事。作为奔驰(中国)销售的股东之一INSIGHT LEGEND LTD,其法定代表人正是颜健生。

一方面控制经销商,一方面深度参与奔驰(中国)经营销售,在奔驰经营销售环节,颜健生既扮演了裁判员,又当起了运动员。

有汽车行业分析人士指出,正是这种深度捆绑,致使以利之星为代表的部分奔驰4S店“横行无阻”,服务意识低下。

另据公开报道,截至2017年,利星行在国内77个城市拥有105家奔驰4S店,134个网点,累计客户达82万,2016年销量为146700辆,占奔驰在中国销量30%。

“利星行‘掌握着’大量奔驰用户,让奔驰(中国)销售对其颇为倚仗、‘无可奈何’,西安女车主事件便是个例子”。以上汽车行业人士指出。

事实上,围绕中国市场,BBA竞争已趋白热化。在奥迪连续3年(2015-2017)霸榜后,2018年奔驰以超67万辆夺得中国区豪车销售冠军。一位前奔驰员工表示,2018年奔驰夺冠,经销商功不可没。

但市场的扩大,并没有带来服务的提升,在中消协发布的汽车投诉“前10榜单”中,奔驰稳居豪华品牌首位。趣识财经另从车质网统计获悉,仅2019年至今,奔驰便有近300条投诉。

无独有偶,4月17日,网传甘肃兰州之星奔驰4S店内,一名女子坐在展车引擎盖上与4S店员理论。据传,这位女车主花费115万新买的奔驰车,存在安全气囊故障。梅赛德斯奔驰官网显示,兰州之星奔驰4S店与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同属利星行集团成员。

2019年,中国汽车市场剧烈震荡,车企交易量纷纷下挫。在中国区还没坐稳豪车头把交椅的奔驰,如今又要面对更为严重的品控服务风波。

不管是利之星,亦或其他奔驰4S店,其品质、服务问题最后伤害的都是奔驰的品牌形象。以西安女车主维权事件为由,看奔驰如何为自己正名。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网易2019年Q1净收入183亿元,同比增长29.5%
2
终止达润协议,后启回购计划,贝因美与恒天然分家已成定局?
3
巨额索赔压顶、净资产或为负,暴风游走于暂停上市边缘
4
自救失败后申请重整,庞大集团能否抓住救命稻草摆脱危机?
5
东航物流业务“十年九亏”,独立上市博弈顺丰、“三通一达”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