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浑水四连击,安踏成打不“死”的小强
摘要

如今,此轮空头攻防战暂告一段落,而安踏面对的海外竞争却从未间断。

投稿来源:虎符财经

导语

“一切皆有可能”。在这个本应该是体育淡季时段,被著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死磕安踏体育(股票代码:02020.HK),迅速霸屏的同时,更是将竞争对手这句slogan展现的淋漓尽致。这时伴随着浑水的四箭齐发的是,浑水不甘沦为“凡人”的决心。

7月15日,已在前几日连续向安踏发起进攻的浑水,再次向安踏射来了第四支箭。真可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估计这是6月18日还在闽商大会上慷慨激昂的丁世忠怎么也想不到的。

“嗖嗖嗖”做空三箭未打趴安踏,又迎来了第四箭

7月8日-15日,一周时间四份做空报告,浑水绝对是有备而来。回顾浑水的过往战绩,其射出的做空“暗箭”就如《复仇者联盟》中的鹰眼神箭一般,百发百中。在最新的报告中,浑水除了指出安踏9年来存在的严重的欺诈行为外,更是回顾了自己过往的辉煌战绩。

如同人们对鹰眼的质疑一样,但凡失手,浑水也将跌落“神坛”。回顾之前浑水做空的14家中国公司中,6家已被退市,1家已停牌近5年,2家后来被管理层溢价收购,两家下跌超过90%,另外两家大幅下跌,只有一家股票上涨。如今,挺过三箭的安踏能否不被打趴。

7月8日在浑水射来第一只箭时,对于安踏可谓猝不及防。股价一度大跌7.32%,安踏只得采取临时停牌应对。

7月9日,刚刚掷地有声回复了对其利润造假的质疑的安踏。股票复牌后,再次收到浑水关于其涉嫌腐败和利益输送的做空报告。而这一次,安踏股价非但没有出现断崖式下跌,到收盘时反倒微涨了0.20%。

面对来势汹汹的浑水,有专家当时就称:浑水的第三份报告或已在路上。

果不其然,经历了7月10日短暂的平静后,7月11日浑水的第三份做空报告如约而至。这一次浑水把矛头转向了安踏旗下的国际品牌Fila,并指出安踏对Fila门店数量存在造假嫌疑。这一次安踏给予直接否定回应的同时,也一同发布了二季报。

这时的安踏股价,更是一度涨超4%,虽收盘时有所回落,但51.30港元/股,0.98%的涨幅印证了安踏的顽强。

回顾这些年安踏的股价表现,虎符财经发现从2007年登陆资本市场以来,安踏的股价在长周期中都维持较高的涨幅。粗略估计十二年时间,安踏股价已平均每年接近1.2倍的速度递增。到目前为止,安踏体育市值达到1397.89亿港元(截至7月15日10点32分),而与之相比,李宁的市值如今仅437.36亿港元。

而从安踏体育的业绩来看,根据安踏最新公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与2018年同期相比主品牌安踏的零售总额实现了10%以上的增长;其他品牌的涨幅更是超过了55%,这其中Fila品牌的贡献率超过一半。

2018年,总营收达到241亿元人民币的安踏更是跻身世界前列。6月18日,第六届闽商大会如期在福州召开,作为闽商佼佼者的安踏集团CEO丁世忠表示,安踏现在已经正式跻身体育用品集团三甲行列,在中国更是拔得头筹。

但我们也要清醒的认识到一年多来,安踏被三次做空,绝非偶然。而相比于去年6月GMT的做空,以及两个月前Blue Orca Capital创始人Soren Aandahl的做空言论,这次浑水三份详细的做空报告可谓做足了功课。这其中反映了国际做空机构开始瞄准知名公司的策略转变,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近些年快速成长的安踏暴露的一些问题。

不过,诸如摩根士丹利等国际知名投资机构依然表示出对安踏的力挺,大摩直接指出,浑水的报告缺乏基础。大和证券,也对安踏表示了支持。大和证券则指出,安踏2007年上市IPO所得为34亿元,只有8120万元用于投资上海锋线,占比约为2%,份额并不大。而且上海锋线其实一直亏损,并不是增长快速业务,从这个角度看,安踏的大股东并无牺牲小股东利益而获利。

但近些年,通过赞助中国奥委会、签约NBA巨星,以及收购Fila等知名国际品牌,使安踏这家来自晋江的家族小作坊,在大踏步的走向世界的同时。面对与阿迪、耐克等巨头展开的全球化“军备竞争”,安踏依旧是“家天下”。

安踏体育国际化的野心

作为安踏的掌舵人,丁世忠一直未掩饰其国际化的野心。

在闽商大会上,丁世忠就表示:“过去大家都认为中国品牌只能卖低价。但2018年安踏的一款篮球鞋,在美国卖到了160美元,还要排队抢购。”随后他还暗示,今年还要全球发售一款199美元的球鞋,力争再创记录,可见这必将创造巨大营收。

有关奥运会的投入更是见证了安踏一步步走向世界的野心。从最早的2000年通过赞助孔令辉,名声大振,安踏全面发力奥运会。2009年安踏成功成为中国奥组委最高级别“战略伙伴”,并于2012年完成续约。2016年9月,安踏将中国奥委会体育服装品类赞助商的合作延续至2024年,且一举拿下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赞助权。

此外,安踏体育大踏步的全球收购也使得自身业绩水平明显增长。2009年收购意大利知名运动休闲品牌Fila(斐乐),则是安踏海外扩展的开始。2015年,安踏又收购了英国户外、爬山运动品牌斯普兰迪(Sprandi)。2016、2017年又分别成立了合资品牌迪桑特(Descente)和可隆(Kolon Sport)。5个月前,更是完成了对加拿大户外运动品牌始祖鸟的母公司 Amer Sports的收购。

通过不断地收购,给安踏带来的收益也是极为可观的。以Fila(斐乐)为例,从收购以来Fila(斐乐)实现了超过50%的复合增长,2017年开始,Fila(斐乐)更是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超过30%的营收。2018年Fila(斐乐)更是创了超过80%的营收记录。

丁世忠的“家天下”

Fila(斐乐)取得骄人成绩的同时,结缘NBA、赞助奥运会、频繁的收购海外品牌,已使发家于福建晋江的家族小作坊大踏步走向世界,但其创始人丁世忠以及家族仍旧赋予安踏最浓重的家族色彩。从当年,丁和木、丁世家、丁世忠父子成立安踏开始,安踏就一直未改它“家天下”的本色。在浑水的做空报告中,其质疑安踏涉嫌先利益输送的指控的同时,经销商与丁世忠的亲属关系就是矛头。第一份做空报告中,被质疑的安踏有25%的股份就由丁世忠的妹夫丁清亮持有。

而说起丁氏的渊源,仅有210万人口的福建晋江,却出了众多丁老板。361°的丁建通、特步的丁水波等都是众多丁老板的杰出代表,而这其中安踏的创始人丁世忠更是佼佼者。

1991年,早年在北京淘到第一桶金的丁世忠,回到了晋江老家。带着靠卖运动鞋赚来的20万元钱,丁世忠和父亲、哥哥一起开始了创业。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北漂时就已对品牌有了认知的丁世忠,和父兄一起以“安心创业、踏实做人”为品牌内涵创立了安踏。也是从这时期,安踏“家天下”的格局确立了下来。

截至目前,丁世忠及其家族也仍以超过60%持股比例,绝对控股安踏集团。且丁世忠本人除担任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外,还担任上市公司董事会主席。而其哥哥丁世家也担任集团董事和总经理一职。除此之外,丁世忠的妹妹,以及表兄也在安踏集团担任要职,可以说走向世界的安踏依旧是“丁家”的天下。

江海证券私募经理王兆江对虎符财经表示:“像安踏这种已经上市多年的公司,权力过于集中难免会带来一些管理上的风险,但也要结合安踏的发展渊源综合评估。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商业环境,安踏是否有必要引入职业管理人,也要看是否有合适的人选。”

天风证券在对安踏的研报中也指出:股权结构稳定,管理层集中持股,且架构稳定多年。

如今,此轮空头攻防战暂告一段落,而安踏面对的海外竞争却从未间断。除了和阿迪、耐克的正面硬刚之外,作为传统势力代表的彪马也在凭借与蕾哈娜等国际巨星的合作迅速复苏。根据彪马2019年初公布的2018年业绩数据显示,其去年360亿人民币的总营收高出安踏近120亿元。而以安德玛、纽拜伦为代表的其他品牌,也都对广阔的市场虎视眈眈。面对和一种高手越演越烈的竞争,不知作为最善钻空子的做空势力,是否在预谋下一次对安踏的奇袭。而具有“招黑体质”的安踏,将来还能否再次上演如“小强”般顽强,“家天下”能否变成全天下,时间都将给我们答案。截止发稿前,关于虎符财经提出的有关安踏经营战略等问题的提问,其未作出回应。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呆萝卜、妙生活接连折戟,生鲜电商迎来新一轮洗牌期
2
太保寿险26.86亿举牌上海临港,业内:险资整体加仓预计明年提速
3
增长乏力、成本高企的正保远程教育,未来要怎么走?
4
雅戈尔“断臂求稳”剥离投资业务,号称回归主业却巨资加码地产
5
华鸿嘉信又一年难过500亿?“救火队长”张立洲临危受命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