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日本隐形冠军:靠卖拉链,年赚400亿,做到了世界第一
摘要

踏踏实实把小事情做好,才能让企业长盛不衰,成为百年老字号。

投稿来源:正解局

小拉链,大生意。

靠350日元起家,至今全球销售额高达7657.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88亿元)。从日常穿着的牛仔裤到宇航员的太空服,到处都能见到它的身影,这就是日本拉链巨头YKK的传奇之路。

YKK与丰田、索尼并列,代表了日本发达的工业制造水平。

读懂了YKK,就能看清楚日本工业制造的崛起之路。

1、随处可见的YKK,从牛仔裤到太空服

一年销售超95亿个拉链,在世界72个国家或地区拥有108家公司,2018年度全球销售额达到了7657.81亿日元,其中拉链相关的产品卖了3328.57亿日元。

这就是YKK,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拉链生产制造商的实力。

(近5年YKK的营收数据来源YKK官网)

创办于1934年,从2个人的小作坊起步,只用了短短40年,就超越了曾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服装扣件公司——美国的泰龙(Talon),而这家美国公司,其实才是拉链真正的发明者。

YKK这个名字,在许多人的印象里,是高品质的代名词。

一个佐证是,YKK拉链频繁出现在中高端服装和箱包的身影中。无论adidas、nike,或是levi’s,甚至奢侈品品牌的箱包,都能看到它们毫不避讳自己产品的拉链上,显露着YKK的字样。甚至,在自己产品的宣传上,还会特意给出YKK的细节展示。

(许多品牌服装毫不避讳YKK的LOGO出现在自己的产品上,还有的品牌把YKK的配件当做宣传自己产品的卖点)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YKK本身就是个响亮的品牌,是品质的象征,告诉别人自己的产品配的是YKK,这是提升品质形象的好卖点。

反过来,消费者从这些大品牌对YKK的青睐,也映射到“这不是一条普通的拉链,它绝对不会卡住”的品质信赖。

毕竟,YKK是一条上过太空的拉链。当年,它因为被缝在太空服上,跟随美国的宇航员登上月球而一举闻名。

高质量一直是YKK颇为自豪的卖点。根据资料显示,高端产品在YKK拉链业务的占比超过80%。从销售的数据也能反映出来:YKK公司的拉链产量占全球约四分之一,但产值却占全球市场的大约45%。

除了服装箱包用到拉链, YKK拉链的应用场景,丰富到颠覆想象。

在展示产品的展览馆里,YKK拉链的应用,简直让人想不出有什么东西是拉链解决不了的。YKK的拉链品种有400多种,除了用在衣裤鞋帽、箱包盒袋上,还有专门用在潜水服和户外装备上的防水拉链,有用来联结渔网、防鸟网的拉链,甚至有用在大桥排水系统上的拉链。

(日本一座大桥的橡胶排水沟上装着YKK的防水拉链,方便打开清理 YKK官网截图)

截止到2017年,YKK创新或改进而获得的拉链专利,在日本国内有1500项,在国外也有14项。

这个YKK,真是把一根小小的拉链,做成了一门大生意。

2、干了几件小事,做成世界第一

YKK的创始人吉田忠雄,被人们称为“世界拉链大王”,他所信奉的“认真把小事情做好”,是YKK从退货堆积如山的小作坊,做到如今年销售几十亿美元大生意的根本。

YKK的几次关键发展节点,都靠擅长做好小事情的吉田。

1934年,吉田忠雄带着偶然收回来的“破烂儿”——一批长期积压的劣质拉链,创办了只有2名员工的三S公司。这个阶段,吉田是“拉链医生”。他自己改进了一些修理工具,把劣质拉链修理成坚固耐用的三S拉链,掘到了第一桶金。

(千亿拉链帝国YKK,就是从这样的一个小作坊开始)

二战中,吉田的工厂被美军轰炸毁于一旦,战后他重操旧业,把商标改成了“YKK”,继续着自己的拉链事业。

当时,美国的拉链已经机械化生产,可YKK还是人工制作,吉田就咬牙贷款从美国进口了4台全自动链牙机。

这些性能精良的机器,让日本人为之倾倒。不过,吉田并不满意。他又复制了创业之初的那一幕,只不过这次,他要改进美国的先进机器。吉田请日立精机根据他使用中总结的改进方案,改造这些机器。后来,这批经过改造的机器,12分钟的生产量相当于旧机种一天8小时的工作量。

(YKK自己改进生产机器,提高了效率,后来由此工机事业成了YKK技术核心部门)

从此,一个拉链帝国开始冉冉升起。只用了十来年的光景,1958年,吉田忠雄就完成了YKK年产拉链长度绕地球一圈的宏愿。

这一“圈”,让YKK开始冲击全球第一。

认真把小事做好,还不止是自己制造生产设备。在1953年,YKK就开始实施设备自制战略,自己制造生产拉链的设备。

《洛杉矶时报》1998年的一篇报道称:“YKK公司自己炼铜,自己调制聚酯,自己纺纱捻线,自己为拉链贴布染色,自己制作其独特拉链齿的模具……甚至自制发货箱。”

做自己的一体化产业,既保证了从原材料到模具、加工的“随心所欲”,还带来了更大的收获。

1959年,自家有矿的YKK开始生产铝合金建材。由此,YKK集团的三驾马车形成:技术核心部门工机部,开发和制造用于生产拉链和建材的机械设备;AP事业部做建材;发斯宁事业部则专做拉链。

(YKK起初自己生产设备和原料,后来成了专门的建材事业部,而近年建材的营收已经超过了拉链)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产业“生态圈”。

吉田忠雄成功的另一个“圈子”,则是如今YKK奉为企业精神的“善之循环”。

这个“善之循环”是这样的——

公司的红利,吉田本人只占16%,他的家族占24%,其余都由公司职员分享。同时,他要求职员把工资及津贴的10%存在公司里,用来改善设备,提高利润,而员工每年可分到8个月以上的奖金,但这些奖金的2/3要用来购买公司股票。公司由此增资,员工薪水与奖金更加提高,且可以拿到二成股息。

(吉田忠雄提出的“善之循环”,如今已经是YKK的企业精神)

这个“善之循环”,把员工利益牢牢地和YKK的兴衰捆绑在了一起,最大限度地防止员工跳槽和技术外流。

因为就算别的公司用同样的设备,也没办法生产出和YKK抗衡的产品,因为人不一样。

3、中国“新玩家”和YKK的差距

尽管YKK在中高端市场无人匹敌,但是从2017年开始,YKK开始计划投资2770亿日元,布局入门级拉链市场。低端市场这块大蛋糕,对YKK能否在2020年完成自己129亿条拉链产量的宏愿至关重要。

来自中国生产商的激烈竞争,让YKK感受到了挑战的压力。数据显示,YKK拉链销量占全球的20%,然后剩余的80%中,有一半被中国生产的拉链占据。量变能产生质变,这条路YKK走过,道理它再明白不过。

(全国三大拉链生产基地分别是浙江温州、福建晋江和浙江的义乌,几乎都与当地服装行业配套有关)

然而,无论从体量还是技术上看,中国企业与YKK都相差甚远。

比如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福建浔兴拉链(SBS),营收只有22.75亿元人民币,YKK拉链在2018财年的营收约合30多亿美元。利润就更不必说了,YKK去年归母净利润是458亿日元,而浔兴2017年净利润是1.27亿人民币,2018年归母净利润是-3.96亿元。

(年国内外拉链龙头企业对比,国内第一,世界第二的浔兴拉链,和YKK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

从技术上来看,YKK拉链每年研发的费用至少上亿日元,早在2010年,YKK在华申请并公开的发明专利就有600余项,仅在拉链及相关行业的发明专利就有300多件。浔兴拉链的专利数量目前只有发明、实用新型国家专利50多项。

(YKK创新设计的拉链,甚至有手机APP控制开合的拉链设计,为未来的智能服装提供了可能的选择)

更令人担忧的是企业对做拉链这个“小事情”的专注程度。

虽然YKK如今建材事业的营收超过了拉链事业,但建材起初只是YKK建立自己拉链生态的“衍生品”,拉链事业依然是YKK唯二的事业,无可替代。

而中国企业,多少对拉链这个“小东西”并不那么专情。

经过了30多年打拼做到中国第一、世界第二的浔兴拉链2006年上市。10年后的2016年11月,创始人施能坑以25亿元的价格,把企业卖给成立仅2个月的天津汇泽丰公司。

在这则被财经分析人士称为和赵薇收购万家文化一样的“杠杆收购”后,浔兴新东家花了10亿多现金对价收购了一家跨境电商65%的股权。

(浔兴股份2018年的财务数据,从2017年的盈利1.6亿变为负数)

仅仅1年半后,2018年5月11日,浔兴股份发布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预案——拟以12亿元向浔兴集团出售拉链业务资产及相关负债,交易对方以现金支付对价。

25亿卖出,一年半后12亿买回,浔兴股份又回到了施能坑的怀抱中。而此时留给浔兴股份的,是一个亏损的电商平台和比上一年多出4亿元的存货。

让人嗟叹。

4、中国企业应该学习什么?

拉链行业,谁是未来的王者?

YKK和国产企业各有优势。YKK要借助自己的生产、研发和品牌优势抢夺低端市场,中国企业则有心从低端市场走量的基础上实现“阶层跃升”,这将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阵地争夺战。

中国企业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借助自己的优势,学习借鉴YKK的长处,踏踏实实把小事情做好,才能让企业长盛不衰,成为百年老字号。

制造业崛起,靠的是把小事情做好的企业。

我们期待未来,能有中国的企业把拉链这个小东西,做成能和YKK一样的大生意。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百度发力移动生态止亏见成效,或与头条展开关键一役
2
微博的快与慢:广告营收放缓,用户增速明显
3
车险严监管另一面:6家新三板中介业绩滑坡,下半年或颓势难扭
4
合资车企欲在新能源领域“破冰”,传统巨头能否逆袭反超自主?
5
艺术类留学市场能讲多大的故事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