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蓝鲸财经
添加收藏
微信分享
微博分享
中国偶像没有“团”
摘要

偶像团体的运作规则不清晰,商业路径模糊,导致团体往往成为个人的孵化器,并未形成1+1>2的局面。

投稿来源:壹娱观察

10月15日,爱奇艺举行了iJOY悦享大会,并公布了包括综艺、剧集在内的泛娱乐内容储备,S级综艺《青春有你》第二季也位列其中,将延续《青春有你》IP,于明年Q1上线。

同一天,节目官宣首位导师,发布宣传片。一时间,相关内容登上热搜。由此可见,偶像选拔类综艺热度与关注度依然不减。

这意味着,几个月之后,另一支限定女团将进入市场。从2018年至今,视频平台基于自制偶像选拔类节目,开启全新限定模式;经纪公司借由节目热度,纷纷推出自己的偶像团体。大量艺人、团体进入偶像市场。

节目的高热度也推动偶像市场的变化。老牌偶像经纪公司实力进一步巩固,成功打造出高流量艺人;有一些原本声量不大的公司,逆风翻盘拼得一席之地;同时,通过节目展现出的偶像市场的空间与红利,也催生了新力量,不少新公司开始入局。

实际上,不少娱乐公司一直致力于培养偶像团体,不论是之前选秀出身组成的团体,亦或是经纪公司选拔练习生成团出道,有一些也曾有过高光时刻。然而,绝大部分偶像团体更多的是难逃默默无闻、各自发展、解散等局面。

▲ 至上励合

究其深层原因,国内偶像产业仍然不成熟。偶像成团之后,能够展现音乐实力的只有各大晚会、演唱会以及综艺中的表演时间等,更多的时候,必须通过频繁上综艺,或出演影视剧来维持热度、延续价值。

这也就导致团体合体时间有限,而呈现出“单飞”态势,实力、发展不平衡的潜在威胁也就逐渐产生,于团体整体发展实属不利。

同时,偶像培养还未成体系。深耕偶像经纪的公司一直在找寻自己造星的方法,但并未形成完整且规范的布局;新的公司则希望通过选拔类综艺在推人或增加品牌价值上有所斩获,但实际上,能够真正脱颖而出的还是少数。

限定团之前,只有《棉花糖》、TFBOYS和SNH48?

在《偶像练习生》成功打造出NINE PERCENT之前,内地已经出现过很多偶像团体。

壹娱观察统计了2018年之前出道的偶像团体,不完全统计已经超过30支。其中既有SNH48、TFBOYS、3unshine这样依旧存在活动的;也有至上励合这样有过高光时刻,现在更多的以个人活动为主的;但大多数则是不温不火。

2018年之前,娱乐公司是偶像团体主要的缔造者和运营者。练习生“整合”、中韩“联动”等等是常见的团体组成方式。

即使有选秀节目选手组成组合出道,也隶属于一个经纪公司。比如至上励合、8090通过《快乐男生》选拔出道,I ME部分成员出自《快乐女声》,由天娱传媒运营;X玖少年团则由《燃烧吧少年》选拔而来,成为哇唧唧哇艺人。

随着2018年《偶像练习生》的开播,偶像市场开启共享经纪约+限定团模式,六支限定团在一年半时间内被推入市场。NINE PERCENT占据高光,却难掩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诸多问题和无奈,在少有的几次合体之后,意难平地结束了成团之路。

▲「NINE PERCENT」毕业照

火箭少女101乘首个限定女团而来,高热度之下也依然存在平台与原生经纪公司的矛盾。但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第一代限定团都占据着市场红利。相比之下,第二代团则稍显不足。UNINE成团六个月之后,即将迎来新EP;R1SE综艺、时尚逐渐发力;新风暴、Black ACE仍未有更多动态。

除了成功出道的限定团,选送艺人参加节目的经纪公司也依托节目热度,推出了自己的团体。

《偶像练习生》结束之后,乐华娱乐推出了NEXT,综艺、音乐齐发力,目前成员分散在综艺、影视、音乐等各领域;坤音娱乐推出了ONER,已推出两张EP,还登上央视舞台。另外,觉醒东方、香蕉娱乐也推出了Awaken-F、TANGRAM,只是在声量上还存在差距。

▲ONER《SUMMER TIME SPECIAL EP》

事实上,不论是娱乐公司推出的团体,亦或是平台的限定团,对于市场的意义更多的是输送了大量的艺人,远超偶像组合。这些艺人增加了演员的储备。

《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的扮演者罗云熙、《彗星来的那一夜》程浩的扮演者符龙飞是男子双人组合双孖JL的成员;凭借《陈情令》在暑期档大火的肖战、王一博是X玖少年团、UNIQ成员之一。

同时,他们也是选秀类节目选手重要组成部分。HIT-5高瀚宇、至上励合张远参加了《创造营2019》,引起了一波回忆杀;通过《创造101》成功出道的赖美云原来是S.I.N.G成员;UNIQ的李汶翰、周艺轩分别于今年参加《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在限定新团中重新出发。

▲ UNIQ-李汶翰

但是,与个人活动相比,团体合体似乎并没有同样频繁。即使如SNH48、TFBOYS这样一直有团体活动的组合,也是“聚少离多”的状态,唯粉数量要远多于团粉。

偶像组合也曾有过如《棉花糖》脍炙人口的高光,也打造过TFBOYS、NINE PERCENT的高流量,但是真正坚持下来的组合依然寥寥无几,在大众心里留下印记的也屈指可数。

偶像经纪公司“大乱斗”

但即使大多团体折戟,或是被分分合合所困扰,毋庸置疑的是,偶像的市场空间一直都在,红利也一直可见。加之《偶像练习生》开启新一轮偶像选秀热所带来的“蓝海”,以及粉丝经济的成熟,深耕偶像经纪的公司持续发力,新的公司也被吸引,试图入局分羹。

比如在偶像团体经纪上积淀的乐华娱乐,UNIQ、宇宙少女即是其推出的偶像团体。2017年开始尝试养成系偶像团体。YHBOYS就是其中之一。

▲YHBOYS

成员年龄在10—13岁之间,并根据人气和粉丝变化调整的策略,开始了另一种非限定模式的探索。但从目前情况看,多数团体的成团已分布在各个限定团体,分开发展似乎效果更佳,偶像团体的培养与运营仍困难重重。

曾缔造出《超级女声》《快乐男声》等现象级选秀综艺的天娱传媒,在2011、2017年分别送别了司捷和龙丹妮,前者打造了至上励合和I Me,后者被称为“选秀教母”。

司捷于2011年成立了捷特联合,推出过男团TimeZ,但成绩平平;龙丹妮成立了哇唧唧哇,仍然深耕选秀,X玖少年团即在旗下,目前也已经各自发展,肖战、郭子凡已逐渐在影视领域拥有姓名,夏之光、赵磊、焉栩嘉已成为R1SE成员。相比起整体,颇有种“散是满天星”之感。

▲X玖少年团

而诸如华谊兄弟时尚、少城时代、壹心—壹加壹等公司,在打造团体方面并未有太多动作,却也发现这一风口,纷纷入局,选送练习生登上选拔类节目舞台。

在曝光的参与《青春有你2》的公司里,仍然可见乐华娱乐、英皇、华谊、丝芭文化、华策的身影,猫眼娱乐也首次出现在名单上。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类节目,从某种程度上给了在资源和名声上并不占优的公司机会,选送的选手若能出道,则可以获得较大商业回报,即便未能出道,也可为公司打开知名度。

▲《创造101》海报

上文提到的坤音娱乐即是其中之一,在《偶练》结束之后,除了推出了ONER,还获得了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真格基金跟投的数千万pre-A轮融资。

但是,2018年开启的新一波选拔类节目为偶像行业带来的改变,还有平台加入偶像经纪市场,以及催生更多新公司加入“战局”。

爱豆世界在NINE PERCENT毕业之后,后续业务仍未可知;爱豆青春文化目前只有UNINE一个经纪业务;新风暴、Black ACE由阿里大文娱的酷漾娱乐运营;而火箭少女101经纪公司为周天娱乐,但是哇唧唧哇负责运营。从目前来看,视频平台仍是新手,共享经纪约模式仍在探索中。

▲UNINE《UNUSUAL》

而在《偶像练习生》开播之后,也有不少新公司成立,并向今年的选秀节目输送了练习生,比如2018年2月6日成立的有此山文化、2018年6月4日成立的听话传媒等等。

深耕偶像团体培养与运营的公司仍在探索持续有效的道路,没有过多经验的公司已经纷纷加入;单一经纪模式还未找到合理化运营,共享经纪约的挑战已经到来。“大乱斗”的偶像行业,依然问题重重。

行业不成熟仍是大困境

不论是偶像经纪公司的发力,还是视频平台的加入,实际上都没有解决偶像行业不成熟的问题。

一方面,偶像发挥的空间与演员、歌手有很大重叠。偶像团体一旦进入市场,合体之路就变得难上加难。团综是一个方法,更多的途径是各大晚会、演唱会和通过录制综艺来获得合体表演时间。

▲火箭少女101合体参加《合唱吧300》

但这样的机会毕竟有限。为延续组合和个人的热度和价值,“拆分”就成了必须要进行的步骤,而结果就是,大量的偶像涌入影视、综艺领域。在组合尚未有足够的声量之下,个人的热度逐渐攀升,成员发展的差距逐渐拉大。分久必合难上加难。

其实,各平台也在寻求解决之道。2018年《中国音乐公告牌》《由你音乐榜》等多档打榜节目上线,但是热度和播放量均不理想,未能持续。

另一方面,能够经受住市场考验、可持续的打造偶像团体的模式还未出现。诸如丝芭、时代峰峻都手握有强大的团体品牌SNH48、TFBOYS,也在其之后继续推出新的组合,丝芭旗下火核传媒推出的D7少年团和时代峰峻的台风少年团,比起师姐、师兄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台风少年团

同时,偶像培养尚未形成体系。偶像团体模式较为成熟的韩国,已经形成一套类工业化生产的模式,前期练习生的选拔也要经过层层筛选,成为练习生之后,要经过长时间的专业训练,以及定期的考核,达到水准之后才能组成组合出道。

尽管刻板的人设、压力大等问题被人诟病,但不可否认的是,经过这样培养体系出道的偶像,更能经受住市场的考验,生命力也更加顽强。而对于内地的偶像团体来说,成团之后再去训练、成为练习生没多久就等上节目舞台等待检验的情况不在少数。

传统模式尚未明晰,视频平台的加入在带来新的活力之下,也引发新的探索。限定团的逻辑给偶像团体行业带来了新的思路,但是凭借人气来确定出道选手的内容设定,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各自为营”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粉丝在乎的是所支持的偶像能不能成团出道,以及在出道之后可以走多远。当然不可否认有团粉的存在,但是在数量上显然并不能与个人粉丝成比例。这其实也就导致了限定团带有“先天缺陷”,也给后续运营增加了难度。

深耕、不想错失风口、试水分羹也好、共享经纪约+限定团新模式尝试也罢,偶像团体的刚需从未减弱。前有《棉花糖》的高光,后有TFBOYS养成系偶像团体的成功,还有NINE PERCENT、火箭少女101的高流量,偶像团体行业成绩可见,也仍探索不止。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千寻专栏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千寻专栏)。未按照规范转载者,千寻专栏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热门文章
1
*ST华业难逃退市命运,百亿债务悬而未决
2
格力“价格战”真相:被指假惠民实为清理淘汰品,或致两败俱伤
3
广东华立大学三战港股终成功,创办人曾因欠钱不还被拘留半个月
4
微博用户账号莫名成刷量工具,流量困境之下急需新故事
5
雪佛兰疯狂推新背后:新旧更替甩掉“性价比”标签

注册成功,欢迎来到蓝鲸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