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人干出百亿市值,ST岩石铁了心要醉酒

ST岩石在白酒之路上越战越勇。

文|斑马消费 杨伟

未拥有白酒生产基地、酒类业务利润处于亏损状态,并不妨碍ST岩石成为一家事实上的白酒股,尤其是自去年开始股价涨幅惊煞众人。

公司昨日披露,近一年,公司股价涨幅155.81%,今年以来股价涨幅142.91%。这其中除了搭上白酒股的涨势,也有控股股东贵酒发展及一致行动人不断增持的助推。

昨日,公司以5%涨停收报29.84元,总市值达99.81亿元。

酒类销售成救命稻草

昨日,在收到上交所年报业绩问询函21天后,ST岩石终于作出了回复,其中对自身白酒业务发展状况着墨甚多。

2019年,公司初涉酒类销售业务,当年实现收入517.84万元,占比当期营业收入的4.74%。彼时,贸易业务还是公司收入大头,当年实现收入5859.58万元,占比公司收入的53.62%。

随着公司对酒类销售业务的逐步布局,公司收入结构发生逆转。2020年,来自酒类销售收入为5878.96万元,同比增长1035.28%,占比当期收入的73.75%。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早在2018年底,就开始尝试向白酒行业探索,公司以对价228.24万元收购贵州贵酿酒业旗下贵酒云电子商务85%股权,从白酒电商切入酒类销售领域。

试水之后,公司先后注册上海贵酒销售、上海军酒、上海贵酒科技等销售企业,潜心构建自己的销售网络。特别是在去年8月,公司授权拟由全资子公司贵酒科技、上海事聚贸易,一口气设立18家孙公司,旨在加速对销售渠道建设。启信宝显示,上海贵酒销售系贵酒云全资子公司。

尽管销售企业众多,公司没能解决白酒产品的生产端,其产品主要通过委外贴牌生产。直到去年,贵酒发展才逐渐将章贡酒业、高酱酒业相关股权注入到上市公司体系内,形成生产端和销售端的无缝对接。

公司酒类销售业务主要通过经销、加盟及线上渠道实现,截至去年末,公司拥有经销商16家、军酒加盟店318家、线上直营店2家。其中,线上直营店去年减少8家。

虽有酒类销售业务加持,公司业绩并未好转。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09亿元、归母净利润1239万元,同比分别下降90.07%和35.56%;2020年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7972万元、归母净利润802.2万元,同比分别下降27.05%和35.23%。

铁了心要醉酒?

ST岩石自1993年上市以来更名多次,也换过不少主业,特别是从2001年11月开始,公司先后经历陈隆基、李勇鸿和鲜言等多个资本玩家,饱受摧残。

2019年,海银系入主前后,主要业务是贸易、商业保理以及融资租赁等5大业务,真正涉足白酒业务就在近两年。

公司的收入结构发生变化,与海银系对公司业务结构优化有关。海银系实控人韩宏伟及其子韩啸有意加码白酒业务,酒类销售业务在公司逐渐崭露头角。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最初通过贵酒云试水白酒电商的同时,海银系就已在白酒领域动作频频。2018年,海银系成立贵州贵酿酒业,成为公司销售白酒产品的贴牌厂家之一。

海银系是一家以金融业务立足的企业,这几年深度介入到白酒上下游。

2018年, 在贵州遵义举行的一次座谈会上,海银系首次向外透露对白酒领域的野心,即用5年在遵义投资500亿元建设年产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同时收并购白酒产能5万吨。

相比郭广昌大手笔资本运作入主金徽酒和舍得酒业,韩宏伟、韩啸父子的酒量并不大,在遵义座谈会上“放卫星”之后,海银系先后收购贵州高酱酒业,以及完成对天音控股旗下章贡酒业及长江实业的收购。

在此之后,贵酒发展拟将章贡酒业及长江实业注入ST岩石出师不利,直至2020年12月,ST岩石才以对价8600万元对价,拿下章贡酒业及长江实业各25%股权。紧随其后的是,贵酒发展通过无偿赠予的方式,将高酱酒业52%股权注入ST岩石。

至此,公司左手握白酒生产端、右手掌握着线上线下销售网络,已是名副其实的白酒股。

公司铁了心要醉酒,控股股东也铁了心增持,截至5月21日,贵酒发展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鸿褚、上海泓虔合计持有ST岩石股权达到62%。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酒类流通企业中报横评:连锁热、资本潮、大爆发
ST海投:海航资本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终止向其收购华安保险7.74%股权
ST岩石“酒后”股价创新高:两年收6问询、11高管辞职,被质疑蹭白酒热度
尚纬股份:终止收购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星空野望40.27%股权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