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掉队、资金紧张、股东逃离,奇点汽车的七年PPT造车之殇

曾与蔚来、小鹏齐名的奇点汽车,为何沦落至此?

文|连线出行 周雄飞

编辑|子夜

“奇点,在物理学上被认为是宇宙大爆炸的开始,是宇宙从无到有的那一点。”

作为理工男,奇点汽车CEO沈海寅对这一概念或许有着一种浪漫主义情怀,因此在奇点汽车成立后,他曾多次在公开场合来这样解释为何将造车品牌取名为“奇点”。

在他看来,对于奇点,所有已知的物理规律在这里都不适用,时间和空间都在这里结束,也在这里开始。“在这个点之前,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无法描述,也无法预测。”沈海寅曾这样对媒体表示。

一语成戳。没有多少人能预测到,就在蔚来、小鹏、理想和哪吒相继公布各自今年5月销量“好成绩”的同时,奇点汽车却被曝出身陷诸多法律风险之中。

上月底,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沈海寅接连收到两封来自安徽省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限制高消费令;上月14日,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奇点汽车母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截图自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这也意味着,奇点汽车目前的发展情况并不乐观。

有此遭遇,并不意外。奇点汽车自2017年发布旗下首款车型后,量产上市却多次跳票,至今这款车型仍未实现发售,在业内看来,奇点汽车将“PPT造车”之名一举坐实。

很多人没有预料到,奇点汽车会沦落至此。在七年前,它也曾与蔚来、小鹏和理想等玩家齐名。

2014年,被业内誉为“新能源造车元年”,这一年奇点汽车与蔚来、小鹏和理想汽车相继在国内诞生,并在之后不仅受到了众多省市政府的青睐,并在三年后先于“造车三兄弟”发布了首款车型,一度风光无两。

而在七年后,蔚来、小鹏和理想不仅都已完成上市,并且各自的品牌也逐渐被市场所认可。反观奇点汽车,与“造车三兄弟”的距离可谓是天壤之别。

那么,这家昔日里的明星车企为何迟迟造不出车,它又能撑多久?

1、严重掉队的玩家

奇点汽车,目前无疑已走到悬崖边缘。

上月底,就在业内聚焦于新款理想ONE发布的同时,少有人关注到鲜有声音的奇点汽车有了新动态,只不过这个动态并不是好消息。

奇点汽车创始人沈海寅接连收到了来自铜陵市法院部门的两封高消费限制令。据限消令显示,被限制高消费的缘由,均是由于奇点汽车未按此前诉讼判决执行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

此外,在上月中旬,奇点汽车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也被列为被执行人。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数据,上月14日智车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7663470元。

相比之下,奇点汽车被列为被执行人更是习以为常。

连线出行通过查阅公开数据,自去年9月初奇点汽车就分别为铜陵市铜官区人民法院和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截至今年3月底,已有5次被执行,历史被执行总金额高达669.18万元。

奇点汽车被列为执行人历史,截图自企查查

一家公司被列为被执行人,主要是因为该公司在法院判决后,未在一定时限内作出一定的赔偿或接受一定的处罚,法院方面只能将其公司列为被执行人。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奇点汽车涉及的司法案件就已有52起,从这些案件判决书可见,基本都是奇点汽车被罚款,而它则并未在指定时间内缴纳处罚金。

这背后揭露出奇点汽车或许已出现资金链方面的问题,而这一问题早在2018年已显露出来。

2018年10月12日,据投中网报道,众多奇点汽车的员工收到了一封来自该公司HR的邮件,大体内容是“工资需要通过一系列的审批后才能发放,所以会耽误一些时间,望请各位员工理解。”

但让很多员工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薪酬延缓发放,一直拖到了三个月后。据奇点汽车员工对投中网回忆,宣布此事后的当月,工资并未发放;次月,工资依然没有到账,直到当年12月,奇点汽车终于向员工告知了工资发放规则。

根据规则显示,奇点汽车众多员工当年9月的工资算是公司向员工借款,会按照年化约10%的利息偿还,约在2019年1月发放;10月工资会在当月中旬前发放完毕;而11月的工资会在当月底发放。

“刚宣布延发薪资时,员工们的情绪都挺稳定。但当10月、11月工资都没能如期发下来时,我们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位奇点汽车员工这样表示。

这之后,除了拖欠员工薪资,奇点汽车还被曝出拖欠供应商款项。

据相关媒体报道,自奇点汽车2018年10月曝出拖欠员工工资后,也有不少供应商在网上反映奇点汽车有拖欠款项的情况。

对于这些传闻,奇点汽车方面很快作出表态,表示奇点发展顺利,已得到多个政府部门及投资机构的看重,多轮融资顺利,不存在资金问题。沈海寅彼时甚至亲自下场回应:“奇点汽车已累计融资超过70亿元,拖欠员工工资是假消息。”

由于奇点汽车官方和沈海寅的接连辟谣,欠薪一事也随之不了了之。而随着股东退出事件的发生,再次让奇点汽车陷入质疑风波之中。

2019年10月底,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了一份公告,公告显示深圳博雍智动未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博雍智动”)计划转让智车优行科技的6.3753%股权。

博雍智动转让股权公告,图源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

在彼时业内看来,博雍智动的退出将对已陷入困境的奇点汽车再带来沉重一击。

另据连线出行查看智车优行目前股权穿透信息,发现博雍智动依然是前者股东,只不过持股比例从之前的6.3753%减少至5.8184%。可见,博雍智动虽然没完全退出,但对于奇点汽车的信任度在降低。

然而,这样的不信任只是一个开始。

去年5月底,奇点汽车被曝出发生多项股东变更信息,这其中,铜陵欣荣铜基新材料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铜陵产业发展基金”)退出了奇点汽车股东行列。

据了解,此前奇点汽车有两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其母公司智车优行科技,持股比例为70.37%;第二大股东就是铜陵产业发展基金持股比例为29.63%。如果铜陵产业发展基金完成退出后,智车优行科技就将拥有奇点汽车100%的股权。

连线出行通过查看奇点汽车股权穿透信息,可知铜陵产业发展基金已完全退出,智车优行科技目前已持有奇点汽车99%的股权。

奇点汽车股权穿透,截图自企查查

从最早被曝出欠薪,到之后的重要股东退出,再到上月被列为被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在业内看来,奇点汽车已在新能源造车这条赛道上严重掉队。而在七年前,奇点汽车还是一个有实力的玩家。

2、高开低走的造车路

与诸多新能源车企创始人一样,沈海寅的造车初衷同样来自于特斯拉的启迪。

2014年,随着特斯拉CEO埃隆 马斯克带着十几辆Model S来到了中国,国内互联网圈随之刮起了一股新能源造车之风。这其中,沈海寅虽然不像理想汽车CEO李想成为了首批特斯拉车主,但他依然成为了为数不多的首批特斯拉体验者。

当体验完特斯拉后,沈海寅曾对媒体表示“汽车行业的天,肯定会变。”在他看来,特斯拉给他的震撼不亚于其1995年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时的感受,并且认为特斯拉是未来汽车的雏形。

这之后,和蔚来CEO李斌、小鹏汽车CEO何小鹏和李想一样,沈海寅也开始了自己的造车路。只不过,与李斌他们不同,沈海寅先是以较为保守的投资人身份入场。

2014年12月,沈海寅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投资创立了智车优行科技,该公司创立之初,并没有主攻造车,而是先开始了汽车智能系统的开发,直到一年后才真正入局造车领域,正式研发智能电动汽车。

与此同时,沈海寅也开始了他的个人职业转型。

2015年5月,沈海寅在朋友圈发了一篇名为《梦在未来、该启程了》的文章,在文中他写道,2014年每天埋头工作16小时研发硬件,脸色甚过北京的雾霾,以至于有好友认为他已经失去活力。

对此,他在好友的追问下,决定了自己的方向——做硬件的男人,梦想是造一辆自己心目中的汽车,用互联网思维造一辆真正懂用户的智能汽车。

当时还在360任职的沈海寅将造车的想法向周鸿祎进行了汇报,并提出了在360内部做一个汽车项目的建议。而对于周鸿祎而言,造车离360的主业太远,再加上他自己并不会开车,以至对此提议并未同意。

“既然在360做不了,干脆自己来做。”就在当年,沈海寅从奇虎360离职,正式出任其在一年前创立的智车优行科技CEO职位。

这之后,沈海寅的造车梦开始提上日程,并在2016年3月发布了首款功能样车,随后经历一个多月的品牌名称征集活动后,沈海寅将智车优行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命名为“奇点汽车”。

品牌名虽然确立下来,但彼时知道这一品牌的人却寥寥无几,直到一年后奇点汽车旗下首款车型的亮相。

2017年4月13日,奇点iS6预览版正式向外界亮相,这款车在彼时看起来诚意十足。

奇点iS6发布,图源奇点汽车官微

在续航方面,有400公里的里程,快充一小时能够行驶320Km;外观方面,保留了概念车上的对开门设计,属于中大型SUV;在车辆内饰方面,拥有一块可以旋转的15.6寸FHD中控屏幕,并且车内还拥有16处收纳空间,最大限度方便家庭出行。

而在车辆智能方面,奇点iS6搭载了8颗摄像头(1颗双目)、12颗超声波雷达和5颗毫米波雷达,在彼时来看,硬件配置可谓堪称豪华。

有了硬件,沈海寅也公布了自动驾驶方面的规划,2017年实现在高速路上的自动驾驶、2018年实现城市内自动驾驶。

由于这款车发布之时,国内市面上只有特斯拉进口版车辆,而蔚来、小鹏和理想“三兄弟”的首款车型并未发布,再加上20-30万的定价,让奇点iS6一度成为了当时业内颇为关注的焦点。

这样一场发布会,也让沈海寅和奇点汽车顺利来到了镁光灯下,成为了颇受关注的明星车企。

按照沈海寅的计划,奇点iS6发布后力争在同年实现小批量生产,并在2018年实现全面交付。在业内看来,奇点要做到这点不难,毕竟在一年前,奇点汽车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项目落户安徽铜陵,总投资80亿元,占地1000亩,年产能为20万辆。

但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占尽“先发优势”的奇点汽车,却开始掉链子。

到了2018年,奇点汽车不仅没有实现小批量生产,同时也没有兑现在当年全面交付的诺言。对此延迟交付,沈海寅公开道歉,并将奇点iS6的交付时间推迟到了2019年春节前后。

而直到2019年春节过完,奇点iS6仍未实现交付,有的只是停放在北京三里屯城市展厅里iS6展车。

对于再一次“跳票”,沈海寅在2019年上海车展上解释道,主要是由于合作伙伴和生产基地的变更,造成了车型交付的拖延。两个月后,沈海寅再次表示,北汽昌河在景德镇的工厂可为奇点汽车代工生产车辆,生产线正在改造,相关设备已经就位,预计当年年底前量产。

这之后的情况,大多数人都已了解,奇点iS6不仅在2019年内未能量产,甚至截至目前这款车都未量产。

反观同期成立的蔚来、小鹏和理想,不仅相继完成了上市,同时在销量方面愈来愈被市场所认可。在车型方面,除理想只有理想ONE一款车型之外,蔚来和小鹏旗下均已拥有2-3款量产车型,并且新车型也将在明年完成上市交付。

从昔日的明星车企,到现在背负“PPT造车”骂名,奇点汽车是如何走到这一悲惨处境之中?

3、奇点如何走到了这一步?

现在来看,沈海寅在一开始,就低估了造车的成本。

“造车需要多少钱?”对于这个问题,李斌率先给出答案“没有200亿不要谈造车”,之后李想也给出答案“只需要一百亿就够”。而沈海寅则认为,“造车并未有人吹的那么多钱,20亿人民币就足够了。”

而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奇点汽车自2015年1月完成价值1000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后,截至目前其已完成了11轮融资,如果仅按已披露金额融资计算,奇点汽车已融资70多亿人民币。

奇点汽车以往融资信息,截图自天眼查

另据2019年其第五大股东博雍智动转让所持全部股份时所发布的招标公告显示,当时奇点汽车融资总金额已超过170亿元人民币。

相比之下,这一融资总金额已远超沈海寅曾表示的“20亿人民币”,但在这七年之中,奇点汽车并未量产出一辆车。

这背后或许源于奇点汽车在造车模式上的多次变动。

奇点汽车起初在造车模式上选择了代工,主要是为了保证所承诺的奇点iS6在2017年小规模量产,但事实证明,这一目标最后并未实现。而在一年后,奇点汽车开始将主要精力转向自建工厂。

“代工模式意味着很多事情自己不一定完全可控,而这些调整会影响到我们的进程。”沈海寅曾这样表示,并认为iS6已具备量产条件,自建工厂可以帮助奇点更好地打磨产品。

2018年3月底,奇点汽车宣布,与苏州市、相城区以及高铁新城全面开展合作,并在五年投资150亿元打造奇点汽车全球研发中心、奇点汽车苏州生产基地。

需要注意的是,这之前奇点汽车已经分别在北京、上海、安徽铜陵、美国硅谷、日本宇都宫等地完成研发中心的建设。在研发中心的数量方面,奇点汽车可谓是新能源造车赛道上的“头号选手”。

就在外界对奇点iS6量产为之期待之时,奇点汽车却再次转向了代工之路。

与苏州签订合作协议的一个月后,奇点汽车与北汽新能源签订合作协议,并在当年的北京车展上宣布,旗下iS6将由北汽新能源代工生产。但这一合作,并无任何成果产出。

2019年下半年,一位接近北汽昌河工厂的人士曾对汽车公社透露,“奇点汽车产品之所以迟迟没有下文,主要是因为资金不到位,双方在代工期限和代工产品是否持续上也存在分歧。”

字里行间所表达的意思,除了奇点汽车在2019年资金方面已存在问题之外,其次也在于奇点汽车在造车方面并未认真想清楚。

而在这种情况下,奇点汽车却还想做更多事。

2018年10月,就在奇点汽车发布iS6的一年后,在湖南省株洲市奇点汽车高品质智能电动商用车基地正式动工,并宣布通过该基地,正向研发商用车电动化平台、智能驾舱系统、智能驾驶系统和智能车联网系统。

奇点汽车湖南株洲商用车基地效果图,图源奇点汽车官微

在沈海寅看来,当前智能化、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使智慧物流成为未来物流发展的方向,但单纯的新能源车无法满足智慧物流对车辆的需求。

或许正因他有这样的认知,在2019年继向新能源乘用车和商用车布局后,沈海寅再次盯上了电动摩托车。

2019年7月,一家名为鲨湾的公司发布了旗下首款新品牌“蓝鲨”,并推出首款产品“蓝鲨Robor”。据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公司创立于2018年8月,沈海寅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

据沈海寅介绍,完成这些布局后,奇点汽车全场景布局就已搭建完成,即“大车+小车、4轮+2轮、乘用+商用”三个组合。

然而,就目前而言,奇点这三块业务都未见任何起色。

撇开毫无起色的四轮电动车方面不讲,单看电动商用车方面。

去年7月,据中国经济网报道,位于湖南株洲的奇点商用车基地仅完成了厂房封顶,厂房内设备还未安装,就此可知奇点商用车落地还有较长距离,而这已距离动工仪式已过去两年之久。

再来看两轮车方面。今年4月底,蓝鲨旗下首款产品R1开启预售,这也是其在2019年发布后的首次发售,这期间同样用了两年时间。该款产品开始预售后,却一度遭到了业内的质疑。

先不说一款两轮电动车的预售价格竟然被提到15976元,已远超行业内同类型产品的价格;在智能化方面,虽然也支持OTA升级和车辆语音控制等功能,但相比之下,能做到同样功能的小牛和九号电动车却比其价格低廉,可想而知消费者在面对同样功能的产品时,极大可能会选择更加具有性价比的产品。

蓝鲨R1系列产品部分配置及售价,截图自蓝鲨科技官网

奇点汽车在造车七年之中,在电动汽车未果下,还开拓了算是副业的两轮电动车和电动商用车,但这两块业务除了两轮电动车已实现发售之外,电动商用车与电动汽车一样同样陷入PPT造车的旋涡之中。

据连线出行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开始国内有关新能源造车的车企就有100家之多,其中不乏游侠、拜腾等车企,但众所周知的是,这些车企不是已经倒下,就是处于半死不活的处境中。

这些车企沦落于此的原因,连线出行曾在《2020,多少新能源车企倒在风口中?》一文中认为除了单纯骗补之外,都有一个共性——对于造车这件事,并没有想明白,以至于在造车后顾东顾西,出现各种不务正业的情况发生,而这点同样适用于奇点汽车。

相较之下,蔚来、小鹏和理想“三兄弟”虽然在前期也均遭遇危机之中,但依然坚持各自的路线去发展,直至目前不仅已迈过生死线,同样在品牌方面愈来愈受市场认可。

在宇宙大爆炸理论中,从奇点开始,宇宙就一直会膨胀,并在这过程中诞生出无数璀璨文明和无垠的星辰大海,然后在某个时刻走向坍缩,回到最初那个点。而就目前的奇点汽车而言,或许在短暂高光之后,就径直走向了最后的坍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4S店抓不住未来
代工没人接,高管忙离职,苹果造车还有没有戏?
奇点汽车,还在起点?
奇点汽车招揽日本汽车专家宇野高明加盟,向沈海寅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