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Aspire赴美上市:监管趋严收入持续下滑,头部分销商低价拿货挤压利润

电子烟Aspire赴美上市

悦刻品牌母公司雾芯科技成功登陆了纽交所,但市场似乎并不买账,上市后其股价一路下跌累计跌幅甚至已经达到78.54%,不过目前由于国内的政策限制,海外上市仍然是电子烟企业为数不多的融资渠道之一,7月23日,电子烟品牌Aspire的母公司易佳特再次更新了招股书。

据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易佳特计划融资1.2亿美元,准备发行1500万股普通股,发行价区间为7-9美元,若以发行价区间的中值计算,公司市值可能达到13亿美元。在之前的招股书中,易佳特曾披露募资中30%将用于扩大中国和美国的制造业务,25%用于研发,15%用于品牌营销,其余30%将用来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易佳特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董事长兼CEO的刘团芳为易佳特的实际控股人,持股比例为67.5%,另外朱江艳、刘宇理、王少芳等人则分别各持股5%。其中朱江艳为刘团芳妻子,两人合计持股72.5%,刘宇理为刘团芳的堂兄弟。

在招股书中提到,易佳特在上市前多次向股东分红派息,前后共向刘团芳和刘宇理两人累计支付股息4960万美元,约为易佳特报告期内净利润的81%。

监管阻力大,2020财年收入下滑35%

据了解,易佳特主要从事品牌电子烟汽化技术产品的研发、制造和销售等,公司的烟草电子烟技术产品以Aspire品牌切入市场,同时也通过OEM和ODM模式为其他品牌代工生产电子烟汽化技术产品。2020年12月起,易佳特又开始通过ISPIRE品牌在美国销售大麻电子烟技术产品。

易佳特的产品主要是蒸汽设备,分为封闭系统电子烟设备(非香烟)、电子烟组件和开放系统电子烟设备,其中开放式电子烟设备以自有的“Aspire”、“Nautilus”和“Zestquest”品牌进行销售。

从宏观数据来看,国内市场作为电子烟的新兴市场拥有极快的增速,但欧美市场一直是电子烟的主要消费市场。悦刻在国内的市占率达到63%,远超过第二至四名品牌市占率总和,与之相反的是,易佳特并没有对国内市场投入过多,一直主攻欧美市场。

据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和2020财年中,欧美市场累计分别为易佳特贡献了99%和83.6%的收入,而随着2020年国内市场的兴起,来自中国的收入占比不断提高,2020年下半年收入贡献度也仅15.6%。

从整体上来看,2019财年和2020财年,易佳特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2亿美元和7902.6万美元,同比下滑超过35.3%,同期公司毛利率分别为49.33%和42.09%。另外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下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098.7万美元和4421.5万美元,同期毛利率则分别为42.47%和33.45%。

在经历过2019年电子烟行业爆发式增长后,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以及2020年突然发生的疫情使得易佳特的业务收入下滑十分明显,与此同时,公司的毛利率也一降再降。

在招股书中易佳特提到,由于公司的工厂主要位于深圳和东莞,但产品销往全球,因此新冠疫情的爆发几乎一整年都在影响公司的业务运营,从而使得收入有很大程度的下滑。

不过除此之外,各国的监管才一直是更重要的问题。

一方面,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在不断加强对电子烟类产品监管的力度,将电子烟类产品划归入烟草产品一并监管,需要接受禁止向21岁以下人群销售并要求27岁以下购买者提供身份验证、禁止自动售货机销售以及未经授权禁止销售新烟草产品等系列约束条件,而这也极大增加了易佳特等企业的销售难度和获客成本。

另一方面,近期美国对《防止所有香烟贩运(“PACT”)法案》的修订也将PACT法案扩展到包括电子烟和所有电子烟产品,尤其对在线买家施加了诸多严格的规定。

此外,由于PMTA申请费用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且非常耗时,美国本土小型电子烟企业面临破产危机,而易佳特也只在2020年9月为其NautilusPrime开放系统电子烟产品提交了PMTA申请。

因此,目前NautilusPrime是易佳特唯一能在美国合法销售的产品线,但在截至2020年6月末时该产品线收入占公司全美国收入比重不足11%,而占比超过89%的产品暂时无法在美国进行销售,这也是2020年下半年易佳特美国地区销售额下降的主要原因。

而近年兴起的国内市场对于电子烟的进一步监管政策也不明朗,但目前禁止网售、禁止广告、禁止电子烟产品在飞机上使用等规定也对电子烟企业的销售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大型分销商拥有强话语权,低价拿货挤压利润空间

从销售模式来看,目前,易佳特主要通过分销商的方式进行产品销售,分销商拿到产品后将其供应给批发公司,然后再销售给零售店。最终的零售市场以商店为主,主要是杂货店、便利店和烟草店。

对比来看,悦刻等品牌采取的则是大举补贴抢占线下点位的模式。在电子烟“断网”之后,趁着疫情悦刻迅速在线下设点,最终悦刻2021年Q1数据继续环比提升,而盯住欧美市场的易佳特收入却不断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易佳特下游经销商的集中度非常高,尽管公司拥有超过150家分销商,但2019财年和2020财年,公司最大的两家分销商销售占比分别为53%、52%,另外在2019财年还有一家分销商销售占比达到10%。而2019年下半年和2020年下半年,最大的两家分销商占比分别也达到49%、38%。

如此一来,下游的经销商逐渐产生对易佳特的议价权。据招股书显示,易佳特前两大经销商能够以较低的价格拿到产品进行销售,而2019财年到2020财年,公司毛利润下滑44.8%、毛利率下降7.2%,其中一大原因即为大客户的低成交价格压缩了公司利润空间。

截至招股书披露时,易佳特在3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50名经销商,而未来公司仍然计划通过增加分销商和地区的数量以及加强对存量客户的销售来增加公司电子烟等产品的最终销售额。

另一边,在PMTA申请遇阻后,易佳特开始将实现专项了大麻产品。在招股书中,易佳特表示公司的研发活动也将侧重于大麻产品的医疗和娱乐用途,不过目前大麻电子烟业务尚处于早起阶段,公司试图寻求在该市场中的领先地位。

不过由于各国对大麻产品的监管限制,目前易佳特的产品主要在美国进行销售,仅少量销往加拿大。而即使是美国市场,对于大麻产品的运输和销售等也有着严格的约束条件,未来能形成一个多大规模的市场,甚至都未可知。(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相关阅读
电子烟市场迎来洗牌,魔笛剑指何处?
9万家电子烟实体店鏖战:品牌怒关百店,假货飞出小作坊
电子烟加盟战加速下沉:三四线城市迎来曙光?
互联网败北于电子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