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们的新出路

一场蜕变正在蚂蚁金服们的身上发生着。

文|孟永辉

对于金融科技的玩家们来讲,最近几年的日子并不好过。互联网金融的余波未平,金融科技的震荡又起。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看到是一个又一个玩家开始远去的背影。纵然是那些处于头部的玩家,同样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的风险。蚂蚁金服的上市被叫停,就是一个最为明确的例证。

分析其中的原因,我们可以非常明显地发现,仅仅只是将科技当成幌子,真实却从事金融的买卖,才是导致金融科技的玩家们一直被监管的原因所在。乍一看,金融科技的玩家从事金融的买卖并没有错,实质上,金融科技玩家们的本质决定了一旦他们从事金融的买卖,必然是一场收割流量的代名词。后来,金融科技玩家们的发展同样证明了这一点。以收割流量为主导的金融科技发展模式,要么是收割B端流量,要么是收割C端流量,全然放弃了回归实体,回归产业的使命。

仅仅只是以收割流量为主导的金融科技的发展必然是无法持续的,金融科技需要寻找新的出路,才能获得更加长久的发展。当收割流量的金融科技的发展模式开始被持续监管,蚂蚁金服们开始了一场寻找全新破局之道的新发展。

告别流量,蚂蚁金服们开始蜕变

事实上,但凡是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金融新模式,必然会与流量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对于互联网玩家们来讲,面对收割流量的诱惑,他们是不愿意从规范自身,更不愿意从更加长远的角度来思考金融发展的新未来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互联网金融以及后来的金融科技必然会遭遇洗牌的根本原因。

经历了长期的监管,不断的洗牌之后,金融科技玩家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开始告别收割流量的「躺赚模式」,转而去选择以往他们连看都不愿意看的「脏活」、「累活」。当告别流量成为主流,蚂蚁金福门便开始了一场全新的蜕变。

蚂蚁金服们的商业模式开始蜕变。几乎所有的金融科技的玩家们都会说,借助互联网的手段,极大地提升了金融行业的运行效率。的确,互联网模式通过平台和中心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金融行业的效率,拉近了金融上下游之间的距离。然而,金融始终都不是以效率为衡量标准的,风险的管控,才是保证金融行业行稳致远的关键所在。

经典意义上的互联网模式难以在金融行业获得持续的发展,撮合和中介为主导的盈利模式必然需要调整,才能获得新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蚂蚁金服们的商业模式开始一场深度蜕变。归根到底,他们开始告别收割流量的发展模式,转而开始新的商业模式。

如果一定要为这场商业模式的蜕变找到一个注脚的话,回归金融的本质,无疑是一个主题词。何为金融的本质?我认为,金融的本质就是要安全,要服务实体,而非仅仅只是为了效率而放弃一切。因此,我们看到的这样一场商业模式的蜕变,其实是一场回归金融本质的蜕变。蚂蚁金服们不再以收割流量为盈利模式,而是开始以服务实体为盈利模式,一场新的发展由此开启。

蚂蚁金服们的内部元素开始蜕变。提及蚂蚁金服们,我们首先想到了是它们在互联网领域里的风生水起,呼风唤雨。说到底,他们是生于互联网时代,长于互联网时代的。作为一个与互联网有着密切联系的存在,蚂蚁金服们的内在元素自然与互联网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蚂蚁金服们的内在技术,还是蚂蚁金服们的内在产品和服务,自始至终都投射着非常明显的互联网色彩。

当蚂蚁金服们的发展进入到全新的阶段,我们看到的是,一场全新的蜕变开始上演。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点就是它们的内部元素开始发生一场深度的蜕变。互联网为主导的内部元素开始被新技术为主导的内部元素所取代,传统金融为主导的内部元素开始被新金融为主导的内部元素所取代,便是一个最为直接的证明。

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开始与金融的内部元素实现深度融合,从而给金融的内部元素赋予了新的内涵和意义;数字货币、数字金融、智慧金融为主导的新金融类型开始与新的产业和经济形态实现深度融合,从而给金融回归产业,回归实体找到了全新的注脚。

蚂蚁金服们的角色功能开始蜕变。如果一定要为之前的蚂蚁金服们的角色和功能找到一个注脚的话,平台和中心,其实是再合适不过的。在这个过程当中,蚂蚁金服们仅仅只是扮演撮合者和中介方的角色,他们并不关注金融本身是否合规,是否有风险,他们仅仅只是关注金融上下游是否达成了交易而已。很显然,以这样的角色和功能来定位自己,只会把金融的发展带入到更加冒险,更加失控的发展境地里,我们看到的互联网金融的乱象,正是这种现象的直接体现。

蚂蚁金服们必然需要改变自身的角色和功能,必然需要在平台和中心的角色之外,找到新的角色和功能,才能让自身的存在更具价值和意义。同互联网时代,仅仅只是一味地关注金融行业对接的效率不同,在新的发展阶段,蚂蚁金服们更加关注的是,如何确保金融更加安全,更加规范的运行,在保证安全和规范的前提下,再寻找自身在提升金融效率过程当中的功能和作用。

在这个阶段,蚂蚁金服们的角色功能开始变了。他们不再仅仅只是关注效率的提升,而是更多地关注的是如何让金融更加规范和安全,并且造就这样一种规范和安全的不再是传统的逻辑和方法,而是更加关注的新的技术,新的逻辑和新的方法。蚂蚁金服们从一个撮合者和中介者,变成了一个参与者和改造者。

如果一定要为蚂蚁金服们的这样一场蜕变寻找一个内在的原因的话,我认为,告别流量,无疑是最为根本的一个关键原因。只有告别流量的发展逻辑,蚂蚁金服们才开始了这样一场蜕变,只有告别流量的发展脉络,蚂蚁金服们才开始了这样一场转型。

蜕变之下,蚂蚁金服们的新出路在哪?

寻找蚂蚁金服们的新出路,并且告别传统意义上的发展模式,才能让金融的进化进入到全新的发展阶段。对于金融科技的玩家们来讲,这是一次全新的机会,它带来的想象空间要比互联网金融时代要大得多。那么,蜕变之下,蚂蚁金服们的新出路在哪?

出路一:数字化。

我始终都认为,数字化是真正让金融回归实体,回归产业的正确思路。可以说,数字化时代的来临以及由此引发的金融行业的角色和功能的出现,才是时代赋予蚂蚁金服们的新机会。有了互联网时代的积累和沉淀,有了对于新技术的布局,蚂蚁金服们完全可以在数字化上找到回归实体,回归产业的正确方式和方法。

需要明确的是,这里的「数字化」并不说用数字化的手段来继续收割流量,而是说用数字化的方式和手段来找到金融回归实体的正确方式和方法。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判断,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数字化并不仅仅只是在互联网行业上演,同样在实体行业上演,而数字化,才是真正实现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完美对接的正确路径和方法。金融玩家们欲要有所作为,必然需要以数字化为切入点来找到自我定位,获得新的发展。

出路二:新型基础设施。

新的时代,需要新的基础设施。金融的本质,自始至终都是属于基础设施的范畴。只不过,在传统时代,金融的基础设施的功能更多地被虚拟化了而已。金融行业助力实体,服务实体的方式,仅仅只是通过金融的手段和金融的方式来实现了而已。

在新的时代,特别是在数字化的时代,蚂蚁金服们真正要做的就是要扮演好新型基础设施的功能和角色。所谓的新型基础设施,并不是我们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看得见、摸得着的基础设施,同样也不是互联网时代的信息高速公路,而是一种更加智慧,更加有效的新型基础设施。

我认为,这样一种新型基础设施应当兼具实体和虚拟的功能和作用。它们不仅可以实现对于实体经济的深度赋能,同样可以实现对于虚拟经济的深度赋能。对于蚂蚁金服们来讲,扮演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共同的基础设施,并且用新的内涵和意义来诠释自身,或许,才是关键所在。

结语

一场蜕变正在蚂蚁金服们的身上发生着。归根到底,这场蜕变是由流量时代的落幕引发的。无论如何蜕变,金融都不应当背离它的原始使命和奥义。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扮演好数字时代的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桥梁和纽带的角色,并且充当好新型基础设施的使命,或许才是留给蚂蚁金服们的唯一出路。

—完—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战略咨询顾问。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金融科技的新征途
金融科技,需要一场重混
金融科技的三个使然
花呗全面接入征信系统,仅仅只是开始